第九百三十八章 后生可畏

“呵呵!”

王远呵呵一笑道:“你这狗汉奸,就算我告诉了你我的身份,你以为你能活着离开吗?”

这苦头陀武功修为本就不及王远,此时又挨了王远一掌【一拍两散】,被打成了重伤,王远要杀他简直易如反掌。

“嘿嘿!”

谁知苦头陀并不怕死,反而嘿嘿笑道:“生亦何欢死亦何惧,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奸!”

“哈哈哈!”

听到苦头陀这番大义凛然悍不畏死的话,王远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能把汉奸做到这个份上,苦头陀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魔教的人?”

笑过之后,王远盯着苦头陀问道。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这可是魔教教徒经常挂在嘴边的话,这苦头陀平日里装聋昨哑,此时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很大可能就是魔教的人。

“哦?”苦头陀微微一愣,诧异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看这反应,王远猜的不离十。

既然是魔教的人,那么王远也没必要隐瞒自己身份了,毕竟王远此次混进汝阳王府,就是为了帮张无忌打探消息,和魔教算是合作关系,王远正愁不知道怎么告诉张无忌呢,这苦头陀来的还真是时候。

王远笑眯眯道:“我乃少林寺玄慈方丈座下关门弟子,法号悟痴!”

“悟痴?!!”

听到悟痴二字,苦头陀瞪着眼睛道:“你就是那个牛大春?”

“原来你也听说过我!”王远有些小得意,想不到自己名声这么大。

“辱杀我兄弟,我跟你拼了!”苦头陀突然爆喝一声,袖口里伸出一柄长剑对着王远就捅了过来。

苦头陀的剑法可比刀法强多了,招式极其精妙,手腕一抖,就对着王远连刺三剑,剑光分别刺向了王远心脏,喉咙和眉心。

对付这种技术流,王远经验极其丰富,杯莫停的葵花宝典配辟邪剑法都伤不到王远分毫,苦头陀剑法虽精妙,但重在内力修为和气势,招式速度比起杯莫停不知道差了多少。

不等苦头陀剑光刺到,王远不慌不忙,开启了【金刚拜塔】。

“铛!铛!铛!”

苦头陀连环三剑刺在了王远身上,溅出点点火星,王远左手顺势往前一伸,一招【胡搅蛮缠】抓在了苦头陀右臂上往后一拉,右掌横着一掌印在了苦头陀的胸口上。

“噗!”

苦头陀被王远一掌拍的喷出一大口血来,身子直直往后飞去,躺倒在地。

王远纵身跟上,一脚踏住了苦头陀的胸口,将苦头陀踩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一边挣扎一边大叫:“混账,你敢杀我试试,看你明天怎么跟王爷和郡主交代。”

“……”

王远闻言愣了愣,脚上的力道放缓了三分,接着王远低头看了一眼挣扎的苦头陀,淡淡的问道:“你兄弟是哪个?”

“光明左使杨逍!”苦头陀道。

“哦……那个强奸犯啊。”王远了然。

怪不得这家伙说自己是辱杀呢,杨逍的死状的确不怎么好看,堂堂魔教光明左使被人摁死在粪坑了,也算是头一份了。

“这么说,你在魔教地位也不低咯?”王远又问道。

能和杨逍称兄道弟,修为还不低,这家伙至少也得是谢逊一个级别。

“老夫光明右使范瑶!!”苦头陀非常傲气的自报家门道,似乎自己非常有名似的。

“范瑶?没听说过啊……”王远摸了摸脑袋。

要不是齐应和灭绝师太,王远连杨逍是谁都不知道,更别说什么范瑶了。

“我……”

王远这般孤陋寡闻,范瑶十分失望,严肃道:“我们两个当年被称为逍遥二仙!”

“原来你俩这么有名,你也是强奸犯吗?”王远真诚的问道。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强奸犯的朋友肯定也不是好人。

“呸!”范瑶道:“老夫谦逊儒雅正直岂是那种人?这个逍遥二仙说的是相貌潇洒帅气?我们两个是武林中齐名的美男子,懂吗?”

“潇洒帅气?美男子?”

王远上下打量了范瑶一眼,点点头道:“佩服佩服!你比老子还不要脸!”

