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1)

汉纪两百二十五年,兴平四年七月。


一艘黑色的战舰,劈波斩浪,在风暴中依然坚定向前。


战舰的桅杆上,黑色的龙旗,迎着风暴高高飘扬。


穿着绛黑色的海军军服,胸前挂满了爵位勋章的将军,走到舰桥上的甲板,然后他看到了正在舰桥上抱着手沉默的一个年轻人。


于是,将军对年轻人行了一个传统的,只有贵族之间才会互致的礼仪——他微微作揖,身体前倾,双手合十而拜:“世子殿下,您在想什么呢?”


年轻人回过头,看着将军,也回了一个同等的礼节,然后答道:“不瞒君候,孤方才在想……”


“一百年前,孤的先祖与刘氏、张氏的先祖,在长安城中共同立誓……”


“以天下为重,共尊汉室,扶保社稷……”


“从此海内归一,天下皆汉……”


“是为中央之国,地上天朝!”


将军听着,肃然起敬,跟着感慨道:“开国元勋们,殚精竭虑,舍小家而用大家之义,放弃争议,以兄弟手足相待,父子叔侄论叙……”


“这是吾等后辈所远远不及的,也是元勋们之所以被称为圣人,永为后世垂记的缘故!”


一百年前,英王世子张章、唐王李玄机、汉王刘去病,在长安盟誓,约法天下。


以汉为天下主,社稷王。


汉帝之位,刘氏天子禅让英王世子章,而汉帝自去帝号,改称汉王,移身毒,最后建都身毒的滨海之地,称新长安(孟买)。


但其实,彼时的帝王之位,已经只是名誉性质的头衔。


国家真正的权力,归于内阁与州郡大臣、贤良文学共商会议。


而且,因为张氏虎踞神州本土,刘氏则据身毒之土,李氏唐王,居于远西之滨。


彼此相距遥远,以当时的条件,一年也未必能有几次官方往来。


所以,彼时三王盟誓,以兄弟叔侄论叙有关方面的地位。


张氏为兄,刘氏、李氏为弟。


同时,有关各方,实行自治。


各有各自独立的军事、外交、财政、立法与体制。


但十年后,情况就有了新的变化。


被汉军赶出身毒,流亡海疆的卫氏,横渡大洋,泛舟于扶桑,发现了殷商遗民所居的新大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