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似曾相识

莫晓晓听了她的话,脸上也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了笑容,浅浅的淡淡的:“敢问姑娘芳名?姑娘如此大方,又有此美意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女子,眉间若有浅浅薄薄的雪,看上去甚是素净和温婉,可又不是那种一般的小家子气,温婉中又透露着落落大方的气质,像是一个北国佳人是披着满身的清雪而来的,那点染淡淡口红的唇间,似乎有绕指般的温柔。

还未待那姑娘开口,倒是她一旁跟随着的丫头伶牙俐齿,抢先一步先开了口,一开口便滔滔不绝,盛气凌人的说了起来,似乎来头还非同一般,架子也大得吓人:“我家夫人的名字,也是你能随意过问的吗?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家夫人是谁,还真是……”

只是那丫鬟话还没有说完,那姑娘便侧目而视她,略带嗔怒的神情道:“秋草不得胡说,这位姑娘是位贵人,你不可喋喋不休出言不逊,不是先前教过你了吗,在外要懂礼数知进退,怎么又忘了?”

“对不起夫人,我,我,秋草失言了。”那丫头似乎比较惧怕她,听了她的话,连忙低眉顺眼低着头,嘴上连忙道歉,那姑娘的表情也非特别的严肃,可这丫头却服服帖帖的,可见这姑娘的是有点本事的。

莫晓晓面不改色心平气和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还未等她说什么,那姑娘便又继续说道:“姑娘,我家丫头不懂礼数,让你看笑话了,若多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那姑娘一边轻声细语的说着,还不忘给她行一个礼,眼神里都是柔情的模样,当然看了也是比较欢喜的,哪怕是有再多干戈,也能化为玉帛。

莫晓晓浅浅的笑道:“不碍事儿的,不碍事儿,这姑娘说的话也于情于理,是我自己不得体,不该一上来就问姑娘的芳名,倘若是不合时宜,对姑娘不方便的话,那我就不必再问了,是我该跟你道歉才是。”

“姑娘谦逊了,不过是个名字罢了,名字本来就是人叫的,倒是那些什么称呼我倒是无所谓,我单姓白,你叫我白姑娘就可以了,姑娘与你相识也是一场缘分,这条红色的围巾,我今天就把它赠送给你,想来你我心意相投,品性相通能一同看上这物品,也是一大奇缘,日后倘若相见,我们便以姐妹相称如何?倘若我这要求唐突,妹妹又大可拒绝,只是我寻思着,我虽人在这扬州住,身边却没几个知心的朋友,恰好今日又遇见姑娘,并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有一种老友的感觉,所以便都当然提到这个要求,还希望姑娘你见谅。”那位姑娘出口谦逊得体,彬彬有礼的样子朝她说到。

“姑娘谦虚了,说来也巧,我见姑娘也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觉,这并不是一种殷勤的说法,只是那种感觉,就像在心里来积累很久,突然有一日见到了,就像是一朵花,到了花期自然而然就开了,是一种自然而然顺手成章的感觉,既然姑娘有此心意,也恰好我也有这种心意,那以后,我们就以姐妹相称如何,我家就住在前面这小镇上,穿过两条街,和那个桥头便可遇见,我的全名莫晓晓,但我父亲姓杨,你可称呼我杨妹妹,倘若你觉得这样的叫法还是生疏,可叫我的小名。莫晓晓兴高采烈的说着。

那位白姑娘眉眼带笑,神情十分的温和:“这样说来,你我心意相通,品性相合,此乃天生一对姐妹的缘分,此后你可称我为白姐姐,我便叫你晓妹妹,倘若你有什么难处,也可以来找我,我家也住在这里就在前面几条街头的赵市府宅,若是以后你有时间,你可以到我府上来找我,我们再好好谈谈天,只是今日我的时间也有些紧,所以需早些回去,就不得陪妹妹在此多些逗留了,还望妹妹见谅。”

只见她一边说着,还将那条已经包装好了的围巾,轻轻的递到她的手上,仿佛在递送一件珍品一样,动作小心翼翼神情又不失温婉大方,在莫晓晓的眼里,仿佛就是一轮白月光一样,不染世间纤尘。

莫晓晓满心欢喜接过她递过来的东西,感激的说道:“那妹妹,就再次谢过姐姐的美意了,姐姐初次见面就在此送我东西,让我倍感珍惜,感激不尽,倘若下次还有机会遇见,妹妹一定以礼奉上,那这次,就不耽搁白姐姐的时间了,姐姐,那你自己一路平安妹妹在此作别了,改日我找一个时间,一定去府上亲自看望姐姐。”

