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4 荣誉军团勋章

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罗克做不到吴起那样直接给士兵吸毒疮,把自己的晚饭让出来还是可以的,这也是对远征军参谋们的惩罚,因为补给计划是他们制定的,前线部队没有得到足够的补给,制定计划的参谋们责无旁贷,而罗克作为总司令也有领导责任,所以大家干脆一起饿一顿,罗克自己也不例外,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套路之所以得人心,是因为效果异常显著。

一个看似无心的举动,即安抚了前线官兵的情绪,又提高了参谋们的警惕,还为罗克留下一段佳话,皆大欢喜。

这还不是事情的全部,《泰晤士报》的记者注意到这个情况,及时发回报道刊登在《泰晤士报》上,这下能看到《泰晤士报》的民众也知道了远征军总司令和前线官兵也在饿肚子,于是前段时间关于远征军铺张浪费的传闻一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法国媒体及时跟进,对远征军的正面宣传达到高潮,这种一系列闪耀着人性光辉的事例,尤其是发生在战争期间,简直太符合法国人的胃口了。

加拿大远征军宁愿自己饿肚子,依然把自己的口粮送给法军部队。

英国远征军总司令宁愿和司令部参谋们一起饿肚子,也要把食物省下来给一线部队。

对比丑闻迭出的法军部队,法国民众对于英国远征军的好感瞬间爆棚。

还在巴黎的基钦纳作为英国战争部长成为巴黎最受欢迎的人,法国三级议会邀请基钦纳前往议会演讲,法国总统扑恩加莱邀请基钦纳共进晚餐,法国政府甚至要授予罗克“法国元帅”荣誉称号,以表彰罗克为法国做出的贡献。

消息传回南部非洲,世界大战爆发后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南部非洲人再次掀起募捐高潮,南部非洲几乎供应了整个协约国的物资,自己的国防部长却在前线饿肚子,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南部非洲的大企业马上行动起来,兰德银行第一时间宣布捐款一千万兰特,全部用于购买物资送往西线。

尼亚萨兰公司和南非公司动作也不慢,尼亚萨兰公司同样捐款一千万兰特,南非公司则是捐赠了价值一千五百万兰特的食品,法瓦尔特钢铁公司捐赠了价值八百万兰特的物资,当刚刚上小学的“尊贵的朱蒂·洛克阁下”依依不舍的捐出了自己的储钱罐时,刚刚富起来没几年的南部非洲人自豪感达到顶峰,短短一个星期内,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收到了一亿六千万兰特捐款。

南部非洲行动起来的同时,英国国内同样掀起为远征军捐款的高潮,英国国王乔治五世以身作则,宣布将王室在1916年度的财政预算拿出来一半捐赠给远征军,二十位顶级贵族联合为远征军捐款两千万英镑,英国国内的企业群起响应,一周内捐款达到两亿五千万英镑之巨。

大英帝国确实是有钱。

后方同仇敌忾积极拥军的时候,远征军还在继续进攻,世界大战爆发后一直存在感不强的加拿大军团备受关注,整个西线,维米岭成为一个巨大的突出部,是德军和英国远征军争夺的焦点。

罗克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给加拿大军团的最新命令是就地组织防御,坚守维米岭,吸引更多德军。

4月15号,德军的反击如期而至。

鲁登道夫在最短的时间内调集了1600门火炮,几乎是德军在西线火炮数量的一半,有四个军参与到对维米岭的进攻,整个西线的目光都集中到这个只有七公里长,海拔不过145米的小山丘。

加拿大军团负责指挥作战的是亚瑟·克里少将,维米岭的守军一共有四个师,总兵力大约六万人,他们的敌人有大约15万人,都是来自西线战场的精锐部队。

德军的进攻还是从炮击开始,在加拿大军团占领维米岭之前,德军已经占据维米岭三年之久,对于维米岭的情况非常熟悉。

德军的炮火非常准确,维米岭上面对德国的一侧没有防御工事,只有两道临时修筑的防线,加拿大军团在德军炮火中伤亡惨重,远征军轰炸机升空,试图轰炸德军炮兵阵地,但是德军在炮兵阵地周围燃起浓烟,浓重的烟雾铺天盖地,笼罩了巨大的火炮阵地,轰炸的效果不佳。

南部非洲炮兵训练有素,以最快的速度根据德军炮弹的飞行路线和方向判断出德军炮兵阵地的位置,对德军炮兵进行反制。

德军炮兵损失惨重,战后统计,德军炮兵有85%的损失来自远征军火炮的火力打击。

最终解决问题的还是要靠地面部队,维米岭的战场宽度有限,德军兵力虽然占据绝对优势,但是每一次投入到作战中的部队并不多,加拿大军团在坦克部队的协助下,稳固防守的同时还组织了数次小规模反击,进攻的德军伤亡惨重,4月15号一天内,德军损失2.5万人。

