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5 跪舔

所谓的罗克三次拯救巴黎都是客套话,听听而已千万别在意,贝当可是实打实的两次拯救了法国,一次是在凡尔登,一次是舍曼戴达姆,两次都是临危受命,两次都是法国事危累卵。

就凭这个,贝当也更有资格被法国人铭记。

至于贝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失格,那并不是贝当自己的问题,但是贝当缺席审判戴高乐死刑,但是当贝当在审判书上签字的时候,又加上了一个“不要执行”。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贝当作为法国临时政府的首脑,同样被法庭判处死刑,然后戴高乐亲手签发了给贝当的特赦令。

戴高乐和贝当的关系很好,两人都毕业于圣西尔军校,戴高乐加入军队时就在驻扎在阿拉斯的第33步兵团服役,贝当当时是第33步兵团团长。

现在罗克和贝当分别是英国远征军和法军部队的最高指挥官,遗憾的是,罗克和贝当居然还没有见过面。

亚历山大·里博给罗克带来了一份礼物,贝当亲笔签名的照片,这个行为要是放在21世纪似乎很脑残,但是在这个时代是一种很正常的社交行为,罗克现在就收集了很多人的签名照,乔治五世、温斯顿、基钦纳、伊恩·汉密尔顿、福煦,甚至连霞飞的都有。

当然了,罗克也送出去了很多签名照。

为了回应贝当的善意,罗克请亚历山大·里博帮忙给贝当带签名照的同时,还送给了贝当一个伊特诺生产的钻石版打火机,这才是男人的最爱。

钻石版打火机不对外出售,对外宣称是纯手工制作,产量非常稀少,这当然只是艾达为了给罗克提升逼格故意制造的借口,实际上要是想大规模生产,产量也是要多少有多少,金伯利有的是钻石。

这些镶嵌了钻石的打火机都让罗克拿来随手送人了,温斯顿、基钦纳、伊恩·汉密尔顿,反正和罗克相熟的人都有。

罗克当然也没忘记亚历山大·里博,银白色机身上用钻石拼出双头鹰造型的打火机让亚历山大·里博爱不释手,双头鹰在欧洲存在很广泛,是源于拜占庭帝国的标志,并不是某一个国家所有。

趁着亚历山大·里博心情大好,罗克马上提要求:“远征军在春季攻势中伤亡惨重,我们的损失已经接近45万人,超过15万人阵亡,接下来的半年内,远征军都没有能力向德军发起大规模进攻。”

罗克的意思很明显,英国远征军在这段时间承担了绝大部分德军压力,接下来要看你们法国人的了。

“放心吧尼亚萨兰勋爵,法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英国远征军付出的牺牲——”亚历山大·里博态度端正,世界大战刚刚爆发的时候,英国法国还都有些小心思,现在应该认清形势了,如果英法联军不能抛弃分歧紧密合作,那么就无法战胜德国人。

和损失惨重相对应的,英国远征军的战果和同样辉煌。

在比利时,南部非洲远征军彻底突破德军防线,将进攻锋线推进到比利时和德国边境地区的列日要塞,和四年前一样,列日要塞再次成为争夺的焦点,不同的是四年前列日要塞的守军是比利时军队,现在换成了德军,南部非洲远征军只要能越过烈日要塞,就能把战火烧到德国境内。

德国人也知道这一点,兴登堡和鲁登道夫极力避免这种情况出现,鲁登道夫在列日要塞囤积了30万德军,誓死要把南部非洲远征军阻拦在国门之外。

在阿拉斯,即加拿大军团攻占维米岭之后,朱利安·宾率领的英国本土部队组成的第三集团军也成功突破德军阵地,将战线向德国推进了15英里。

别小看这区区的15英里,这是世界大战爆发以来,英国本土部队在西线获得的最大胜利,法军部队都没有做到这一点。

自从春季攻势爆发后,英国远征军毙伤德军65万人,其中击毙21万人左右,www.youxs.org,给德军造成的实际损失超过了凡尔登战役和索姆河战役。

别忘了春季攻势从发起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

“超过15万人阵亡——上帝啊,我们该怎么面对那些失去儿子或者丈夫的母亲和妻子——”基钦纳痛苦的闭上双眼,第二次布尔战争时期英国一共才动用了44万军队,就已经让英国不堪重负,现在一个月就损失45万人,却已经成为家常便饭。

基钦纳现在还记得,佛伦齐回到英国时,面对那个连续失去了三个儿子,却依然彬彬有礼的询问自己的儿子都被埋葬在哪里的母亲时有多狼狈。

罗克也表情严肃,虽然战死的官兵大多都来自印度军团,虽然南部非洲远征军的伤亡加起来还不到十万,其中又大多数是非洲部队,虽然春季攻势获得了世界大战爆发以来的最大胜利——

罗克居然完全没有痛苦难过的感觉,真神奇!

