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第 88 章

风暴01

“傅氏军工科技从创立伊始, 第一宗旨就是为全联盟人民服务, 为人类在太空探索和空间发展上做贡献。傅青松、傅凯, 到我傅落银这里第三代,我们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问心无愧。”

傅落银说, “我承认我在b4安全维护上的失职,出现了意外的情况,但对于其他的一切指控, 我不接受。”

他站在大厅正中央, 神情镇定,脊背笔挺。

距离傅落银被收押已经过了两天,审判庭上坐满了人,九处和航天局分坐,左边为首的地方, 禾木雅目视前方,审慎地看着他。

另一边, 傅凯神情凝重, 由于傅落银是他的亲生儿子, 审判时采取回避政策,代替九处坐在审议位置的人是九处副处长,以及七处处长肖绝。

这是一场漫长的辩护和审判对决, 室内的气氛空前压抑。

审判长提问:“按照程序, 星际联盟法庭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请如实作答。”

傅落银:“请问。”

“对于b4加密系统中的自毁程序,你是否知情?”

傅落银:“不知情。相关情况,我想调查过后会有一个交代。”

“您确定您完全不知情,没有听说过任何有关自毁程序的情况吗?”

“没有。”

联盟总务大楼,警务处。

大楼中央人来人往,中央主控室里挤满了人。

“董副科长,笔记印痕分析结果出来了。”一个小职员跑来报告,董朔夜一反常态,神情紧张,眉头深锁盯着屏幕。

“放在这里吧。”董朔夜淡淡地说。“现在这件事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

小职员不敢多说。

他依稀也听到了一些情况——七处副处长被抓了,而傅落银和眼前的董副科长仿佛是关系很好的老同学。最近联盟里风向异样,没人说得清正在发生什么事,而今,调查b4自毁程序和泄密情况的案子被推到了董朔夜头上。

其他人都已经被派出去了,只有董朔夜还留在办公室里没有离开过。

给董朔夜安排这个任务的人,名叫董朝夕,是董朔夜的亲姐姐,董家排行老大、也是最受宠,地位最高的年青一代,这个命令直接从二处下达,越过警务处一处科长,直接指向董朔夜这个副科长本人。

小职员走了,办公室门被关上了。

董朔夜拿出手机,看见了他大姐刚刚发来的短信:“傅家不宜依靠,来日漫漫,当心己身,识时务者为俊杰。”

董朝夕身在二处情报局,对联盟里这些风向一向都一清二楚。她以前一直不怎么联络董朔夜,家里兄弟姐妹彼此疏离,各自往上爬升,她一直像个葛朗台一样捧着那点信息,为的就是在董父面前的位置永远独一无二。

不过她自己婚姻不幸,嫁了几个男人,最终都因为受不了她的性格而离婚。眼看着年龄越来越大,慢慢地也开始力不从心,于是也把主意打到了董朔夜的身上。董朔夜是他们这一代最小的孩子,也是性格比较独立的一个孩子,在家中较为边缘化,如果能够纳为己用,那么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次她放出信号,把调查权给了董朔夜,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示好,也是给董朔夜一个和傅家撇清关系的机会——如果警务处出具报告,证明自毁系统是傅落银自己授意安装的,那么就可以坐实傅落银渎职的罪名,也可以顺理成章地怀疑,傅落银蒙骗联盟七处安装自毁程序,是否别有企图。

如果这次大换血成功,他也许会再进一步,捞得一个更加飞黄腾达的机会。

“大姐看来已经站在航天局一方了。”董朔夜喝了口茶,眼底居然浮现出几丝笑意,他喃喃念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焉知我不识时务?这次站队对了,你多一个人情,站错了,责任在我。全家可没有几个傻子会上这种当。”

他点击了删除短信,站起身来,准备赴他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大的赌局。

他已经为这个赌局准备了十多年。

“请问被指控人,b4计划是否被傅氏军工科技用于过人体项目?”

“我们进行过遗传病基因治疗和免疫提升治疗——”傅落银刚说了一句话,就被打断了。

“请回答是或否。”

傅落银环顾周围一圈,波澜不惊地说:“是。”

“那么您是承认曾将b4技术用于人体项目了。”

傅落银笑了一下:“你的问题误导性很强,我回答是或否,你们纪录的内容会有任何区别吗?”

在场的人纷纷议论起来,一片沸腾之势。

“这是联盟最高法庭,不是问答节目!”法官说。“肃静!”

“请问被指控人,是否曾将基因改造用于临床项目?请回答是或否。”

傅落银说:“所有的治疗手段通过认可之前都必须经过临床试验,包括药品发行。我们在先天自闭症、21-三体综合征等人群中召集了志愿者,一切流程经过联盟许可。”

“请回答是或否!”

傅落银静静地说:“请回答是或否——我回答是或否,对你们纪录的内容会有任何根本上的影响吗?”

大厅里又是一片哗然,甚至有些年轻点的旁听员笑出了声。

傅凯的表情也是精彩异常——他一直知道自己这个小儿子一身反骨,离经叛道,但是没想到傅落银会把这种离经叛道一直保持到这种场合下。

这种情况下,他甚至还生出了些许的欣慰和骄傲——他这个小儿子,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是能抗住各种重压的人!

“肃静!”

大厅门被推开了,进来的人直接报告道:“警务处调查结果已出!是否要现场报告!”

