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9章 瞬间之间客主易换

“以我炼器之奥术,如何要与烟尘之辈比较!”

郎婴开口之后,旁边叶凌天冷笑。

全场压制,无人会再发出声音,叶凌天身边,石修嘴唇微张,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几个军团队长,无言以对,只有无数震惊。

呼!

一道流息,秒息之间,向着叶凌天掠过,正是郎婴暴发。

炼器与战力双修强者,其纵然境界相若,而战力却足以碾压单战力强者。

只因双修强者,其有太多辅助手段。

此时当下,郎婴这一道流息,刹那会有无上应对,必无疑问。

咯!

大域之中,光盾已然成形。

正是叶凌天激发,看到光盾,郎婴眼中露出诡异冷笑。

秒息之间,其再度驱使禁制之力,那道流失本就微弱,勉强可以让修行者捕捉。

下一息变得小无可小,与一针类似。

而其穿刺之力,却丝毫不改,变得更加锋锐。

那是郎婴将不变战力,变得更加细小所致。

刹那之间,光盾裂纹更显。

而锋锐的气针,突破了大域,向着叶凌天掠过。

叶凌天祭起的光盾,不能抵挡此针,下一息,他似乎只有,狼狈逃离的可能。

覆盖一域的冰息,悍然降临,狭窄的空间之内,极度寒意,将一切事物全部凝结。

气针前行,速度渐缓,最后几乎不能有任何动作。

叶凌天大手探出,那气针已到他的手中,被他轻易扳断。

其中战力消失于无形了。

郎婴大怒了。

“有点门道,难怪不得如此狂妄!”

再等刹那,他在上首,本来稳坐其位,稍后那稳固的上座,突然闪烁,下一息,郎婴已到大殿中心。

其全身上下光芒万丈,他的影迹完全消失。

光芒透出大殿,同时透出了神卫大营,只会让此移动之城,万千红羽族人,全部捕捉。

光明之力,笼罩万千,但凡光芒照耀之域,一切都为他所控,生死在他执掌之间。

叶凌天居于天穹,其瞬间覆手,黑暗之力,从他指掌之间掠出。

万事万物有九属炼器之力,万般战力,也有九属属性。

不过,绝对无有强者,可以掌握九属战力的同时,又掌握九属炼器之力。

看到黑暗灵息,从叶凌天指掌出现。

光芒之中,明显许多轻蔑。

叶凌天应对方法没有问题,但对抗光明之力,唯有用黑暗灵息。

郎婴最为擅长的正是光明灵息,他绝不相信,叶凌天会拥有,与他匹敌的黑暗灵息。

古井不波,万千光芒,立即要将叶凌天吞噬。

些微的黑暗灵息,在他周身围绕,瞬间分布,不过百丈之域。

光明灵息,再也无法入侵。

哼!

郎婴冷哼一声,其躯壳在大殿之上,星辰空间中,突然再度暴发。

其如白昼星辰,化为旭日类似,光明灵息,又在急速飙升。

轰!

逆天暴发,只在刹那,明明是万众中心。

纵然不会被其波及,诸多红羽族人,看到无上光明,也会战战兢兢。

感叹郎婴光明灵息,太过强悍。

下一息,却从叶凌天的身周黑暗之中,暴发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那些光芒或者不是真神之力,但瞬间就把郎婴的光明,衬托得暗淡。

甚至越来越暗淡,若有黑夜白昼。

那叶凌天的光明就是白尽,郎婴的光明就是黑夜。

空间之中,闷哼声音传出。

万千光芒,秒息之间收敛,叶凌天坐在其位。

郎婴站在大殿之中,与他同时去往大殿中间的座椅,却已归位。

血肉躯壳虚弱,而神魂意识,明显受到重创。

郎婴已变得极度虚弱。

“阁下,倒也比我想象之中强点!”

叶凌天坐在原地不动,他举起了酒杯,示意酒品上乘。

哼!

本来极其受气的石修,诧异看向叶凌天,下一息再看郎婴时候,其冷哼一声。

武道为尊,强者至上。

郎婴与叶凌天,当下比的不是修行境界,而是炼器认知。

两人的修行境界,差别不大,实际上,只要能够,在这大殿中,坐下的修行者,修行境界,差别都不大。

大的在于炼器认知。

叶凌天的认知,强于郎婴,至少两个层次。

抛开军团之力不算,只论个人,叶凌天绝对是场中最强。

“郎先生,九邪君知道你这么没用吗?”

石修开口嘲讽。

“求叶先生恕罪!”

郎婴神识涣散,当下应该立即调养才对,他却只能咬牙切齿,无数畏惧。

“武道为尊,只有胜负,败就是罪,红羽国岂会饶恕有罪之辈?”

石修才懒得给他面子,开口喝斥。

当下的郎婴,根本不用他处理,只要知道他的败绩,按照红羽国的习惯。

他回去之后,自然有人收拾。

“我愿为奴为役!”

郎婴再度哀求道。

“我等也是一样。”

刹那之间,另外几个队长,早就知道,这事情非同小可,人人与郎婴,态度极其类似。

他们先前那样狂妄,郎婴现在都已认怂,何况他们。

现在他们就三个选择,死战,战败离开。

这两条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第三条就是得到叶凌天原谅。

只要叶凌天不把当下,当成一回事,不泄露出去,自然无人跟他们一般见识。

至于战败或者死,叶凌天就得罪了几大军团,这也是事实。

不过,这些队长,当下只求保住自己再说,叶凌天得罪军团,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开个玩笑罢了,何必如此当真?都请坐吧。”

叶凌天笑了笑。

“还不快起来?”

石修冷哼一声。

众人连连道谢,其放松之下,无非又是许多尴尬。

叶凌天这么说,自然是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以后叶凌天有什么事情,要找到他们,把柄在其手,他们绝对无法反抗。

这是肯定。

再等刹那,诸队长与郎婴,都已散开,各归其位。

大殿之上,饮宴继续进行,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不过,气氛早就改变。

郎婴仍坐上位,其如坐针毡。

交谈之下,更是以叶凌天与石修为主,那些来往的军团侍者,或者下层的军团修行者。

看到这一幕,只剩下狐疑嘀咕了。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都市至尊龙皇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