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他是……炼气士

刺眼而夺目的金光,像是一颗太阳,在血色大阵中,绽放耀眼光辉。

几乎所有人都观望到了这一幕。

通古道人,玄苍老人等人族准圣的神色顿时猛地剧变。

“神魔皇者?!”

通古道人面色万分难看。

因为从那阵法中释放出的气机,压抑,恐怖,像是整个太古星空压迫而至般可怕。

毫无疑问,这是神魔皇者的气息,和人族圣人是一个层次的存在。

也就是说,神魔皇者在圣人杀阵中出手了?

如今圣人杀阵中,只剩下了金元素之神,那也就是说,神魔皇者很有可能是以金元素之神作为媒介降临的?

那可是神魔皇者啊。

通古道人的面容之上顿时流露出了担忧之色,以及愤怒之色。

他的确知道,在元素之界中,有神魔皇者坐镇的。

虽然大多数的皇者都与人族圣人一般,坐镇在太古星空的混沌深处。

但是,神魔一族却有一尊皇者在坐镇。

不过,或许是为了安抚人族圣人,这尊神魔皇者曾允诺不会对人族出手。

在神魔一族占据巨大优势的时候,欺压人族的时候,神魔皇者根本不出现,甚至不冒头。

而如今,人族占据了优势,甚至要彻底镇压神魔一族之时,这神魔皇者就出现了。

这让人族准圣们怒火中烧的同时,又感觉到十分的无力。

可是,他们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实力不如对方。

人族除了两尊圣人以外,就没有圣人强者坐镇了。

如何对抗的了一尊神魔皇者?

一时间,通古道人内心中竟是感觉到了悲哀。

人族还是太弱了。

哪怕有圣人杀阵又如何?

若是人族能再增添一尊圣人,或许,才会真正能够在太古星空中,拥有话语权。

否则,哪怕占据了极大优势,将元素之神们赶尽杀绝,依旧只是镜花水月,神魔皇者一出,人族的所有优势都会如阳光下的泡沫,一碰就破。

周围的强大的星空种族强者,亦是发出了这般的叹息。

他们的遭遇,又何尝不是与人族一样呢?

甚至,他们比人族还糟糕。

拥有神魔皇者坐镇的神魔一族,远非其他种族能比拟的。

一尊神魔皇者,那便是天堑般的差距。

隐匿在虚空乱流中的木元素之神激动不已。

“是金皇!神魔一族唯一留守的皇者!”

一想到这,木元素之神心中就感慨不已,神魔皇者的出现,意味着神魔一族这场雪崩的战役,或许能够实现止损。

至少……金元素之神不会在陨落了吧。

元素之神,还能保留两位。

木元素之神感叹不已。

火,水,土这三尊元素之神的陨落,对于神魔一族而言,是一场大动荡。

不过,如今皇者降临,一切都在好起来了呢。

……

圣人杀阵之中。

陆番蹙眉,看着那悬浮在空中的金芒四溢的存在。

对方身上释放出来的压迫,让虚空都在扭曲,仿佛是从时空中行走而出的一般。

神魔皇者……

比拟人族圣人级别的存在。

圣人杀阵的压迫,对他根本形成不了任何的阻隔。

“意志分身么?”

陆番呢喃道。

陆番可以确定,对方不是真身降临,而是借助金元素之神的意志分身降临,不过,所释放出的气机,无比的恐怖。

陆番觉得自己哪怕全力爆发,怕是都无法兑付的了对方。

神魔皇者,那是与圣人一个级别。

能够坐镇在混沌深处的无敌存在。

“堂堂神魔皇者,居然对我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人族修士出手,不害臊么?”

陆番道。

金芒四溢,犹如烈阳一般的神魔皇者平静的看着陆番,对方的眼眸,没有丝毫的情感,无情到了极致,就仿佛是深渊的寒冰,难以消融的哪一种。

“便是你杀了火元素之神。”

“不仅如此,还镇压了两尊元素之神……”

“你是我神魔一族的劫难么?”

