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尤舒愣愣呆呆的盯着被她印了唇印的衬衫领几秒回神就慌了,立即扯了一张餐巾纸,一边道歉一边替易明深擦衬衫领,“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的小手拿着纸巾擦拭衬衫领口的唇膏印,她柔软的指背有一搭无一搭的在他脖子上滑过,像是小猫的爪子轻挠在他的心口。

易明深喉管一紧,低沉的嗓音很哑,他侧过脸道,“没、事。”

尤舒没料到易明深回忽然侧头,她柔软的唇瓣毫无征兆的贴上了易明深下颚,一秒之内尤舒如同触电一般落荒的退开。

顷刻之间车内燃起一抹暧.昧之色,两人背脊皆是一怔,呼吸都不太顺。

尤舒柔软的唇瓣贴上那刻,易明深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上那种压制许久的热量正在徐徐上升。

易明深默默地将车窗开了一条缝隙,一股冷风灌进。

“老大,你是想听风声吗?”前面不知情的牧南冻得瑟瑟发抖,实在忍不住的出声。

“我热。”易明深从容不迫的解了一颗最上的衬衫纽扣。

“……”牧南默默吐槽,这么冷的天气你热?你咋不去北极吹呢?

“……”易明深这样的动作让尤舒窘迫到家了,她扶额盯去车窗外看,至于在看什么,她也不清楚。

下高速,尤舒想来想去刚才的事情,是她不对在先,今天是她太丢脸,怎么就靠到他肩上去了,还把口红印在了他衬衫上,窘到家了。

尤舒犹豫片刻,抿唇小声的说,“那个刚才抱歉啊。”

易明深吹了一阵冷风,身上的热度散了不少,恢复正常道,“没事。”

尤舒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落在被她引了唇膏印的衬衫领上,试探开口,“要不,我去买一件衬衫还你吧?”

易明深停下上划手机的动作,深眸看向她,嘴边一丝笑,“好,我们先去办入住,再去附近去逛一逛?”

“好。”

“附近有几家民宿还不错,你看下喜欢哪个风格。”易明深把手机递她。

易明深选的几家都不错,尤舒最终选了像游乐场的民宿,“这家吧。”

易明深看了她的选择,笑了,“喜欢这家蓝胖子?”

尤舒白他一眼,什么蓝胖子嘛,人家有名字好吗!

易明深把地址发给牧南,按照路线到了民宿酒店。

酒店内设很震撼,院子里很大,院子中央有个巨型的滑滑梯,旁边还有个海盗船和旋转木马,像个小型的游乐场,各种卡通动漫人物。

尤舒放好行李出来,院子里不少小孩在父母的带领下在滑滑梯上蹿来蹿去,一家人其乐融融。

她站在台阶上的围栏前看的认真,完全不知身后的人靠近。

易明深换下衬衫出来,就瞧尤舒看着院子出神,他凝了一会儿尤舒看的地方,在她身后温柔开口,“要不要去玩会?”

他身上清冽的气息,一丝一缕的钻进尤舒鼻息,她背脊一麻,往后退了一步,哪知撞上贴上了她身后的高大身躯。

易明深此时的双臂是分别撑在围栏,她此时在他双臂之中。

“……”尤舒脸颊染了一丝红晕,平了下唇,从他臂弯下钻了出去,闷闷的说,“我都这么大人了,不需要玩小孩子玩的这些。”

易明深薄唇微抿了几分,深幽的目光在尤舒匆忙离开的背影留了小许,又折回到热闹的游乐场中一会,他修长的腿才迈开步伐跟上尤舒。

易明深平时穿的牌子这边没有,尤舒挑了一家比他那件被她印了唇印的来讲相对平价的品牌,挑选衬衫时想要对比一下款式,回头看易明深才发现他现在内搭配一件米色的高领毛衫,和她的毛衫像极了,没了参照物。

尤舒看去身后双手插兜的易明深,“我随便挑么?还是你自己挑?”这个品牌比较小众,买了他也不一定会穿,让他挑还真是...为难。

易明深扬了扬下颌,“你挑,我都喜欢。”

“……”尤舒。

从专柜店出来,尤舒手机响了,是岑茴的电话。

等她挂断电话后,易明深说,“我送你过去?”

“不用,你先回酒店吧,我朋友手头还有点事没办完,我先去横店。”蔚许在群里嚷嚷了好几天,再不去看他一眼,恐怕想劈人了。

横店离这边近,易明深没坚持,替尤舒打了出租车,等她离开,才转身离开。

——

尤舒到剧组拍摄区,蔚许正在拍摄中,和女主的对手戏。尤舒给剧组的人点了下午茶,然后去摄像机后面跟着导演一块儿看蔚许的镜头。

时黎也在片场,她手上的艺人是这部剧的女主,碰见她很正常。

两人距离很近,一个在导演左边一个在右边,不过,谁都没理谁。

圈子里都知道经纪人圈唯独两位美女,尤舒和时黎不对付,谁也没提这茬,反倒是被夹在中间的导演有点儿万马奔腾。

尤舒点的下午茶送到时,都以为时黎不会要尤舒买的下午茶,人家喝的津津有味。

时黎瞥她一眼:“怎么?你买了我还不能喝?”