这范瑶真是一点儿脸皮都不要,就这长相,还美男子呢……起码人王远还长得像个人好吧,范瑶整个一奇形怪状。

“我是为了卧底,才自毁相貌!这就叫专业!”范瑶恶狠狠的解释道。

“易容不好吗?”王远反问。

“你别和我说话了!”范瑶气结,转过头看都不想再看王远一眼。

这和尚就是个铁杆杠精。

“你大半夜来找我到底何时?不会就是想确认一下我的身份吧。”王远追问道。

系统不会无缘无故安排一个npc来找玩家麻烦的,这家伙必然有事。

范瑶如实道:“我接到消息,因为六大派被王府囚禁的事,我们神教张教主万里迢迢从西域来到了中原探查消息,我还以为你是张教主派来弟兄呢,打算接应一下,想不到竟是六大派的人。”

怪不得范瑶会主动暴露身份,原来这家伙把王远当成了张无忌和他的手下,就这两下子还当卧底呢,不过这倒让王远心里一喜。

王远到底不是真的成昆,对汝阳王府也不是很熟,据说敏敏帖木儿聪明绝顶,万一有个差错,必然露馅,有范瑶这个老卧底接应,到不容易露出马脚。

“哈哈,你猜的没错!”

王远开始忽悠道:“虽然我是六大派的人,但我也是张教主的朋友!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帮张教主打探消息的。”

“张教主会认识六大派的人?”范瑶质疑道。

“当然!”

王远道:“张无忌他爹是谁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

范瑶摇头。

“那就好办了!”王远暗道一声,然后开始胡说八道:“他爹叫张翠山,是武当张五侠,他师爷张君宝以前就是俺们少林寺的人,论辈分张无忌还喊我爷爷嘞,他小时候我就认识他,还救过他的命,算是“生死”之交……”

说谎的最高境界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让人难以揣测。

王远这些话七分真三分假,把范瑶唬的一愣一愣的,一番话下来就信了个七八分。

“这么说,张教主还是你的徒孙?”范瑶总结道。

“现在他当教主了,是场面人,就不能这么说了,我们各论各的,他喊我爷爷,我喊他兄弟!”王远这时候也不忘占张无忌几分便宜。

说到这里,王远还怕范瑶不信,当即身形一闪,出现在了门口处。

“乾……乾坤摩弄……这是乾坤大挪移?神教教主才能学的功法!你几时会的!”

看到王远这一招,范瑶彻底相信了王远的话,这乾坤大挪移可是魔教镇派神功,一般人可学不会,能够学到乾坤摩弄这一层,俨然造诣极深,非教主亲传不能有如此高深的修为。

“嘿嘿!这你就别问了!”王远神秘莫测道:“在寻常人面前,我可不展露这一招!知道吗?”

“明白明白!”范瑶连连点头,彻底被王远攻略。

此时在范瑶眼里,王远就是魔教安插在六大派的高层,很可能是副教主级别的大人物……

“好了,现在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了!”王远接着道:“你知不知道张教主为何要来营救六大派?”

“不清楚!”范瑶道:“莫非是为了武当派。”

王远前面已经说过了,张无忌出身武当,那么他来肯定是为了救武当派。

“也不全是!”

王远道:“首先,围攻光明顶是朝廷一手策划,张教主不想和六大派结仇所以要向天下人解释清楚,其次听说六大派被囚禁在了光明顶,少林寺抓了金毛狮王谢逊,要求张教主用六大派换谢逊,你知不知道,谢逊是张教主的干爹。”

“原来如此!张教主果然深思熟虑!”范瑶道:“咱们神教,的确没必要跟中原武林结怨,狮王又是神教高层领导,于情于理都该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能当上魔教使者,范瑶也是一八面玲珑之人,无论领导怎么做,他都觉得有理,这是职场精英的基本素养。

“那么问题来了!”前因后果说清楚后,王远直入主题:“六大派现在关在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废话说了这么多,为的就是这个答案。

“在万安寺!”范瑶如实道。

系统提示:任务变更……协助张无忌救出六大派高手。

“妥了!!”

看到任务变更,王远心下大喜,现在已经得知六大派高手的囚禁之处,现在只要把信息透露给张无忌一切就顺理成章,这任务太简单了。

思及此处,王远激动道:“如若能救出六大派换回谢狮王,范右使是第一功臣!”

然而范瑶接下来的回答,却让王远差点吐血。

“知道六大派在哪也没用!”范瑶道:“救不走他们的。”

“为什么?”

王远不解。

张无忌可是绝顶高手,魔教其他高手实力也不弱,在加上六大派的高手们,战斗力还是很可观的,怎么就救不走呢。

范瑶道:“六大派高手此时身中十香软筋散,功力尽失连普通人都不如,任你和张教主武功再高,也不可能带着这么多武功尽失的人安全逃离吧。”

“我……”

王远一阵无语,好嘛,这分明就是强行提升任务难度,营救任务直接变成了护镖任务。

再牛逼的神,也带不动拖后腿的坑啊……若是只保护一个两个人离开,王远倒是有三分把握,六大派弟子这么多,保证他们安全离开,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非他们有自保的能力。

“这十香软筋散有解药吗?”