金皇淡淡道。

他一步一步的在圣人杀阵中迈步,随着他的迈步,无数的杀机,竟是在虚空中化作了利刃颤抖了起来。

血色杀机如利刃,而那金皇随着进行走,所释放的气机,亦是化作了金色的长矛。

长矛与利刃碰撞,竟是抵消了圣人杀机。

“这阵法对我没有用,我本也不想出手……可是不能任由你镇压元素之神。”

金皇道。

“我与你们人族圣人有过约定,不会出手,但是,也不会放任人族盖压神魔一族。”

强大的气压从金皇的身上爆发,不断的压制着陆番,让陆番的白衫在不断的飘扬着。

陆番面不改色,很平静。

虽然,他能够感受到金皇的威压很恐怖,绝对不是他所能抗衡的了的。

“我很好奇,你身上似乎拥有大秘密。”

金皇道。

恐怖的元神,宛若可以横扫覆盖半个太古星空的元神意志横扫而过,陆番感觉自己的身躯瞬间被扫描。

金皇探测了陆番的修为,下一刻,面容上竟是浮现出了一抹诧异。

“炼气士?!”

金皇深吸一口气,道。

他的语气中,有些惊疑不定,有些诧异万分。

陆番眉宇一挑,盯紧了金皇,这尊神魔皇者,居然认出了他炼气士这个普普通通而又低调的身份?

他神魔猎手这么牛逼的身份被无视了么?

“你知道炼气士?”

陆番诧异问道。

“你见过其他的炼气士?”

金皇望着陆番的目光有些不太一样,有杀机,有警惕,亦是有着淡淡的恐惧和不可置信。

“见过。”

金皇道。

陆番眼眸顿时亮了起来,如果他所料不差的话,金皇口中的炼气士,应该就应该与系统的来历有关吧。

“很多?”

陆番继续问道。

“不,只有一位。”

金皇摇了摇头,他看向陆番的目光越发的复杂,但是复杂之后,却又是有犹豫不决的杀机。

这是真正的杀机。

“那是谁?是人族中的某一位圣人?”陆番不由的再度问道,他真的是太好奇了。

“不……”

然而,金皇再度摇头,否决了陆番的猜测。

这让陆番眉头愈发的紧锁。

另一位炼气士,到底是谁?

“你比他差太多了。”金皇再度开口道。

轰!

金皇周身,恐怖的气息强烈的释放,让圣人杀阵似乎都有些控制不住,在不断的扭曲着,崩碎着,坍塌着。

他愈发的接近陆番了,而陆番也感觉到了极大的压抑。

陆番爆发出了四行不灭魔躯,四种兽祖雕像奥义的力量陡然爆发。

“这样……就更像了。”

金皇唏嘘不已,道。

“多了一个杀你的理由……”

滋滋滋……

话语刚落。

金皇浑身灿烂,在虚空中顿时一阵模糊,再度出现,便已经逼近了陆番。

一只手背负在身后,一只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点出,点向陆番的眉心。

陆番的神色一直都保持着平静。

盯着金皇点出了一指。

陆番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手指指尖的空间在不断的扭曲,随着扭曲,更是能够感受到隐隐有一股玄奥的力量在释放着。

这便是混沌阶神魔,神魔中的皇者!

只是这随手一招,就足以倾轧元素之神们!

忽然。

恐怖的破空之声炸开。

圣人杀阵中的杀机,瞬间被更加强烈的杀机给压制了下去。

“堂堂金皇,居然欺负一人族天帝,不知羞耻。”

清脆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响起。

黑白女皇出现在了金皇的侧方。

她居然直接出现在了圣人杀阵之内,抬起那修长的长腿,朝着金皇的脑袋便削了过去。

甩出的腿,就犹如斩出的刀。

恐怖的刀芒交错纵横。

空间一瞬间就犹如糊纸支离破碎。

嘭!

金皇无数的金芒涌动,在身躯侧方形成了金色的护罩。

剧烈的碰撞炸开。

陆番只感觉圣人杀阵有些扛不住要崩散的样子。

但是,却是被黑白女皇的黑白气流给维持住了,这让陆番一阵哑然。

一方面是松一口气,这女人真的出手了。

因为陆番问过黑白女皇,什么情况下,黑白女皇会出手,那便是神魔皇者出手的情况下。

而如今,黑白女皇果然出手。

不过,另一方面,陆番竟是隐隐感觉这女人的状态不对。

那跃跃欲试的样子,像极了被关在空无一物的屋里憋了数个月的二哈。

金皇金灿灿的面容在看到黑白女皇的时候,神色微变,变得有些难看。

“黑白女皇……你作甚?”

“本座只是分身降临,并非本体出手。”

金皇赶忙说道。

“而且,本座也没有出手,只是想要和这人族深入的聊一聊罢了!”

金皇是真的有些惊慌。

这女人居然会为了眼前这人族出手。

难道是因为此人炼气士的气息?

要知道因为有约定束缚,黑白女皇一直都不曾插手神魔与人族的战争。

但是,这一次,黑白女皇竟是站出来了。

“分身出手就不算出手了?”

