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1)

汉纪两百二十五年,兴平四年七月。

一艘黑色的战舰,劈波斩浪,在风暴中依然坚定向前。

战舰的桅杆上,黑色的龙旗,迎着风暴高高飘扬。

穿着绛黑色的海军军服,胸前挂满了爵位勋章的将军,走到舰桥上的甲板,然后他看到了正在舰桥上抱着手沉默的一个年轻人。

于是,将军对年轻人行了一个传统的,只有贵族之间才会互致的礼仪——他微微作揖,身体前倾,双手合十而拜:“世子殿下,您在想什么呢?”

年轻人回过头,看着将军,也回了一个同等的礼节,然后答道:“不瞒君候,孤方才在想……”

“一百年前,孤的先祖与刘氏、张氏的先祖,在长安城中共同立誓……”

“以天下为重,共尊汉室,扶保社稷……”

“从此海内归一,天下皆汉……”

“是为中央之国,地上天朝!”

将军听着,肃然起敬,跟着感慨道:“开国元勋们,殚精竭虑,舍小家而用大家之义,放弃争议,以兄弟手足相待,父子叔侄论叙……”

“这是吾等后辈所远远不及的,也是元勋们之所以被称为圣人,永为后世垂记的缘故!”

一百年前,英王世子张章、唐王李玄机、汉王刘去病,在长安盟誓,约法天下。

以汉为天下主,社稷王。

汉帝之位,刘氏天子禅让英王世子章,而汉帝自去帝号,改称汉王,移身毒,最后建都身毒的滨海之地,称新长安(孟买)。

但其实,彼时的帝王之位,已经只是名誉性质的头衔。

国家真正的权力,归于内阁与州郡大臣、贤良文学共商会议。

而且,因为张氏虎踞神州本土,刘氏则据身毒之土,李氏唐王,居于远西之滨。

彼此相距遥远,以当时的条件,一年也未必能有几次官方往来。

所以,彼时三王盟誓,以兄弟叔侄论叙有关方面的地位。

张氏为兄,刘氏、李氏为弟。

同时,有关各方,实行自治。

各有各自独立的军事、外交、财政、立法与体制。

但十年后,情况就有了新的变化。

被汉军赶出身毒,流亡海疆的卫氏,横渡大洋,泛舟于扶桑,发现了殷商遗民所居的新大陆。

随即卫律之子卫殷率军入主扶桑,重建大魏。

然后,卫殷遣使来长安,与汉协商,由之,汉室大家庭多了一个以殷商大陆为地盘的新兄弟、新手足。

其后数十年,不断有贵族、遗民,泛海西走,进入新大陆,割据那些未曾被魏控制的地方。

于是建立起了数十上百个大大小小的公国、候国。

而这些国家,一方面臣属建都于大梁(纽约)的大魏,另一方面,也受长安册封,为汉臣。

至此,大汉帝国,形成了四个主要支系组成的帝国。

东有中国,西有大唐,南有大汉,北有大魏。

其中,中国依然实行执政大夫议政制度,并建立健全了贤良方士与郡国两千石共商的体制。

还修正了法律,通过《天子之法》,实行大一统制度。

既全国服从中枢,中枢服从丞相的体制,而丞相及中枢执政,则从天下郡国两千石中选拔,每任执政不得超过两任,且不得连任。

更有潜规则,不允许同一家族(五代以内的血缘关系)之人,连续出任执政或者丞相。

而移于身毒的汉王,则在新长安,建立了宗周的藩王体系。

依托着身毒海滨地区,通过控制和扶持身毒土著的土王,进儿实现统治。

至于远西的大唐,则实行着标准的军国体制。

唐王威权自用,说一不二。

一边捶打着那欧罗巴的罗马人和日耳曼、高卢人,一边从中国大量迁徙人口,争取移民。

最奇特的,则是殷商大陆上的大魏。

自从魏文王卫殷建都大梁后,这大魏就一边模仿和学习中国之制,也建立了执政大夫制度,一边又学大唐,强调魏王的地位与神圣。

所以,就搞出个四不像。

而大汉帝国,如此混乱和庞大的体系。

自然是给子孙后代,留下了不知道多少头疼的事情。

到了如今,这种事情,综合到一起,已经是让这偌大的帝国,陷入了严重的争议与分歧之中。

也就幸亏,当年那位丞相,如今被尊为圣王的英武王张子重,在其人生的最后几年,不顾老迈之躯,连续出访唐、汉、魏。

又说服本土的贵族和官员,终于在其临终前,确定了最终的国家联合体制为联邦帝国!

