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上篇

于道之身死。


此事对于朝堂而言,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于道之之前是封疆大吏,曾任蓟辽总督,现在是堂堂右都御史,都察院中二把守。二品京堂代表朝廷去处置楚宗大案,眼下居然活生生被打死。


都察院震惊!


清议震惊!


士林震惊!


皇明时报震惊三连,代表了大明两万官员的愤怒。


与皇明时报一片震惊呼应,在舆论背后推波助澜的却是林党官员。


于道之各种生平都被林党的官员大肆渲染,譬如为官清廉,刚正不阿,计定朝鲜,平定蒙古,拨乱反正,反正在林党的这些官员口中于道之简直就是一位道德完人。


但就是这样一位足可称得上内圣外王的道德楷模,居然被宗室活生生打死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林党的言官们纷纷上疏言,宗室已是养疖成疽,流毒愈大。


逆宗反形大著,祖宗法度,治安国家,既系叛乱,何论宗人?


毕自严亲自披着马甲上线发声,楚藩此举实如叛乱无异,堪比当年的宁王之乱。朝廷必须令湖广附近各省巡抚,立即出兵湖广平定楚藩叛乱。


清议闹成一片,将楚宗杀于道之,比作宁王杀江西巡抚孙燧,皆言调重兵剿灭。


也有官员微弱地道,楚宗杀于道之并非蓄意谋反,朝廷率大军剿灭,万一酿成兵灾,湖广百姓皆受涂炭。


而天子此刻不表态,给林延潮的意思竟是让他全权处置此事。


如此倒是将林延潮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满天下之清议舆论朝他逼来,颇有骑虎难下之处境。


当初让于道之去处理楚藩的事,确实是林延潮借刀杀人之策。于道之身为蓟辽总督,现在又是右都御史,到了这个位置的官员,不论是他,还是其背后都有很广的关系。


别说林延潮,就是天子要处置于道之,用一名游击参将这条理由也是不够的。


真正能要于道之命的罪状,也就那么几条。


而宗室就是其中一条。


只要于道之碰此,林延潮就有办法杀他。


不过他没料到楚藩会真的杀了于道之,然后被清议舆论捧到这么高的位置,最气人的还是自己的门生捧的。


林延潮综合了一下朝堂上意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