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直射而下,落到一半,又被层层叠叠的树叶过滤,漏到他身上则变成了淡淡的光晕。

少年一头寸发干净利落,一身与他人无二的校服洗的有些发白,斜斜的挂在身上。

他的身高腿长,纯白色衬衫衣扣自喉结向下解开两颗,露出一点性感的锁骨,领带松松垮垮的搭在脖颈上,明明是统一版型的深棕半西装长衣长裤,穿在他身上,硬是被穿出一股别具一格的痞气慵懒味道。

他睡眼惺忪的抬眸,向男生们扫了一眼。

刚刚还跟活兔子似得男生们,在看到陆野的瞬间,就熄了火。

陆野嘴里叼着一根柳枝,眉眼间透着一股张扬。

见他面露不悦,袁敬冰赶紧询问:

“野哥咋了?是不是这丫头吵着你了,我这就把她拎走。”

说着他就走了过来,没成想他还未走近,陆野就先转过身,面对面的看向念念。

他的个子奇高,她在他面前就像个小布娃娃,又小又弱,没有一点还手之力,只一眼,他心里那点坏心眼就翻了出来。

她越是可怜,他就越想欺负她。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陆野伸出带着薄茧的手掌,一把按在念念头顶,禁.锢着她的小脑袋瓜,垂眸看着她的眼睛,坏笑道:

“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念念小脸紧绷,秀气的鼻头渗出丝丝汗珠,透着粉的唇动了动。

她没想到,这辈子会这么早遇到他!

要说让念念记忆犹新的人,除了余家人外,排在第一位的就是陆野了。

这个男人脾气坏的厉害,阴晴不定,狂妄跋扈,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欺负她,每次见到她都要把她弄哭才肯罢休,所以,重生后念念打定了主意,这次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远离他。

陆野以为,她会像其他女生一样搬出老师来吓唬他,或是跟极少数人一样没骨气的求饶。

没想到,她说的却是:

“我是值日生,来打扫卫生的……”

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柔,近距离的听,似乎比那天朦朦胧胧的更软更糯,一时间陆野的心里,像有无数只小奶猫,一同露出小爪子在他心尖上挠。

挠的他心烦气躁。

“艹!”

他低咒一声,松开了钳着念念的手,转过头把嘴里的柳枝吐了出去。

得了自由的她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宽松的外套,少年余光始终在她身上,越看眉头紧皱。

这姑娘有点迷,你要说她怕,她表现的比谁都淡定,若说她不怕,她看起来又比谁都可怜。

这时陆野突然回头:

“小东西,你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我们可都不是什么好人,你还敢来招惹?”

念念不语,只仰着头,静静地看着他。

看着小姑娘被吓得小脸煞白,陆野坏心眼的笑出了声:

“这就怕了?我们还没做更过分的呢。”

更过分的……

听到这句话,念念面色一僵,突然想起上辈子陆野发疯时压着她撒野的景象。

就在念念紧张万分的时候,上课铃声响了起来,陆野闻声挑了挑眉,随后不轻不重的在她头顶拍了拍:

“这次就算了,下次再看见我们记得绕路走,听见了吗?”

念念目光直直的看着前方,闻声后,动作认真的点了点头,良久后,像后知后觉的轻声道:

“好。”

她的动作慢的出奇,一举一动又那么乖巧听话,若不是长相问题,可能还真就有几分可爱。

这下别说郑修看不下去,就连平时吆五喝六的袁敬冰都有些不忍心,他深吸了一口气,扯了扯陆野的胳膊:

“行了野哥,一个小姑娘而已,别再吓哭了!”

哭?

陆野闻言眸色一暗。

他还真挺想看看这姑娘哭的,他想知道她哭起来是不是也这么一副乖的要死的样子?

陆野自母亲去世后就受了刺激,性格极端暴戾,这几个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们都知道。

看到他这模样,袁敬冰心里咯噔一下,联合钱龙郑修二人好说歹说把人给拉远了,临走前袁敬冰对念念劝到:

“小可怜今天你幸好遇到的是我们,换个人都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听哥哥话,下次这地儿就别来了啊。”

念念站的笔直,听闻袁敬冰的话微微一笑:

“好,我知道了。”

看的袁敬冰心里一软,这姑娘也太他妈乖了!