王远思索了一下,问范瑶道。

之所以六大派高手连普通人都不如,就是因为中了十香软筋散的毒,若是能解毒,这些六大派高手起码就拥有了自保能力,救他们离开的难度也会大大下降。

“有!”

范瑶道:“不过解药是在玄冥二老的手里……这俩老家伙可不好惹。”

“恩!”

王远赞同的点点头道:“是不好惹!”

玄冥二老是一个组合boss,单一一个拿出来就有不下于范瑶的实力,二人联手对敌,实力翻倍提升,王远都抵挡不住。

而且这俩老头掌法极其歹毒,是冰毒双属性的特殊掌法,就威力而言,寻常绝学都有所不及,想要在他们手里抢到解药那是相当有难度的。

更让人头疼的是,现在大家是在王府之内,王府戒备森严,到处都是护卫士兵。

即便王远和范瑶联手能够险胜玄冥二老一筹,打斗起来动静也会很大,必然会引来士兵,到时候谁生谁死还真说不准。

所以想要不惊动护卫士兵就从玄冥二老那里搞到十香软筋散的解药,必须得悄无声息的把这俩人给做掉。

这特娘的就很迷。

悄无声息的杀掉两个加起来实力绝顶的高手,就算是东方不败这种级别的神级高手亲至,也未必办得到好吧。

“他们两个在一块实力太高!你我肯定不是对手!”王远接着又道:“得想个办法,把他们两个分开搞死才行。”

“这不好办吧!”范瑶道:“这兄弟俩素来吃住都在一起,怎么把他们分开?”

“唔……”王远摸着下巴寻思道:“他俩有什么爱好吗?”

“爱好?”

范瑶想了想道:“鹤笔翁这老小子平日里爱喝两口……不如请他出来喝酒?”

“不太妥!”

王远摆摆手道:“喝酒人越多越热闹,你怎么找理由不带鹿杖客?鹿杖客有啥爱好吗?”

“这家伙没啥喜好,也就喜欢个娘们啥的!”范瑶吐槽道:“这么大年纪了,真特么精力旺盛。”

“诶?这个好!”王远突然乐了:“这事他总不能还带着鹤笔翁围观吧。”

范瑶:“那可说不准……万一他……”

“闭嘴吧你!这是什么书你心里没数吗?”王远瞪了范瑶一眼。

“额……”

范瑶的话被直接憋了回去。

王远小声道:“咱们可以如此这般……”

“主意是不错!”范瑶道:“可咱们去哪找女人呢?”

“哈哈哈!”

王远哈哈一笑,得意的掏出一个面具,在上面写下了“慕容双”三个字,然后扣在了脸上。

紧接着,王远整个人一阵扭曲,在范瑶目瞪口呆之下,从一个光头和尚变成了一个前凸后撅腿子长的美女。

“这……这……”范瑶惊恐的指着王远道:“你要去色诱鹿杖客?”

“怎么,我不好看吗?”王远双手托了托胸,声若天籁的反问道。

“你到底是男是女?”见王远声音都变成了女人,范瑶头皮一阵发麻,这小子年轻时候肯定没少沾花惹草,此时见一个大汉变成了美女,再想到自己以前干的那些事,胃里一阵抽搐。

“有那么重要吗?”王远笑:“你就说我漂不漂亮吧。”

“恩,挺漂亮的!”范瑶擦着汗道:“你去搞鹿杖客我没意见,可我搞不过鹤笔翁啊。”

“没关系!”王远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些黄色药粉用纸包包好递给了范瑶道:“这玩意见血就生效,而且没解药,你可小心点用。”

“这……”接过纸包,范瑶有些怅然若失。

范瑶敢给自己脸上划个十七八刀来当卧底,可见绝对是个狠人,平日里为了掩饰身份,可能还杀了不少魔教的弟兄,这般心狠手辣之刃自诩手段歹毒无人能及,可此时不知为何,看到王远范瑶总觉得自己已经老了。

技不如人,后生可畏啊。

二更时分,天色全黑进入深夜,汝阳王府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笃笃笃!”

鹿杖客和鹤笔翁刚要睡下,只听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呀?”

鹤笔翁脸色不悦的应了一声,拉开房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漂亮姑娘,正是王远所易容的慕容双。

“额,你是谁……什么事?”

看到王远,鹤笔翁愣了一下,瓮声瓮气的问道,语气中带着不满。

“我是汝阳王的侍女,有事请教鹿先生……”王远轻声道。

大半夜的请教事情,只要不傻都知道是什么意思,反正不是对台词。

鹤笔翁却傻兮兮训斥道:“这么晚了请教什么请教,明天再说……”

“你大爷……”王远抬头看了这傻子一眼,恨不得一拳打死他。

就在王远不知道该如何继续纠缠的时候,屋内又传来了鹿杖客的声音:“师弟,怎么回事?”