中国是兄长,其他三国是弟弟。

兄长负有对弟弟们的责任与义务。

弟弟们则为了对兄长感谢,愿意将外交、军事的权力上交哥哥。

各国只保留最基本的军事权力,譬如警卫、护军、卫生医疗等等。

但遂行战争的军队,则全部受长安指挥。

此外,各国还同意,愿意修改各自的法律和制度,使其不与中国的根本法违背。

所谓根本法,便是俗称宪法的那十二部法律。

此外,各国还上缴了大部分的财政权,只保留一部分税收,用于维持本地地方官员的开支。

当然了,做出了这么多牺牲。

作为本土的中国,牺牲也很大。

不仅仅是经济上,要扶持这些落后的欠发达的弟弟们。

更要全面负担各国的国防与海防,同时还要承担起救灾和赈灾的责任。

此外最重要的就是正治上的让步了。

丞相,这一代表天子,遂行统治的职位以及辅佐丞相的执政大夫们,也需要由三国的两千石、贵族们选举。

而且,为了照顾这些弟弟们,三国在选举中还颇有优势。

一般,只要一国横下心来支持某位候选人,丞相未必能选上,但执政大夫却稳稳的。

在史书上,这些事情,自然是被记录伟光正。

天子、英武王、魏文王、汉宣王、唐明王,个个都是为国为民,个个都是舍小家而顾大家。

但只有局中人才知道,当年的事态有多么凶险!

年轻人就深知这一点。

他看着脚下的这艘钢铁战舰,以及舰首那三联装的巨大炮口。

便想起了自己祖父和自己说过的事情:“永德三十二年正月,汉丞相英王张毅,亲乘伏波号战列舰,率一百三十二艘战舰组成的无敌舰队,巡游四海,舰队所至,所向睥睨!”

“罗马庞贝港,因其不臣,而被三轮炮击,毁于齑粉!”

“于是,英王幸成纪港,与明王会……明王退而语左右:英王虽老,其人如虎,孤与英王会,只觉如芒在背,如针在身,只能唯唯喏,三拜而稽首……”

所以,哪有什么舍小家顾大家,哪有什么元勋先王,弃小义而归中国,天下兄弟手足如一家。

分明就是人家,巨舰大炮,不敢不服!

想着这些事情,年轻的唐王世子,便抚摸上了自己腰间的唐王佩剑。

这时,前方忽然有灯光照射而来。

在风浪的尽头,一座巨大的军港,已是近在眼前。

“新江都到了!”将军看着前方的港口,欣喜不已。

而年轻的唐王世子也连忙探头看去,就见那军港前方,有一艘巨舰,正在准备入港。

庞大的舰身,宛如海岛一样,一座座巨大的炮口,让人望而生畏。

“这是长安号吧!”

“传说排水量八万吨的巨舰……”唐王世子感慨着:“汉洋舰队的旗舰!”