战斗整整持续一天,傍晚时分,德军停止进攻,派出后勤和医护人员收拢散布在防线前的德军伤兵和德军尸体。

加拿大军团的士兵们没有开枪,任由德军后勤人员将德军尸体全部带走,阵地前的地面全部被鲜血染红,就像是铺了一个巨大的红色地毯,血和泥混在一起,就像汹涌奔腾的冥河,收敛尸体的德军后勤人员崩溃大哭,加拿大军团的士兵在战壕里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

和已经成为地狱的前线阵地不同,入夜的远征军司令部灯火通明,前线部队进展顺利,德军部队自顾不暇,没有能力向巴黎发起进攻,后方团结一心,积极为前线捐款捐物,大英帝国在世界大战爆发后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凝聚力,在巴黎被奉若神明的基钦纳和法国新任总理亚历山大·里博来到罗克的指挥部,向罗克当面表示祝贺。

是的,法军全面爆发丑闻后,扑恩加莱刚刚组建不久的新政府再次垮台了,虽然在尼维勒准备春季攻势的时候,法国总理白里安一直在劝说尼维勒停止进攻,但是当尼维勒失败之后,白里安依然要为尼维勒的失败负责。

从总理位置上下台对于白里安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这都已经是白里安第三次担任法国总理了,不出意料的话还应该有第四次。

亚历山大·里博是来为罗克授勋的,这已经是罗克第三次拯救巴黎了,马恩河战役时南部非洲远征军虽然不是罗克直接指挥的,但当时罗克是南部非洲所有武装力量的最高指挥官,所以这个荣誉也被归为罗克身上,再加上凡尔登战役和这一次法军哗变,巴黎市长想授予罗克“荣誉市民”称号都拿不出手,有人建议授予罗克“荣誉市长”称号,但是巴黎市长明显不愿意。

亚历山大·里博代表法国政府授予罗克“荣誉军团勋章”,这是法国最顶级的勋章之一,地位和英国的维多利亚十字勋章差不多,罗克距离胸前勋章挂不完的目标又近了一步,为了欢迎亚历山大·里博和基钦钠,罗克在指挥部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宴会。

这是罗克在担任远征军总司令之后,英国远征军司令部第一次举行宴会。

虽然因为战争期间,宴会的酒类和菜式并不算丰盛,但是气氛很好,罗克是无可争议的核心。

“罗伯特在舍曼戴达姆失败后,有一段时间,感觉法兰西即将面临崩溃,巴黎谣传罗伯特在舍曼戴达姆损失了一百五十万人,如此离谱的谣言,很多人居然深信不疑,当时的巴黎周围挤满了失去指挥的部队,军官和士兵处于混乱的无秩序状态,有叛乱分子趁机抢劫,并且点燃了街道旁边的商店,前往处理的警察被打伤,叛乱分子使用的是军用武器——”亚历山大·里博说起当天恐慌的巴黎,依然心有余悸。

当时的巴黎有多恐慌,现在对于罗克的感激就有多大。

“贝当将军很有能力,在他的领导下,部队一定会恢复正常的。”罗克顺手捧贝当一把,顺水人情不做白不做。

“确实,我在巴黎和贝当将军有过交谈,洛克,贝当将军请我当面转达他对你的敬意,如果不是英国远征军这段时间的坚决进攻,巴黎现在可能已经沦陷了。”基钦纳心情不错,他应该心情好,另一个时空,基钦纳在前往俄罗斯帝国的途中坐舰遭遇德军潜艇袭击沉没,基钦纳葬身大海。

也正是在罗克提醒后,温斯顿严令基钦纳不准离开英国本土,基钦纳才没有前往俄罗斯帝国。

现在俄罗斯帝国已经灭亡了,基钦纳没有了前往俄罗斯帝国的理由,依然是英国战争部长,是罗克最坚强的后盾。

“谢谢,总理阁下,也请代我当面向贝当将军转达我的敬意,正是因为贝当将军的力挽狂澜,联军才能维持下去,善战者无赫赫之名,贝当将军的功绩将永远被我们所有人铭记。”罗克这还真不是客套,别管贝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犯过什么错误,但是现在的贝当是值得罗克尊重的。

(第一章送到,今天还想四更吗——只要是兄弟们想要的,鱼头一定能做到——)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重生南非当警察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