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动手

两人接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这顿饭一直吃到下午一点多钟。

吃好饭后,潘广才直接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呼噜扯的响,潘应和何舟在屋里听不得这声音,干脆大门关上,两人到小区的鱼池边上喂鱼,面包在手里搓成屑,一股脑的往扎堆的金鱼里撒去。

“听说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七秒之后就记不得之前的事情,一切都是重新开始。”潘应用羡慕的语气道,“那么就不会有伤心,不会有流泪。”

“假的。”何舟斩钉截铁的语气道。

“金鱼脑子的结构不一样。”潘应嘟嘴道。

“有什么不一样的。”何舟往前面走了七八米,换了一个位置,把手往水池上面一扬做撒饵状,没多长时间,一条条的金鱼又聚在了他手心的下方,他认真的道,“你看,它们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这就证明它们的记忆不止有七秒钟。”

潘应白了他一眼道,“不说话你会死吗?”

暗恨自己自讨没趣。

“好吧,”何舟就是再傻,也明白自己过于木讷了,不通风情,手里的面包屑一股脑的撒下去后,拍拍手,“那你希望我怎么回答?”

潘应道,“是你该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

“我一直就不是文艺青年。”何舟无奈的摊摊手道,“我个俗人,大俗人。”

突然又想到他老子在笔记本上的一句话:做个俗人,贪财好色,一身正气,贪君子之才,好美景之色,行正义之事,了前生之怨,爱此生之人。

“你笑什么?”潘应细心,觉察到了何舟脸上的诡异。

那不是嘲笑,不是讥笑,不是开心的笑。

“忽然间想起来一句话而已。”何舟道。

“什么话?”潘应好奇。

“大多数人都是一辈子俗人,如果有崇高,可能就是一瞬间。”何舟道。

潘广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抄水洗把脸后,带着两个人参加了李和的饭局。

老头子事多,闲话说的没完没了,从李览到何舟,再到潘应,早就坐的不耐烦了,各个雀雀欲试,想找借口先走人,另外去别处找乐子。

桑标坐在椅子上,跟屁股下面扎着针似得,左晃右晃,给李览一个劲的使眼色,示意他先带头。

李览装作没看见,不是不敢走,而是出于对这里长辈们的尊重。

“你们啊,别在这里碍眼了,看你们别扭。”李隆对旁边的李沛道,“你们自己再找对方组局吧。”

杨淮笑着道,“老舅,那就这么定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着他倒是第一个站起来了,不时的还往他大舅李和那边看,毕竟最终说话算的是大舅,老舅有时候不怎么靠谱。

“赶紧滚犊子。”杨学文倒是先发起来了脾气,他老杨家的人从他爷爷到他老子,都是个顶个的稳重老实人,没有想到却出了杨淮这个异类,一嘴的西皮流水,不让人放心。

表面上他和何招娣一样,已经退休了,但是不放心啊,该盯着的地方一处没少!

“那你们慢慢吃,慢慢喝,我们就先走了。”潘应也把放在椅靠上的外套拿在了手里,一抬头看到了李和旁边的女孩子,“大明星,跟我们一起?”

章小蕙先笑着看向了李和,不等李和说话,潘应便接着道,“李叔叔,你放心吧,我们不会把她弄丢的。”

李和点点头道,“你们出去吧,喝酒了都不要开车,走路过去吧,这附近应该不会少玩的地方。”

桑永波道,“不要管他们了,这一块他们比咱们还熟悉,只要是玩的地方,就没他们不知道的。”

“那各位慢慢喝。”章小蕙站起身来,朝众人点点头,跟着等着她的潘应身后一起出了酒店。

“去酒吧?”潘应问章小蕙。

他并不认识李览老子口中的叫章舒声的老师,但是对章小蕙的父亲章舒林略有耳闻,毕竟是中国地产百强的掌舵人。

“我很随意的,去哪里都可以的。”章小惠笑着道。

桑标道,“老妹,今天你是客人,听你安排,哥给你安排到位。”

“跟谁说话呢,咋咋呼呼的。”李览一巴掌怕他后脑勺上,撵到了一边。

“我这主要是想表达我的热情,你知道吧。”桑标对上李览没脾气,这里的人,不管是拼爹,还是拼武力,他一个斗不过,自小在村里就没存在感,谁高兴了都能踩他一脚,“今天晚上酒吧算我的。”

一直就不乐意和村里这帮人玩,他身为中国零售龙头的太子爷,在外面也是跺一脚抖三抖的人物,走哪里也是前呼后拥,在网上随便发个图,也是几万回复,偶尔还能上个热搜。

今天要不是自己老子强行要求,他根本就不会来。

跟李览他们在一起,纯属是找不自在,搞不好还得让自己自卑!

没那个必要!

现在,有章小蕙在,他就觉得自己很突出了,对方的老子章舒林,虽然也是个富豪,但是和他们桑家比,充其量也就是个土财主,不是一个级别,至于明星的身份,自动滤过去。

“当然是你请了,谁让你是小弟呢。”潘应没好气的道,“这边你熟,你带路。”

到了酒吧门口,远远的就能听见里面震耳欲聋的声音。

李览没急着进去,点着一根烟,站在门口。

“进去啊,门口干嘛呢?”李沛回过身找李览,“你以前不抽烟的啊,现在怎么这么大烟瘾,这么一点路,看你都抽两根烟了。”

“闲着没事就抽两根,”李览给李沛递过去一支,“平常也没机会抽。”

他妈不说,他媳妇就能把他管的死死的,根本没机会抽烟。

“有压力了?”李沛熟练的点着烟后,待烟从鼻孔出来后,又深吸了一口,接着道,“这不是你性格啊。”

李览笑着道,“有时候我越发感觉自己是个提线木偶。”

“你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了。”李沛笑着道,“大伯多讲理的人啊。”

不像他老子,初中没毕业,整个大老粗,能动手的,绝不会动嘴。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我的1979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