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雾潮阴影

        而在那花苞中显露出身躯的人影,每一个尽管是仿佛种子一般,仿佛花苞本身形成诞下的一部分,但它们的面孔上,都是带着恐怖不堪的表情,仿佛它们并非诞生下来,而是被限制了行动,被困住了一般。

        然而,更加可怕的是,这些表现得仿佛被困在花苞中的人影,形形色色的人或者怪物,在下个瞬间,便“溶解”了。

        这种吞食,同样包括那巨大的触手巨鲸。

        触手般事物组合成的诡怖巨鲸,刚刚与雾潮相撞,将雾潮击退些许,便迅速溶解。

        深空之上回响的、带着惊怖感的回音,在那诡怖的巨鲸身躯溶解之时,让这场景显得更加可怖。

        不过,几乎是同一时间,在那一根根贯穿高塔的枝蔓根须最靠近雾潮的地方,一个个宛如坟冢般的花苞,很快生长出来。

        巨大的枝蔓上,那巨鲸和其他被雾潮溶解的人和怪物,便再次随着花苞拱起、绽放而显现出身姿。

        但是,在这一次显现过后,那诡怖的巨鲸,那湿润的,仿佛连实体都没有的虚幻身形,仿佛产生了什么变化。

        那诡怖的、仿佛能够溶解一切、毁灭一切的雾潮,与那诡怖巨鲸再次相撞的刹那,巨鲸的身躯,却并没有遭到侵蚀。

        不过......

        由那巨鲸喷吐而出的、宛如声波般的浪潮,却还是被雾潮所腐蚀了。

        不,更准确的说,这宛如潮涌的声浪呓语,被粉碎了。

        轮廓、特征......一切具体的事物,都被粉碎了。

        包括“声音”。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