“你这什么逻辑?亏你还是一个皇者,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一如既往的怂……”

黑白女皇不屑的说道。

下一刻,纤细的手陡然拍出,圣人杀阵中一阵波动。

黑白女皇纤细的手,瞬间化作了爪状,猛地朝着金皇的胸前抓去。

轰隆隆!

陆番只听得一阵震耳欲聋的崩灭声。

便发现有一团破碎在金皇原本所在的位置中浮现而出,破碎之后是无止境的时空乱流。

而黑白女皇手中抓着的……是金元素之神。

金皇的意志,直接放弃,脱离了金元素之神的身躯。

而金元素之神的元神也清醒了过来。

此刻,感应到黑白女皇,顿时瑟瑟发抖,恐惧万分。

他为什么会被黑白女皇给抓在手中?

发生了什么?

伟大的皇者呢?!

“嗯?你之前在界墟中是不是凶过我?仗着有皇者撑腰,对我不敬?”

黑白女皇瞥了一眼金元素之神的元神,道。

金元素之神缩成一团,在黑白女皇恐怖的气机面前,此刻却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是凶人……

怕是一用力,就能把他的元神之力给捏爆。

黑白女皇还真的没有将金元素之神的元神给捏爆。

可以,但是,没必要。

因为,捏爆这元神,就跟捏死一只蚂蚁没有多大的区别。

她扫了一眼好奇宝宝一样的陆番,撇了撇嘴角,将金元素之神的元神抛给了陆番。

“喏,给你,你好像很喜欢收集这些家伙的元神。”

金元素之神的元神被抛飞,可是他不敢动,因为黑白女皇的元神,锁定着他的身躯。

陆番一愣,望着黑白女神抛来的金元素之神的元神。

毫不犹豫的展开了传道台。

一把将金元素之神的元神拉扯入了其中。

这过程,行云流水,丝毫不拖沓。

金元素之神的元神一入传道台,立刻被陆番镇压,关押在了八卦阵鼎中。

而正在传道台中嘶吼的水元素之神,在金元素之神的元神也进来的时候,顿时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似的……

土元素之神诧异的声音亦是响彻而起。

“老金,你怎么也来了?”

而陆番没有理会里面的情况,镇压了金元素之神的元神之后,立马将传道台给封印了起来。

黑白女皇此刻正眯眼,盯着陆番封闭起来的传道台。

“藏什么……有什么好藏的,我还会贪你一件至宝不成?”

黑白女皇不屑道。

尔后,目光转向了被她打出了巨大空洞的通道。

“你过来……居然敢出手打我的小可爱黑白兽,真当我黑白女皇没脾气吗?”

黑白女皇道。

通道之后,金皇:“……”

趴在陆番腿上的黑白兽则是一脸懵逼,砸吧着大眼睛。

陆番也是无言,这女人胡搅蛮缠起来,确实不讲道理。

陆番想了想,为了配合黑白女皇的演出,捏起了黑白兽,朝着黑白兽的屁股便是猛地拍了一巴掌。

使得黑白兽,很想怒吼出声,但是在陆番和黑白女皇的注视下,只能变成委屈的“嘤嘤嘤”。

听的陆番很想再给它一拳。

“过来,分身出手就不算出手?那我便分身出手,平灭你神魔一族?”

黑白女皇霸气无比的说道。

“别逼我过去找你。”

然而,通道的另一端,寂静无声。

陆番顿时好奇万分,这金皇……是怂了吗?

神魔皇者,都这么怂的吗?!

神魔皇者是皇者战力,黑白女皇也是皇者战力,怕什么啊?!

陆番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黑白女皇也是无趣的撇嘴,下一刻,直接钻入了通道中。

可怕的气息,仿佛要将通道都给撑开似的。

陆番目光盯着那通道,却见黑白女皇在无尽的时空乱流中徒步行走。

尔后,抬起手,手掌一吸,磅礴的吸力爆发。

竟是在无垠时空中,将一团如烈日般的金芒给吸了过来。

“好不容易等到你出手,居然给老娘装怂?!”

黑白女皇道。

轰!

