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6 脸真大

两位小王子大概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罗克和亚历山大·里博、基钦纳就像是三堂会审一样,上下打量着两位王子,两位王子愈发局促,罗克内心在哀叹,也不知道卡尔一世是发了什么疯,派这两位小王子来谈和,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开玩笑。

“请坐吧两位王子,不做个自我介绍吗?”在英国远征军司令部,罗克是地主,所以罗克开口招呼。

两位王子听话得很,让坐就坐,让自我介绍就介绍:“呃,我叫希斯特”

“我叫塞维尔”

然后就完了。

完了?

罗克简直脑门上一头雾水,再看亚历山大·里博和基钦纳,同样是脑门上青筋乱跳。

“我们奉伟大的奥匈帝国皇帝卡尔陛下的旨意,来寻求和平结束这场战争的可能,世界大战已经进行了四年了,欧洲满目疮痍,所有参战国都损失惨重”希斯特鼓足勇气,不是谁都能在罗克他们这些协约国高官面前侃侃而谈。

啧啧,不经意间,罗克现在也能算得上是协约国高级官员了,在军事领域,没有人能和罗克相提并论,包括贝当在内。

“希斯特殿下,如果你们是想谈和的话,那么我们可以在一个更正式的场合里进行。”亚历山大·里博不想在英国远征军司令部里和两位王子谈判,如果谈判成功,这是可以名垂青史的重大事件,亚历山大·里博希望法国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哦哦哦,那当然,请问你是”希斯特刚才那几句话不知道背了多久,现在一开口马上就露怯。

“我是法国总理亚历山大·里博。”亚历山大·里博没好气儿,出发前难道不应该做点功课的吗。

“我是英国战争部长霍雷肖·赫伯特·基钦纳。”基钦纳不等希斯特问就主动报家门。

罗克不说话,两位王子既然找到英国远征军司令部,那么应该知道罗克的身份。

果然,希斯特还是首先向罗克问好:“尼亚萨兰勋爵,晚上好,很高兴见到你”

“你好殿下”罗克惜字如金,起身出门去找安琪,让安琪给温斯顿发电报。

温斯顿的电报很快就回过来,要求罗克无论如何拖住两位王子,不能让法国政府主导和奥匈帝国的接触。

这个要求不困难,基钦纳也不傻,看罗克的表情就知道应该怎么做,直接安排两位王子先在罗克的司令部休息,谈判的事明天再说,反正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结束的。

罗克一觉醒来,温斯顿已经抵达敦刻尔克。

估计温斯顿接到罗克的电报之后就没睡觉,虽然表情非常憔悴,但是精神异常振奋。

“别抱太大希望温斯顿,德国人并没有参与其中,这应该是卡尔一世的私人行为。”罗克不看好谈判前景,虽然罗克不知道世界大战期间的这些具体细节,但是罗克知道世界大战是怎么结束的。

反正不是和平谈判。

“无论怎样,这是个很好地开始,里博总理呢?”温斯顿迫不及待,如果能在谈判桌上解决问题,那就最好不过。

“里博总理昨天连夜返回巴黎,估计也是要和扑恩加莱总统商量,你要不要先见一见两位王子?”罗克不想掺和这些破事,德军的进攻还在继续,加拿大军团已经有两个师被打残,罗克发电报给亚瑟·克里,询问是否需要更多援兵。

亚瑟·克里拒绝了罗克的好意,两个师被打残,亚瑟·克里又派上四个师,加拿大兵团还有余力。

世界大战爆发的时候,加拿大大约有800万人口,就是这800万人口,爆发出无与伦比的能量,另一个时空加拿大动员了62万人参战,66655人战死,172950人受伤。

这个时空的加拿大依然很给力,现在的西线,加拿大军团的兵力已经超过25万人,而且还在持续增加中。

“不,我马上就去巴黎,你到明天再把两位王子送过来,记住,要绝对保证两位王子的安全”温斯顿要先去巴黎和扑恩加莱确定底线,别管谈判能不能成功,都要正确对待。

有温斯顿主持大局,罗克继续把精力放在和德军的作战上,在比利时,南部非洲远征军已经做好了向列日要塞进攻的准备。

四年前德军进攻列日要塞的时候,几乎摧毁了烈日要塞的所有堡垒。

现在这些堡垒已经重建,依然是均匀分布在墨兹河两岸,和之前有所不同的是,现在的列日要塞规模更大,堡垒也更加坚固,守卫列日要塞的德军更多,可以从德国境内得到源源不断的增援,所以南部非洲远征军面临着比四年前的德军更多的困难。