“没什么!”

鹤笔翁转过头道:“有人找你,我让她明天来……”

“哦,大半夜的找我干什么,让他滚!”鹿杖客极不客气。

“就是!汝阳王的侍女也不懂事了!”鹤笔翁嘟囔着对王远道:“听见没有,我师兄不见你!”

“侍女?等一下!”听到侍女二字,鹿杖客“刷”的一下就出现在了门口,直勾勾盯着王远出身道:“你找我?”

“恩!”

王远装作娇羞的模样,低着头红着脸嘤了一声。

“rua!”

躲在暗处观察的范瑶,差点没把隔夜饭给吐出来,他么的,这和尚能不能更恶心一点。

“快快快!快进来!”鹿杖客急色攻心精虫上脑,看到王远这般“娇羞客人”,激动地拉着王远的手就往屋里走。

“师……师兄……”鹤笔翁刚要跟上去。

“咣当!”

屋门被鹿杖客关上,鹤笔翁一脸茫然的被关在了门外。

鹤笔翁一边敲门一边急道:“让我进去啊师兄!”

这时只听屋内鹿杖客叫道:“你在门外等着,天塌了都不能进来!”

“我……”

鹤笔翁闻言,一脸郁闷。

屋内,鹿杖客已经搂着王远来到了床边,开始摸王远的脸。

眼见鹿杖客的手越来越往下游走,王远心下急躁的很:“喵的,范瑶干什么吃的,怎么还没出现!不会是故意耍我吧!”

“小美人,你不是说有事请教吗?怎么不说话啊。嘿嘿!”鹿杖客还在一旁淫笑。

“你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看!”王远把鹿杖客的手推到一旁,开始解衣带拖延时间。

鹿杖客见状,激动地喘着粗气。

就在屋里的情景马上发展到不可描述的时候,突然只听门外鹤笔翁道:“苦大师,你干啥去?手里拿的是啥?”

“……”

范瑶举起了手里酒葫芦,作了一个喝酒的手势,同时疑惑的往屋里看了一眼。

鹤笔翁知道范瑶的意思,解释道:“我师兄在和人探讨事情,不让我进去……”

范瑶笑了笑,指了指酒葫芦,又指了指鹤笔翁,再出做出了个喝酒的手势,显然是在问:“要不要一起喝点。”

“好啊!咱们走!”

鹤笔翁本就好酒,这会儿正因为被赶出来郁闷呢,范瑶却突然出来请他喝酒,自是开心的很,于是走上前去,跟着范瑶勾肩搭背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王远内功浑厚,听闻门外二人走远,终于擦了一把汗,范瑶再晚来一会儿自己就要于贼了,以后可不能再亲自犯险搞这么危险的事。

“小美人,还没找到吗?要不要我来帮你呀……”

鹿杖客猥琐的笑着,身手就要拉王远身上的衣带。

“别那么猴急嘛!”

王远娇嗔的推了鹿杖客一把,道:“等一下又不会死。”

“你快点嘛,我都要急疯了!”鹿杖客愈发的安耐不住。

“好了,我找到了,你闭上眼睛!”王远捂着嘴微微一笑,用撒娇的口气说道。

鹿杖客活了这么多年,还算有些脑子,倒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的人,奈何王远这色诱术是个人都难以把持,何况鹿杖客还是个好色之徒。

男人嘛,某些地方软的时候心就硬,某些地方硬的时候心就软。

精虫上脑的情况下,哪里还有什么理智可言。

听王远这么一说,鹿杖客根本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当即闭上了眼睛,一脸的期待。

“狗东西!”

王远见状暗骂一声,从怀里抽出一根金光闪闪的铁棒。

迎风一晃,铁棒幻化做碗口粗细,一丈来长,王远双手握着铁棒,用足了全身的力道,使出一招【大韦陀杵】里的最强杀招【何处惹尘埃】,对着鹿杖客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王远的臂力何其凶猛,内功何其霸道,全力一击之下,饶是绝顶高手也不单硬抗。

鹿杖客没了鹤笔翁加持,就是一百四十级的boss,而且此时还是完全无防备状态,被王远这一棍子结结实实当头抡下,其下场自是可想而知。

“砰!”的一声闷响,神兵斗战触发35倍爆伤60破防,一代宗师鹿杖客被王远一棍子砸的脑浆迸裂,当场被秒杀成了一具尸体。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网游之金刚不坏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