看着逐渐远去的一行人,念念捏了捏手心里的汗珠,她松了一口气,闭上眼缓了缓,浑身力气仿佛被抽干。

陆野……

她轻叹一声,秀气的眉头一皱,小脸纠结的望着教学楼方向。

上辈子初次遇到他时,自己被母亲赶出家门,无依无靠的她不知道走了多久,最终在一处破旧的烂尾楼前晕倒,醒来时就看到了把她捡回去的他。

他的性格真的是坏到不行,发起疯来无人能阻,连天都敢捅破。平时不是欺负她就是吓唬她,而她怕他,也是真。

所以,这辈子哪怕是认怂,她也不想再跟陆野纠缠在一起。

就在她愣神儿的时候,远处一位巡逻的老师看着发呆的念念,疑惑的冲她摆了摆手:

“那位小同学,已经上课了你在那里做什么呢?”

老师的声音唤回了念念的思绪,她抬起头,眨了眨水灵的大眼睛,这才想起来已经上课了。

她‘呀’的一声匆匆忙忙的拎起扫把边跑边对老师道:

“我这就回去……”

老师看着念念背影摇了摇头:

“现在的孩子真是,哎,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回到教室时,英语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大概是平时念念表现一直不错,看到迟到的她老师并没有说什么。

————

嘉逸私立学校位于市中心最好的位置,这所学校以贵闻名,T市不小,但凡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孩子几乎都在这里上学。

当然,为了平衡教学质量,还不能全靠钱。

所以每年学校都会免费录取一些真学霸,一旦录取,不但食宿全免,每年还会额外给她们一些补贴,以做奖励。

正是这样,在这所学校里学生们就被自动分成了贫富两端。

穷人发了狠的学习,而富人就只管攀比结交,后路家长们早就已经替他们铺好了。

总体来说,嘉逸贵自然有贵的道理,聘请的老师全部都是业内精英,学校设备完善,无一不精。

高二年级十三班教室里,老师正在讲台上奋书疾笔,讲台下,学生们坐的笔直。

唯独最后排的某个座位上,一个剪着寸头的少年枕着胳膊躺在课桌上补觉,西服外套搭在身上,盖住他一小半脸。

他前座,钱龙和袁敬冰正扯着一本新出炉的少女漫画,兴致勃勃的讨论着。

“卧槽皇上你快看,这是新出的人物吧?!!”

钱龙顺着他指的地方看了一眼,瞬间瞪大了眼睛:

“卧槽御姐!我喜欢~”

他们猥.琐的笑声一阵接一阵,陆野露在外面的手指动了动,他睡得并不踏实,呼吸间好像总能闻到一股甜甜的味道。

这味道像是栀子花香,清新淡雅,又有点像牛奶,甜而不腻。

总之,这个味道像勾了魂一样,把他搅得心神不宁,连个觉都睡不着。

翻来覆去半天后,他猛地抬起头,眼尾一厉,发泄似得一脚踹在了前座二人的椅子上:

“上课呢不知道闭嘴吗,吵死了。”

钱龙和袁敬冰对视一眼,钱龙吓得缩了缩脖子,袁敬冰咽了口口水,奴才似得捧着新得的宝贝给陆野献了过去。

“野哥,最新款漫画,我排了一下午才买到,要不要一起看?”

陆野懒洋洋的瞥了一眼袁敬冰,薄唇微抿,带着一点不甚愉悦的神情,接过漫画,随手翻了翻。

钢铁直男·野,越看眉头皱的越紧:

“这他妈都是什么鸡.把玩意儿?”

脸画的跟锥子似得,胸前挂着两坨快炸裂的肉球,腰画没了,腿长破天。

这他妈确定还有个人样?

咦……

看着图里搔首弄姿的女人,他嫌弃的撇了撇嘴,

这他妈还没有他家隔壁老太太养的穿衣服的金毛像个人,全脸就剩一双眼睛,跟个ET似得,也亏得将军对着她能撸得出来。

手一动,香味更浓。

陆野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前座二人,低声问到:

“你们喷香水了?”

钱龙和袁敬冰被问的一愣,随后快速摇头否认。

啧,亏他问的出来,一群大老爷们儿,臭汗味还不够么,哪里会去喷那个!

看得出他们没有撒谎,陆野闻着尽在眼前的香气,心里更加烦躁。

他随手把漫画给眼巴巴望着他的袁敬冰扔了回去,随了然后靠在椅背上,伸手捏了捏眉角。

一抬手他闻到了更真切的甜香。

犹豫一下后,他慢慢把手凑到鼻前嗅了嗅……

艹!

就是这个味儿!

找到源头后他更疑惑了,自己手上怎么会粘上这么要命的味道?

明显这味道是小姑娘才有的。

小姑娘?

陆野眼前瞬间浮现了那个带着厚厚眼镜,看起来有点呆,有点蠢的姑娘,那会儿欺负她的时候,他好像也闻到了类似的味道。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狂妄的他,只属于我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