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阴阳人

余威带起阵阵阴风,恰好吹得化尘消散的拂衣远离了攻击中心,但她无法就此安心,自己是躲过了,可小师弟还不见人影,该不会是被偷袭陨落了吧?

她不敢取出传讯符宝确定,只能静静飘浮在空中,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融入到自然之中,以免被那名躲在暗处的金丹修士发现。

“小小年纪,一身秘术倒是练得极好。”

一道辨不出是男是女的声音从山石间传出,紧接着,一名金丹初期修士御剑飞向空中,从外表看更是难辨雌雄。拂衣压根不敢探出神识,也不敢仔细去感应,只好暂时将此人当作阴阳人。

阴阳人身形娇小,五官却粗生得粗犷,既有喉结,胸脯又非一马平川,性别实在是让人伤脑筋。

“你和那小子是想进遗府?”阴阳人看似胸有成竹,站在剑目不斜视,实则神识早就阴悄悄铺开,在四面八方搜寻拂衣的踪迹。

拂衣知道对方是想引她开口,哪怕再想知道小师弟的下落,她也不会傻到主动跳出来质问。阴风阵阵,吹得她心中有些发毛,因为除了这位阴阳人,她着实感应不到任何活物气息。

若换作是平日她倒不至于如此忧心,可如今蔺不屈身还有暗伤未愈,万一遭到偷袭,被一击毙命的几率比逃生大多了。

“这样吧,你把隐匿秘术复刻给我一份,遗府中的宝物就分你一半,如何?”阴阳人对这说消失就消失的秘术很感兴趣,小小筑基中期,竟连金丹初期的神识都察觉不出动向,要是自己修炼至大成,岂不是能避开元婴期神识?

要不是打不过,拂衣很想冲这阴阳人翻个白眼冷哼一声,化尘术是她前世参加拍卖会偶然所得,花了她十枚品灵石,这么贵的东西能随便送给别人?

阴阳人见她沉得住气,眼中闪过一丝不耐,在看似无人之处对着空气说话,很有一种二傻子的感觉。“有本事你就在此处藏一辈子,我倒要看看你的灵力能耗几时。还有你那同伴,呵呵呵”

拂衣心中发紧,从阴阳人的话听来,蔺不屈很有可能没死,但想来境况不会好到哪里去。她的灵力确实不足以支撑太久,若是消耗超过一成,她就不得不试着正面对敌,否则拖下去只会连逃生的力气都没有。

筑基中期之境对战金丹初期,在谁看来都会是个以悲剧收场的笑话,然而此时拂衣仍在考虑这种可能性,不是她自负,而是她对自身实力有着深刻且客观的认知。

黑鱼气息对生灵的压制,让她有着同阶没有的底气。一旦爆发出全力,堪比元婴真人威压,金丹初期的修士会发自内心感到恐惧,灵力运转亦会受到影响。

她的本命剑,还是这世间数一数二的珍贵材料所炼制。白泽之骨,四大妖祖后裔身的材料,再加土灵、梧桐木、金火异矿精华及蜃灵珊瑚,经一场雷劫洗礼,受黑鱼气息熏陶,要不是境界还低,说是三千域第一名剑都不为过。

她对每一个境界的了解,以及前世今生积累的斗法经验,都让她有充足的信心与金丹修士一战。但前提是,她必须十分确定小师弟还活着。

若蔺不屈已经陨落拂衣想到这种可能都有些心悸,唯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才能继续思考。“若他陨落,遗府就暂时让这阴阳人保管,回去使用玲珑阁给的群英令让人来追杀。”

打到半死不活,她与钟韵再亲自出面,好叫这阴阳人知道,招惹了无相宗弟子的后果会比死还可怕。

阴阳人确定她仍在附近没有离开,可是无论如何威逼利诱都引不出来,终于有些沉不住气。“小姑娘,你的耐性虽好,但若因此害死同伴,会不会留下心境障碍,生出心魔身死道消?”

话音落下时,坚硬漆黑的地面忽然如水般沸腾起来,岩石碎裂成块,咕隆咕隆向翻起,蔺不屈血淋淋的身躯如扯线木偶般升半空,半点都挣扎不得。

然而拂衣看到他的瞬间就放了心,看去像个血人,实则都是些外伤,来不及服下丹药恢复罢了。

“他的小命可取决于你,区区秘术罢了,换一条命与遗府半数宝藏,难道还不划算?”阴阳人怪声怪气,回音飘荡在空寂的山岭中,怪异又可笑。

黑山岭幽静空旷,微风划过都能带动阵阵轻响,是以当一道冲天白光刺破黑暗时,干脆利落的破空声犹如一道晴天霹雳,震得阴阳人耳膜嗡嗡作响。

“终于现身了。”

“老怪物废话好多,听得人手痒!”

拂衣身随剑光而起,高高束起的一头乌发雀跃地飞腾在背后,身白裙倏地化为暗黑,身形融入在黑夜中,朝蔺不屈所在的方向闪身而去。

乾坤与主人心意相通,毫不迟疑闪身射向阴阳人,剑中的黑鱼气息强势爆开,周遭灵气顿时陷入紊乱,好似油锅中骤然滴入冷水,让深陷其中的人感到无端恐惧。

阴阳人只觉置身于天地间最可怕的力量之中,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想要臣服的冲动,剑光之中,寸寸杀机,这与认知中的剑修招数截然不同。

从前不是没对战过剑修,但那一剑或数剑并发之时终归离不开招数,而今日遇这名小女修,似乎将剑用到了难以理解的程度。没有劈砍挑刺的痕迹,时而是一团白色光雾,时而是密密麻麻的光线前来纠缠,别人是用剑战斗,而眼前这位,好像是在“玩”剑。

拂衣不知阴阳人此刻在想什么,她只庆幸自己以的速度拽住了蔺不屈,趁黑鱼气息与剑光压制对方时,一把将人带出了受控范围。

“多谢大师姐!”蔺不屈感应到身束缚消失,身形一闪窜高空,不顾血流顺着脚尖滴落在飞行法器,双手置于胸前飞速掐诀,一道道五行灵光爆发出夺目光辉,在他身后凝聚成一道由符文组合的正圆。

符文与线条错综复杂,迸发出来的力量使拂衣都有些吃惊,当那聚着五色灵光的圆盘倏地扑向阴阳人时,仿佛方圆数百里以内的五行灵气都聚集在此处。

与此同时,乾坤再一次散发出源源不断的黑鱼气息,让阴阳人头顶空的弓箭凝滞了一瞬,就在这短短一瞬间,拂衣已然持剑而,犹如一颗在黑夜中迅速划过的飞星。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剑灵仙穹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