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大恩大德

沈忬辰应了一声:“那我吩咐人帮你准备马车,就当做我的赔礼,如何?”

林笙玥倒是也不客气:“你就这般小气,赔礼仅仅是找辆马车送我回去?”

“那倒是不止。”他无奈失笑,道:“赔礼是一整辆马车,你总是来镇上来城里,没有马车也不行,我吩咐人给你准备一辆,你就留着备用吧。”

听到这话,林笙玥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倒是不赖。”不是她不要脸,是她真的觉得朋友之间不用计较这些,这还是公孙翊教给她的,她连两个小孩都留在公孙翊家了,再‘恬不知耻’的和沈忬辰要一辆马车,也没什么。

况且她也明白,这样一些小事对沈忬辰和公孙翊来说,是真的只是小事,等她日后有了能力,一定会加倍的报答给他们。

沈忬辰就喜欢和爽快的人做朋友,当下竟然有点觉得,公孙翊会喜欢上林笙玥也是情有可原,要不是因为身份差距实在是过大,他倒是可以助自己的好友一臂之力。

就在公孙翊到达镇上的时候,沈忬辰的马车也已经准备好了,林笙玥和林启儿还有林蝶儿道别,嘱咐两个小孩要安分守己之后,便坐上了马车,在马车开始行动前,她掀开马车帘子看着外头的沈忬辰,道:“今天谢谢你的马车,来日我会报答你的。”

沈忬辰一愣,继而挑眉一笑:“我等着。”

林笙玥回以一笑,然后放下马车帘子,示意车夫行动起来。

沈忬辰准备的这驾马车虽然没有公孙翊的那驾大,但内里的布置也很是客观,该有的东西应有尽有。

林笙玥把小桌子移到一旁,继而从柜子里拿了床毯子出来,盖在身上就开始闭目养神,马车晃晃悠悠的,她养着养着也就睡了过去。

而此刻的公孙翊正坐在碎玉轩的包厢内,楼玉亲自上了一桌丰盛的午餐,继而道:“林姑娘应当还是住在主子哪儿吧,还烦请主子回去跟她说一声,这店里头的鱼快用完了,要是不干净派人送来,店里头就没得用了。”

林笙玥上次在被林宇叫到镇上来住的时候,提前备了好些鱼让林长英送过来,但如今也快用完了,而这鱼没有她林笙玥,又谁都抓不到,所以楼玉只能来和公孙翊说一声。

公孙翊点了点头:“我回去会转告她的。”

楼玉松了一口气,又道:“那属下便先退下去了,主子您......”

“慢着。”公孙翊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但把人叫住后又一直不开口。

她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等着面前这个人什么时候心情好了,什么时候再开口。

过了不知道多久,公孙翊突然道:“楼玉,你跟在我身边,有几年了?”

“细算一下,也有十三年了。”楼玉眼底闪过一抹回忆的神色,她今年二十五,公孙翊二十二了,她整整比面前这个主子大了三岁。

而当初跟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左右也不过才十岁。

“十三年了。”公孙翊呢喃了一下,半响后,突然道:“你今天二十有五,就算是宫里头的宫女,这个时候,也可以出宫成亲了。”

楼玉听到这话后心里顿时一惊,连忙跪了下来:“主子,您可千万别赶属下走,属下左右不过才二十五,还能再帮主子办几年事的。”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的会赶你走?”公孙翊无奈的摇了摇头,用眼神示意她起身。

不是要赶她走?楼玉哪里敢起身,依旧有些担忧的看着面前的人,半响后,小心翼翼的询问:“那主子的意思是?”

公孙翊眼底闪过一抹笑意:“我听阿玥说,你和她家四叔,早就交好了?可是这样?”

楼玉瞬间明白过来他的意思,脸上顿时一红,脑袋也低了下去,沉默半响后,还是打算为自己争取一回,故而便应道:“是,我和林青,早就互许终身。”

“属下原本也是想着,等主子那天不要我了,他还要我,我便同他成亲,安度晚年。”

倒是没有想到她会这般直白,公孙翊微微一愣,继而道:“到时候你都人老珠黄了,他还能一辈子为了你未娶?”

他挑了挑眉,又道:“之前我听你说过,这碎玉轩原本是他一手建起来的,对吧?你要他就给,且给的义无反顾,还一直守在你身边,倒也是个真情实意的男子,你嫁给他的话,不亏。”

楼玉猛的抬头看过去,眼中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之色。

而公孙翊则自顾自的道:“你的嫁妆便是这碎玉轩吧,从今往后,这碎玉轩你自己当家做主,还有一些厚礼,我也会让人着手准备,我浮生门的使臣要出嫁,嫁妆自然不能少。”

话音一落,他又转头看向楼玉,一字一字的道:“只是你千万不要忘记了,你身为浮生门使臣的职责。”

浮生门除了掌门下手的四大护法之外,地位最高的便是二十四使臣,分布在全国二十四个城市,各有各的营生,负责每个城市的情报。

所以楼玉在浮生门内的地位不低,本来以为这一辈子也就为主子做牛做马到老,是不能有自己的生活的,但是没有想到......

“主子,大恩大德,属下无以为报,只愿今生今世,永生永世,都为主子做牛做马,报答主子当初救命之恩,以及现今,成全之恩。”楼玉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眼眶已经红了,就连声音里头也带着哭腔。

她父母都是江湖人士,十三岁的时候被仇家找上门来,灭了门,恰逢年幼的主子从她家门口经过,顺带救了她,要不然她早就是孤魂野鬼,救命之恩在前,她理应做牛做马,不敢又丝毫怨言。

而现在主子还成全了她与爱人的婚事,她自当感激涕零。

公孙翊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得多谢阿玥才对,要不是她劝说的我,我还觉得你生是浮生门的人死是浮生门的鬼,这一辈子都只能锁在浮生门。”

“主子,就算属下嫁人了,那属下也依旧生是浮生门的人,死是浮生门的鬼!”

农门药香:拣个郎君来种田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农门药香:拣个郎君来种田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