坐在中间的董朝夕往门口看了一眼,随后收回视线,端庄矜持地理了理自己的裙摆,举手提议:“建议现场报告。”

大厅里讨论了起来,审判席上正在进行投票。

门外,董朔夜拿着文件夹,安静地等在一边。

他知道这样的流程需要多久,也并不着急,然而没过多久,他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道有些耳熟的声音:“我能进去吗?傅落银是在里面吗?”

董朔夜回头看去,意外地看见了一张苍白漂亮的脸。

他有些意外:“林水程?”

林水程整个人苍白得可怕,透着一种极度透支精力和体力之后的疲惫,恍惚看一眼还会以为看到了鬼。

但是就是这样的情况下,林水程身上居然还焕发着非常强的精力和活力,他的眼神清醒而富有穿透力,直直地向他看了过来,微微颔首。

立刻有人围过来:“你是干什么的?”

还有九处人员快步走了过来,直接叫了他的名字:“林水程!”

林水程看到他的脸时,愣了一下。

这个人正是连续两次直接联络他的那个九处干员,看制服,等级还不低的样子。

“傅凯将军让我在这里等您。”九处干员低声说。

林水程点了点头,接着指了指自己手里的文件,声音沙哑:“我们恢复了b4核心数据,现在能进去吗?”

他身后,金·李也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不顾自己在哪里,又开始大叫起来:“一定得进去!!一定得让小傅总出来!!这个姓林的男人太可怕了,如果小傅总倒了,我不敢想象以后都是这个姓林的人当我的甲方的日子!我的脑子和身体都需要上保险!!”

两天时间,五个人的连轴转,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下,他们花了二十个小时破解出来最后的物质信息。虽然不一定是准确信息,但是他们直接做了合成实验,做出来和样品虽然有些出入,但是已经可以作为确定结论上报了。

林水程只用了一次镇定静助眠,他压根儿只睡了三个小时。

金·李差点被林水程逼疯,他硬是被林水程的节奏逼得抖出了四百多个方案——每一个方案刚提出来,林水程都会迅速进行演算、推论,然后再推翻。林水程好似一个冷酷无情的精密ai。

很少有人能跟上金·李的思路,但是林水程做到了,经常金李只提出了一个雏形,别人都还没听懂的时候,林水程就可以迅速反应并且进行建模、推演核实

就这样一个一个推翻下去,他们最后找出了可能有效的两种结构,林水程核实方案可用时,全场人都差不多累瘫了。

他们达成最大的共识就是:林水程是魔鬼!

“请把这件事交给我,林先生,非常感谢您。不过傅凯将军希望您现在帮他另一个忙。”男人向他递出一张表格,“请放心地将这边交给我们,不用担心。您能加入这次的数据恢复,将军已经知道了,他让我代表他表达对您的感谢,非常感谢。”

“但是您的当务之急,仍旧是将军希望您做的那件事。”男人低声说,“这是战争,无论是您还是二少爷,我相信您二位都会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在前线追查中,我们已经有干部牺牲了,所有人都在为之努力。傅凯将军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内部消耗中,但是现在没有办法。”

他不再隐瞒,至此,林水程终于确认了——一直以来监视他、保护他、和他联络的,是傅落银的父亲,傅凯本人。

林水程接过表格,看见上面是批示过的信息:“犯罪信息部b级权限批准听证审核申请通过,审核时间如下,请准时抵达联盟总务大楼a栋a771报告厅完成报告。”

时间是三天后,除夕夜。

这也是傅凯能够最大限度破例为他通过的申请。

他沙哑着声音说:“好。”

金·李通红着眼睛过来抓林水程:“走了,哥们儿,小林总,我亲爱的甲方先生,回去休息了,我们进不去,呆在这里也没什么用,睡一觉后,等待好事来临吧。”

林水程被他拽得晃了晃,他踉跄了一下之后,回头看着九处干员,嘴唇动了动:“他……他怎么样?”

“二少爷很好,他也希望您好好的。”干员说。

林水程点了点头,不再问话,他被金·李拽着离开了。

他很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浑身放空的状态,大脑在长时间高度紧绷和缺乏睡眠的情况下,已经自动拒绝了各种复杂指令,比如他发现自己无法理解电梯里禁言提示的词义,他眼里的文字图像扭曲变形,他的世界像是电视上的雪花噪点一样,嗡嗡地天旋地转。

但是他还能保持清醒,他想起来,就在自己头顶的某个大厅里,有个人还在等他。

“我代表警务处宣布对两天前的random攻击案的部分调查结果。”

大厅里,董朔夜平静地站在发言席上,“针对b4被置入非正态状态自毁程序的调查已经出现了结果,调查结果显示,这个程序确实是傅家人植入的。”

董朝夕在二处席位上满意地笑了,周围再次掀起了不止歇的骚动声。

“真的是傅家人做的吗!”

“他们这样岂不是等于做好了随时关闭b4项目的准备!联盟投入的成果,他们也要据为己有吗!”

禾木雅抿着嘴,一言不发。

傅落银和傅凯都没什么表情,依然沉稳镇定,没有丝毫波动。

董朔夜继续念:“这个操作纪录在两年前,执行人的名字叫楚时寒。”

“他的确是傅家人,也是傅氏军工科技曾经的领头人,两年前,b4计划处于开发初期,虽然已经与联盟达成协议,但核心部分并未并入七处联盟国家项目,属于傅氏军工科技的私有核心科技,警务处调查认为,楚时寒作为领头人,合法拥有植入自毁系统的权限。”

“如果要使指控成立,请指控方提交傅落银对此事知情的证明。如果无法提供,那么傅落银不知情、无责任的结果,即为警务处的认定。”

“以上,是警务处针对有关傅落银指控的全部调查结果。”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