那白姑娘向她行了一个礼道:“那好,那我们就先走了,妹妹再好好逛逛吧,这边这几条闹市,我也挺熟的,只是今日没有时间,改日有时间再带妹妹一一熟稔。”

当那姑娘与她身旁的丫头刚走了几步,莫晓晓突然恍然大悟,又想起来了什么,连忙叫住了她们。

“白姐姐,等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莫晓晓一边慌忙慌张的说道,一边又追到门口来。

白姑娘听到了她仓促的话站住了脚,又缓缓回过头来朝她问道:“晓妹妹,可是,还有什么事情吗?”

“姐姐,等一下我忘了东西给你,虽然初次见面,我也没准备什么,不知道送什么给你,就把我刚刚在桥头,买的梅花送你几只吧,这梅花坚毅刚强,在万物姹紫嫣红中脱颖而出,它是迎着冰雪而开的,欺霜傲雪别有一番反骨,所以我想把它赠送给你,这梅花儿配美人才是最好的。”

莫晓晓一边眉开眼笑的说着,一边又轻轻的解开那栓住梅花的红色绳子,取了三支出来递到她手上,那梅花的瘦枝递到她手上,立即就截然不同了,仿佛这才是天生的绝配,就好像是,它生来就是为了配她这种佳人的。

那白姑娘,接过她的梅花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含苞欲放的梅骨朵,眼里似乎就有深情慢慢溢了出来,嘴角也不知不觉露出几缕浅笑,她笑起来样子就像是一只,雪地里的雪狐一样,娇媚可人又纯洁。

“呵呵,妹妹多礼了,看来我们真的是颇有缘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就收下你这份礼物,其实当时,我过桥头时也买了几只,只是觉得这梅花开得甚好,颇有风味,便买了几只未,曾想到妹妹居然与我心意一样,也被它深深的吸引,想必我们还有很多地方志趣相合,以后再慢慢说来。”

看着她将了三支梅花放入自己所提的口袋中,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笑笑的说着,莫晓晓觉得心中有一股暖意,正在缓缓的流淌,这种美好已经多日不可得了。

“呵呵,姐姐原来也喜欢,原来喜欢梅花的女子,都像姐姐这般美好,只是有些事情要是,永远能如初见般美好,那就好了。”莫晓晓一边浅笑的说着,可是心里又不由得泛起了丝丝惆怅。

“哦?妹妹是有心事吧,可是哪里有那么多,人生若只如初见呢,只要永远保持一颗素心不改,即便不是初见,也有美好的。”

莫晓晓听了她的疑问,只是似有若无的浅笑,云淡风轻的说着:“只是想起了一个旧人,她同姐姐一样,是一个不染纤尘的女子,只是后来物是人非,一切都已经不负从前了,所以每每想起来总是有些遗憾。”

那白姑娘听了她的话,又安慰她到:“原来是这样呀,即便是这样也不必耿耿于怀,人生就像一条康庄大道,总有人与你同行,也总有人与你分道扬镳,这虽然值得怀念,可不值得遗憾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吧,今日又是新的今日。”

莫晓晓点点头道:“嗯,今日得姐姐一席真心的话,我已经想明白了很多,那就不耽搁姐姐的时间了,姐姐,我们就在这边吧,我往这边走,往那边走,他日我再去看你。”

“嗯,那好,秋草我们走吧。”

两人就此作别,那位白姓的姑娘,与她身后的丫鬟离开了那个小店,涌入人海茫茫之中,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她的眼里。

柳紫嫣见莫晓晓一直朝外张望着,便在她耳边说道:“小姐,那位夫人好有气质啊,长得又那么漂亮,性格还那么温婉,一看就是大家闺秀啊,才第一次见面就送你东西,这样的朋友是值得交的,不过他身边的丫鬟伶牙俐齿的,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主子都没有,她那么嚣张呢!”

莫晓晓倒是没有直接的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一边摸着那条红色的围巾,一边面带笑容,喃喃自语的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在这样的女子身边,整日耳濡目染,总有一天会被她感化的,真是富有诗书气自华,原来富有诗书气的女子,是这样的。”

莫晓晓与柳紫嫣两人从那小店出来,又到街市上买了些做八宝粥要用的各种材料,莫晓晓又偷偷一个人买了些酒水,一切准备好齐全以后,两人便相伴回家去了。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致遥远的青春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