当然南部非洲远征军也有自己的优势,和四年前的德军相比,南部非洲远征军的战斗力更强,武器更先进,不同兵种之间的配合更熟练,关键是南部非洲远征军有近乎无限制的后勤供应,这是德军无法比拟的。

“列日要塞一共有12座堡垒,呈环形均匀分布在墨兹河两岸,德军在列日要塞驻军近30万人,以中央要塞为中心,每一个堡垒有大约五千守军,不管我们从任何一个方向进攻,都会遭到至少三座堡垒的密集攻击。”骑兵第二师师长唐璜一筹莫展,列日要塞是南部非洲远征军抵达欧洲后最难啃的骨头。

“当初德国人是怎么攻破列日要塞的?”11师师长魏征好奇得很,四年前的德军没有飞机,没有坦克,虽然有大口径火炮,但是火炮的数量也不多,优势并不明显。

“比利时人修工事的水平和德国人相比差远了,而且比利时的兵力远逊于德军,如果当时德军面对的是现在这样的烈日要塞,那么恐怕德军也要绕着列日要塞走。”103师师长豪斯曼抱着个巨大的搪瓷缸子,里面满满的都是咖啡,而且还是不加糖的那种。

“那怎么办,我们能不能也绕着走?”魏征的手指顺着沙盘上的墨兹河往下游划拉,刚划拉没多远,哎,已经到了荷兰境内。

魏征的手指停滞不动,唐璜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其他将军们眼睛里都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先生们,冷静点,荷兰并没有参战,他们是中立国。”豪斯曼头大如豆,南部非洲远征军的将军们

怎么说呢,就没有他们不敢干的事。

“荷兰女王和德国皇帝好像是表兄妹吧”唐璜好像是喃喃自语,不过声音可不小,至少将军们都听得很清楚。

“好像是,荷兰女王是威廉二世舅舅的侄女”有人对这些皇室关系比较了解。

“那也不是多亲!”

“荷兰虽然还没有参战,但是皇家海军在德国沿海查获过荷兰往德国走私的战略物资,所以荷兰人是有立场的。”

“咱们要是和荷兰商量下,通过荷兰进入德国不知道行不行”

“想都别想,荷兰女王又不是虞公”

将军们议论纷纷,提起“虞公”那位明显是个有文化的,好像是假道伐什么的故事,那个字太复杂,作者君不会写,也懒得查字典。

“先生们,先生们,冷静点,放弃那些不该有的想法,我们不能随意把一个无辜国家拖入战争。”豪斯曼不敢让将军们继续扯,再继续扯下去,那荷兰肯定要倒霉了。

对于这些将军们来说,想把某个国家拖入战争真不是多困难,制造个摩擦都是很简单的事,南部非洲远征军和德军在比利时境内战火连天,荷兰几乎把所有军队都布置在荷兰和比利时的边境上,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荷兰全国的军队加起来也不到20万,打荷兰,可比打列日要塞轻松多了。

稍晚些时候,罗克同时接到好几份电报,将军们的分歧很严重,唐璜和魏征很想绕道荷兰攻入德国境内,豪斯曼则是不想把战火烧到荷兰。

罗克这时才想起来,豪斯曼好像是布尔人。

那就不行了,绝大部分布尔人都是荷兰裔,南部非洲远征军中有很多布尔人,罗克要照顾这些布尔裔官兵的感情,荷兰很幸运的逃过一劫。

既然德军在列日要塞重兵布防,那罗克干脆命令南部非洲远征军就地防守,反正法军部队现在已经逐渐稳定下来,英国远征军也要休息一段时间恢复实力。

五月初,春季攻势逐渐停止,法军部队的伤亡达到35万人,其中阵亡15万人以上。

英国远征军伤亡近50万,其中20万人阵亡。

德军损失超过80万,其中大约百分之八十是英国远征军造成的。

罗克不知道温斯顿和亚历山大·里博是怎么和两位王子谈的,卡尔一世确实是没有通知德国人,为了停止战争,卡尔一世甚至承诺会将阿尔萨斯和洛林还给法国。

估计德国人要是知道卡尔一世的承诺,会恨不得杀了卡尔一世,阿尔萨斯和洛林现在是德国领土,普法战争后法国割让给德国,现在卡尔一世居然做了德国人的主,要把阿尔萨斯和洛林还给法国,也不知道卡尔一世哪来那么大的脸。

(今天应该没有第四更了,就算有也是零点发,兄弟们别等,明天早上看也是一样的)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重生南非当警察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