当然这样的罗克看在亚历山大·里博和基钦纳眼中,就是一个真正合格的远征军总司令应有的表现。

慈不掌兵!

这句话背后隐藏着的冷血和残酷让人不寒而栗。

“不管怎么样,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们要彻底击败德国,将德国彻底肢解,使德国永远不再具备威胁,这样才能让这些牺牲变得有价值。”亚历山大·里博咬牙切齿,罗克能理解亚历山大·里博的心情,但是和基钦纳对视一眼后,两人眼里都有警惕。

击败德国可以,肢解德国不行,更不能让德国彻底失去威胁。

俄罗斯帝国营灭亡了,奥匈帝国在苦苦支撑,但如果德国被击败之后,奥匈帝国也将彻底崩溃,如果亚历山大·里博所说的变成现实,那么法国就将成为世界大战后欧洲大陆唯一具备竞争力的国家,这明显不符合英国的利益。

当然这些话现在都不能说,先把德国人击败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任务。

特么帝国主义果然是帝国主义,刚刚凝聚了一点点的同仇敌忾马上就烟消云散,一个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自由灯塔,一个是偏安一隅搅屎棍属性满点的腹黑地主,德国人倒了八辈子血霉,遇到这对奇葩组合。

哦,当然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美国,和一个到处煽风点火吃里但是不扒外的南部非洲,这俩的国际地位虽然不高,但是底蕴深厚潜力巨大,德国人确实是很倒霉。

罗克和基钦纳还没来得及说话,安琪皱巴着脸急匆匆过来,在罗克耳边低声汇报。

亚历山大·里博和基钦纳的注意力都在罗克身上。

听完安琪的汇报,罗克的表情也是崩溃的,思考了好一阵,罗克才消化了这个事实:“阿尔贝陛下送来了两个人,说是奥匈帝国卡尔陛下的弟弟,他们好像是来谈和的——”

这个关系有点绕,严格说起来这俩王子不是奥匈帝国新皇帝卡尔一世的弟弟,而是卡尔一世的妻子的弟弟,他俩一个叫希斯特,一个叫塞维尔,之前在比利时军队是抬担架的。

(别骂人,我也不知道奥匈帝国皇帝的小舅子为什么会在比利时军队里抬担架,但是资料里就是这么写的,所以我就是这么抄的——好吧,这一点也求别骂——)

“谈和?”亚历山大·里博又惊又喜,战争期间整个法国都处于军管状态下,政客毫无立锥之地,已经沦落到社会边缘。

如果开启谈判,那么政客就会回到权力中心,将被迫转移给军人的权利全部收回,所以这对所有的政客都是个好消息。

唯一的问题是,这两位王子能不能代表奥匈帝国,奥匈帝国又能不能代表德意志帝国,如果不能,那就只是卡尔一世的一厢情愿。

“人呢?”基钦纳只有惊没有喜,如果是奥匈帝国的老皇帝弗朗茨(隔壁《神圣罗马帝国》的主角)还在世,那么这个“谈和”或许还有点作用,但是老皇帝弗朗茨去年冬天因为肺炎在维也纳驾崩了,新皇帝卡尔一世还不到三十岁,所以他这个“谈和”有多大作用还有待验证。

事实证明,世界大战不是奥匈帝国皇室的生死大敌,肺炎才是,老皇帝弗朗茨死于肺炎,小皇帝卡尔一世也是死于肺炎。

现在的“谈和”肯定是秘密行为,所以两位王子被安琪带到罗克的书房,罗克和亚历山大·里博、基钦纳都在书房里。

两位王子明显看上去有点拘谨,他们的脸上都留着时下男人们常见的大胡子,而且修剪的并不是很整齐,以至于罗克非常怀疑他们和卡尔一世的关系。

关于欧洲的皇室血统,这实在是一本烂账,不要说罗克这个外人,连欧洲那些热衷于考订血统的专家也搞不清楚。

有一个情况很有趣,英国考证血统的那些专家,热衷于给美国总统编纂家谱,结果包括老布小布,拉链门、懂王就或多或少的都拥有一些皇室血统,就连非裔出身的奥观海都有皇室血统。

这才是真正的跪舔。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重生南非当警察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