尔后,便是恐怖的交战,陆番只感觉看的都不太清楚了,因为金芒太晃眼。

只感觉圆满的金源奥义,与黑白奥义在不断的碰撞,似是化作了浓雾,将画面给遮挡了似的。

时不时的有闷哼之声响彻。

时空乱流中爆发出了圣人级别的战斗。

不……

在陆番看来,应该是单方面的痛揍才对……

金皇在黑白女皇面前,根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不断的发出闷哼。

陆番只是听着声音,就渐渐脑补出了一场大戏。

砸吧着嘴,唯一感觉到可惜的是,没能亲眼见识到皇者大战。

……

而此刻,时空乱流中。

鼻青脸肿的金皇,浑身金光黯淡,憋屈无比。

他作为留守镇守神魔一族的皇者,实力可不弱,但是,面对黑白女皇,依旧没有太大的反抗力量。

毕竟,这混沌生物可是无比古老的存在,混沌初生的时候就诞生的存在。

跟兽祖一个级别的生灵。

当初这女人气息奄奄,闯入木元素之界,夺木源兽祖雕像的时候,全盛的木皇对上气息奄奄的女人,都是险些被秒杀……

如今这女人全盛,他拿什么去斗?

挨一顿揍就解决的事情,非得拿命去拼?

他金皇又不傻……

这女人摆明了是找茬,他憋了这么久,碰到了枪杆子上,算他倒霉。

揍了金皇一顿,黑白女皇也无趣的不再出手了。

这家伙认怂的太快,没有一点挑战性。

“你为什么要为这人族出手?”

终于,等到黑白女皇沉淀了下来后,金皇的声音在无尽的时空中开口。

“呵……”

“我丫头喊他阿爸,你说为什么?”

黑白女皇瞥了金皇一眼,道。

金皇的眼睛顿时瞪大。

不可思议的那种大……

这人……这么牛的吗?!

这么一想,他这一顿揍,似乎并不冤啊。

不过,金皇也不傻,仔细想了想,却也不可能……

肯定还有其他的理由。

黑白女皇慵懒的在无垠的时空乱流中伸了个懒腰,肆无忌惮释放的恐怖气息让时空都有些混乱了似的。

“不可说,说了你也不懂,反正……我只是为了卖一个人情。”

“提醒你一句,这人……你惹不起。”

黑白女皇道。

金皇闻言,顿时浑身一震。

惹不起?

他可是一尊皇者,屹立在太古星空巅峰的几位存在之一。

他都惹不起的存在?!

黑白女皇似乎觉得金皇不信,嗤笑了一声。

“提醒你一句,他是炼气士。”

黑白女皇道。

金皇沉默了下来,许久,眼眸深处涌现出了不可置信之色,而且,这不可置信之色,还在不断的扩散,扩散……

他震惊的看向了黑白女皇。

“真是炼气士?!”

“难道……”

“这人……是‘那位’的弟子?!”

金皇声音都变得有些尖锐。

“弟子?”

黑白女皇却是双手抱胸,耸了耸肩,笑了笑,也不做解释。

她没有打算再继续久留。

这金皇,一点意思都没有。

“你差不多也该去混沌之门了,神魔族中事也没有什么好管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皇者在算计着什么……”

“有的时候,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算计……都没有用。”

“至于你们那神魔一族,整个纪元在太古星空中称霸了这么久,所做的事情,心里自己都有数,也该遭受一些教训了。”

“早点去混沌之门处吧,别守着一亩三分地不放了,若是那位回归,你神魔一族就算再昌盛,都没有任何意义。”

黑白女皇道,话语中有些嗤笑。

金皇闻言,却是神色微变,没有说些什么。

许久,黑白女皇抬起手,不耐烦的摆了摆。

“滚吧。”

“见着就烦,打架都不还手的,还神魔皇者中攻伐之最,便木墩子都垃圾。”

金皇沉默不语,对于黑白女皇的嘲讽,他忍了。

尔后,化作一团金芒,在时空乱流中,瞬间远遁消失。

只不过,这一次从黑白女皇那儿得知的事情,却是让他内心不再平静。

至于金元素之神,水元素之神和土元素之神的事情……

他管不了了。

黑白女皇出手,他真有可能会被打死的。

别看黑白女皇也是皇者级别,但是,真正的实力……到底有多强,看不透。

所以,他没必要和黑白女皇硬碰硬。

就比如你一个练武的,没必要硬刚人家修仙的。

金皇离去了。

而黑白女皇也从时空乱流中走出,圣人杀阵恢复了平静。

黑白女皇窈窕的身躯悬浮着。

望着端坐在千刃椅上的陆番,撇了撇嘴。

黑白气流涌动,在她的身后凝聚出了黑白王座。

她一屁股坐下,长腿翘起,居高临下的与陆番对视。

ps:第二更到,求推荐票,求月票哇~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打造超玄幻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