将军却是摇摇头,道:“世子,您看,这艘的弦号是甲乙,乃是长安号的姊妹舰雒阳号,去年刚刚入役的东海舰队旗舰……”

“雒阳号既来,安乐公主殿下,应该也到了……”

年轻的唐王世子顿时就苦瓜着一张脸。

如今,随着大汉帝国的不断发展,各国王室基本都已经丧失了权力,或者主动放弃了干涉正治,转而开始歌舞升平,玩起了垂拱而治。

但王室的年轻人,却都要作秀。

或参军,又入学,与平民同在。

这样才方便那些御用文人和保皇党的人,在报纸上吹嘘‘王室有贤才,天下有福’。

安乐公主殿下,正是如今的天子爱女。

同时也是所有王室成员恐惧的源头。

因为这位公主殿下,年不过二十,就已经大汉东海舰队的军候。

从小到大,这位殿下都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

各国王室子弟,无不活在这位殿下的阴影下。

更麻烦的是——这位殿下,迄今未婚。

而张家天子,素来都是爱女狂魔——因为那位英武王在世时,就以爱女而天下知名。

所以之后历代天子,为了标榜自己乃是真正的武王后裔,也都开始了秀爱女天赋。

而如今的天子,即位已经十五年了,但却只有这么一个女儿!

这就更加加重了这位安乐殿下的名声与地位。

于是,汉、唐、魏,从君王到大臣到国民,无不殷殷期盼着自己的世子,可以抱得美人归。

唐王世子来此,就是来相亲的。

除了他,魏王世子和汉王世子,也都在磨刀霍霍。

想到这里,唐王世子便从自己的口袋里,翻出一张照片。

黑白色的相片上,一位身穿着标准的海军黑色军服,戴着一顶平顶帽,持着利剑,站在巨大的炮口前,英姿飒爽的公主,正在挥手微笑。

而这张照片,也是目前天下知名度最广的照片之一。

就在此时,远方忽然传来汽笛声。

唐王世子闻声看过去,却见是两艘小小的汽轮船,在风暴中慌不择路的疾驰。

而在他们身后,一艘挂着汉王旗帜的海警船穷追不舍。

“这样的天气,居然都有人敢犯禁出海……”唐王世子叹道:“他们不要命了吗?!”

如今的中国,是真正的地上天朝,中央之国。

中国宪法明文规定,所有海滨的所有产出,全数归于天子所有。

因为这是上天给天子的产业。

但天子仁德,准许中国人民从海洋中采用属于他的资源。

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这样做。

为了长远发展和子孙后代,宪法授权各联邦王国,制定符合区域和地区资源现状的政策。

实行配额捕捞。

于是,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非中国人该怎么办?

答案当然是禁止!

在从前,这个问题不大,有能力出海进行机械化捕捞的,只有中国人。

但最近十几年,随着本土的产业升级,大量淘汰的蒸汽船被卖给了各地的土著。

这些人无法得到配额,就只能从事运输业,靠给企业和官府转运物资,赚点辛苦钱。

但,毫无疑问,利润最大的依旧是捕捞业。

所以,违禁之事,层出不穷。

唐王治下还好,大部分居民早已经归化。

但汉王之地,却是出了名的混乱。

特别是随着汉王地区承接了来自中国本土的工业转移,劳动力需求暴增,大量土著进入城市。

这个问题便层出不穷。

所以,汉王的海警队伍,连年扩编。

到得如今,已经拥有了上百艘海警船和渔政船,准备打击违法捕捞和非法捕捞。

自然,土著卖来的汽轮船,是怎么都跑不过这些汉王从中国本土的江都造船厂订购的船只的。

所以,没多久,海警船就追上了那两艘逃窜的汽轮船。

接着,就是端着钢枪的海警警员,登上了那两艘船,将船上的人一个一个的抓进了海警船。

等待他们的将是劳役和严苛的处罚!

但,年轻的唐王世子,一点都不同情这些人。

在他前面的将军,看到这一幕更是吐了口吐沫:“他们这是自找的!”

“自作孽,不可救药!”

想当年,江都候辛庆忌,初建江都城,好心好意,要将仁义与王化推广给这身毒的土著。

结果,他们选择了拒绝,并进行了反抗。

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想在这片土地上推广王化与仁义。

最多,接收一批高层贵族和土王子弟,将这些人培养成士大夫。

而这些新兴士大夫们,在接收了汉家的文化与教育后,在城市中,在遇到中国人时,个个都是满嘴子曰。

但回过头去,欺压自己人,毫不手软。

迄今为止,这片土地上的土著,都是有等级的。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我要做门阀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