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3章 昏庸女帝26

看到君后的样子,希宁就知道君后在想什么,于是甜甜地笑道:“好的呀!” 君后一愣,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陛下不怀疑臣吗?” “怀疑?”希宁想了想,侧头说:“去问问刚才的太医,毒查出来了没有。让他过来回话!” 太医很快地就过来了,进来后跪下,带着掩饰不住的惶恐回着:“臣无能,只是怀疑……” “怀疑的说说看。”女帝靠着,慵懒的样子,却透着一股子威严。 毕竟是掌握所有人生死的君王,太医硬着头皮说了出来:“据臣判断,应该是曼陀罗毒,加上少许迷药。” “迷药?”希宁眉毛挑了挑:“江湖常用的那种?” 女帝怎么还知道什么江湖? 太医回答:“陛下见多识广,确实是那种迷药。” 用了毒药,还用迷药? 希宁问:“何以见得?” 太医据实而言:“臣嗅了嗅肉脯,上面有着一股曼陀罗特有的香味。臣将肉脯上的蜂蜜洗掉,去喂了另外一条狗。那狗吃后无异样,可见毒是在蜂蜜上。而原先试毒的狗,臣喂了点能解毒的药物,也已经醒了。虽然走路还不稳,但生命无碍。” 曼陀罗全身都是毒,尤其是种子。曼陀罗可以用于泡酒,外治跌打损伤以及风湿骨痛。 太医继续说:“不光是曼陀罗,还有其他毒药,两种毒药相辅相成,却不是致人死地,而是让人产生眩晕和幻觉。随后少量迷药导致沉睡。看上去、和服药本人都会以为是重了极厉害的毒。” 希宁一个冷笑:“这样才能将使作俑者给办了!” “知道了!”她沉思了一下:“你先下去吧。” “臣告退!”太医出了寝宫,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真是伴君如伴虎,太吓人了! 等太医走后,希宁看着坐在床沿边上的君后:“你怎么想?” “臣……臣惶恐。”君后只感到后怕:“这毒怎么就混入到蜂蜜里了?” “那是有人想害你,让你背锅。”希宁眯着眼睛,悠悠地道:“如朕是个昏君,等醒来后,必定废了你。如吃不准,朕醒来后是什么样的态度,那么在朕醒来之前,你就可以‘畏罪自杀’了。” 这下君后的脸一下变得煞白。站起后,立即跪下:“请陛下为臣做主。” 希宁这次却没有叫他起身,就让他跪着,慢悠悠地说:“这件事朕可以做主,但如何做主,要有你给朕一个答案。” “你以为息事宁人就能保住平安?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你什么都不做,天天躲在椒房殿里,还是有多少人,明里暗里的想把你从位置上拉下来,取而代之。” “你既然为君后,是一宫之主,那就应该尽到责任。” 还没说完,外面御史中臣董御史求见。 君后本姓董,董中臣就是他亲爹。 御史中臣只比名列三公的御史大夫少一级,可以参与军事、可以弹劾百官等等,干的事情远远比御史大夫要多。 可以说,董中臣的儿子能当上君后,那也是应该的。 “宣!”希宁同意了。 睁开眼,看了看跪着的君后,刚才一番较重的话,说得君后脸色越发苍白。 可事情就是如此,此朝君后只有一个,女帝虽然不才,可相当君后的男人,多了去了!就连早就埋入土里的面首,也是想着这个宝座。要不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指不定就叫女帝将君后杀了,再册立他为后。 董中臣快步进来,一眼就看到自己当君后的儿子正跪在床前,暗暗叫不好,立即再加快的脚步。 董中臣四旬有余,长得也是几分道骨仙风,白面有须,五屡长须打理得舒舒服服。 君后眉眼间,有五六分象是他,但长得更加端正。 “噗通”董中臣跪在儿子旁边,开始叫屈了起来,喊得得那个情真意切、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冤枉呀陛下,君后爱慕陛下已久,从来都是仰慕,哪敢有谋害之心。请陛下明察,还君后一个公道。” 希宁看了看跪着的君后,君后想说话,却不敢说。刚才女帝看过来的眼神,显然带着犀利,他还是不要乱说乱动。 想了想后,仍旧忍不住笑了出来。这让正准备下一轮喊冤的董中臣一愣,有点不知所措。这毒难不成,能让人不正常,到现在毒性还在? “爱慕、仰慕?”希宁赫赫笑着:“爱慕朕贪图美色,仰慕朕在宫里,只需要五万人马,就能对朕逼宫?” 这话说得董中臣一时张口结舌。 希宁收起笑容,表情平静异常,悠悠地看着董中臣:“爱卿应该也是知道天下兵马有多少的,如何调配、如何安置,可为何那时,朕一无所知,直到端王带着人出现在京城?” 董中臣惶恐地伏地:“臣也不知,是臣失职,未能察觉。” “不!”希宁突然之间爆发。 “你知道!只不过,端王即位,比起朕这个女帝,更能让你光宗耀祖。你和其他大臣一样,想着端王即位就很快能选妃。对于你们这些当时装聋作哑的,将府中貌美的,选几个入宫,或者他已经有了许诺。想想儿子已经是废棋子,索性当弃子,反正你府里还有二个适龄的嫡女,三个庶女可入选。总有一个,可以爬到皇后位置上。” 她咬牙切齿着:“可你却不去想想,如果朕死了,你的儿子会如何?是当君太后?不会,要么送去国庙当和尚,要么送到朕的皇陵前守坟。他这一辈子,活着可能比死还惨,要孤孤单单过完一辈子!” 君后顿时瞪大了眼睛,对着董中臣不可思议地问:“是这样吗?” 董中臣嘴巴动了动,可没敢说不是这样的。 这是女帝,不是其他人,轮不到他辩驳说谎。那是欺君,会被全家流放、会抄家灭族! 君后顿时明白了,眼睛瞬间红了。但他没有流泪,男儿有泪不轻弹,他是君后,是嫁给女帝的君后,可他也是男儿,不会象君贵妃一般哭哭啼啼、吵吵闹闹。 希宁含着笑:“你们还真是聪明,难道朕真的那么不堪,甚至可以牺牲了个儿子,去博取继续的富贵荣华?” 董中臣立即又伏地,这是真被吓到了,声音中带着颤抖:“请陛下恕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