尤舒无所谓道:“能呀,专门用来毒死你。”

“……”时黎。

然后两人各干各事儿,没任何交流,仿佛刚刚两人呛话只是彼此错觉。

了解两人关系的艺人和工作人员都在两人脸上过了好几遍,无奈两人面色平静、毫无波澜,这演技堪称是影后级别的,在座的很多艺人都做不到。

蔚许下戏把道具佩剑往助理手上一丢,流星大步的走到尤舒身边坐下。

“小舒舒你个没良心的,终于想起我了?来上海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是不是现在撒手了,你就忘记了我们在一起的那些共患难的日子了?你看看我都受伤了!”蔚许把裤管撂上来让尤舒看他的伤。

尤舒瞥了一眼他膝盖上的擦痕,“你这伤口是挺严重的,再慢点就愈合了。”尤舒嘴上这么说,还是端着小凳子坐在他身前,拿了棉签和消毒水给蔚许洗伤口。

“……嘶…疼疼疼。”蔚许瞎叫。

尤舒甩了他一个大白眼,棉签往袋子一丢,懒得管他。

尤舒在剧组待了三个小时,看蔚许拍了两场戏,比起两年前蔚许的演技提升了很多。尤舒用了两年时间将他从流量小生转型为型男,这次和实力派影帝沈拓和老戏骨合作,跟老戏骨对戏很稳妥。

尤舒满意的翘了翘唇角,她低头看了下时间和岑茴约的时间差不多了,她跟负责蔚许的两位经纪人打了一声招呼,说了一些蔚许平时要注意的事项就离开了。

她从拍摄场地出去,公司商务的电话进来,商量景姚的品牌代言上的一些事情。

“尤舒?”

尤舒闻声扭头就看见一袭古装戏服的沈拓向她的方向走来,她简单沟通了几句结束的通话,挂断电话尤舒迎上沈拓客套打招呼,“沈影帝好。”

沈拓打量着眼前这个有两年没见的女孩,她明澈的眼眸增了些许锋利,整个人看起来干练不少,他笑了笑,“我们之间没必要这么生疏吧?来探蔚许的班?”

“嗯。”尤舒神色淡然的应了声。

沈拓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折过手腕手指点了点时间,“快到饭点了,一起吃个饭?”

尤舒扯了个笑,婉拒,“不好意思啊,我约了朋友。改天吧,就不打扰沈影帝拍戏了。”

“行。”沈拓也没为难她。

沈拓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尤舒思索在还要再说点什么,想了一会说,“蔚许还要拜托沈影帝多多指点、提携啊,他做不好得地方千万别客气,我就先走了哈。”

沈拓点了下头,扬唇,“你的人都挺争气的,用不了几年你就将赶上——”

“沈影帝,我真的时间来不及了!”

尤舒打断沈拓的话,立即转身便离开,步伐相当快。

沈拓盯着她疾风般的身影叹了一声,无奈的甩了甩头。

——

尤舒跟岑茴几乎是同步到达地方约定的地方。

“岑姐,你不是要在巴黎待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尤舒抱着岑茴的胳膊撒娇,岑茴比尤舒大五岁,是做珠宝生意的,美貌与智慧兼得的女强人,两人是尤舒刚做经纪人那会儿认识的,后来聊在了一块儿都是上海人,这几年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岑茴笑道,“这不,心有灵犀,知道我家舒舒回上海了,所以就提前回来了。”

“走,我做东。”尤舒拉着岑茴道。

“还有个人不介意吧?”岑茴。

尤舒眯眼笑看岑茴,“岑姐,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另有相好了。”

“少胡扯。我公司新上任的设计总监,以后你跟我这边的业务和她对接更多,她跟你一样是位大美女,性格不错你们肯定合得来。”

“有我美?”尤舒挑眉。

“你一天不自恋会死么?”岑茴拿她没法子的摇了摇头。

岑茴和尤舒在茶点店等了半个小时,一辆黑色豪车在店门口停下,岑茴下颚点了下,“啰,来了。”

尤舒支着脑袋看着款款而来的人,身材很好,气质很佳,主要皮肤白皙,手也很好看,她欣赏的点了点头,“果真是一位大美女。”

岑茴冲她招了招手,谢听好淡笑的走了过来,跟她打了声招呼在尤舒对面坐下,落落大方的向她伸手,“你好,谢听好。”

尤舒伸过手道:“你好,尤舒。”

两人纤手盈盈一握。

谢听好淡笑语气温和,“久仰大名。”

“岑姐经常提到我?”除了这点尤舒实在想不到谢听好所谓的‘久仰大名’怎么得来的。

谢听好抿笑了几分,端着身前的咖啡轻抿,至于她是怎么知道尤舒的。

她是从林却口中得知易明深那位名义上的妻子叫尤舒,是一位经纪人,就不自觉的在网上搜索到了尤舒的资料,背景很普通没什么特别,工作能力挺强。

尤舒跟谢听好聊了几句,不算多能聊得来,只能说勉强能聊。毕竟隔行如隔山的道理她懂,没怎么答话,勉强听听。

两人简单聊了几句,尤舒听得出来谢听好家世什么的都不差,语气也算友善,不知怎么的尤舒总感觉谢听好对她有抵触之意。

尤舒默默的在脑中过了一遍,实在想不起来,她在哪里得罪过这一号人物,也没太多想法,只觉得她们两个的关系也就仅此而已。

最终是由岑茴打破了尴尬的气氛,“舒舒,明年凌箬的品牌代言你有什么想法?”

尤舒眼眸缀着笑:“当然要续约呀,俗话说得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岑姐你怎么看?”

岑茴摇了摇头笑道,“这些的年代言,除了你家的人,我给过谁?”

谢听好搭话,“尤小姐,我有几个发小是做娱乐行业的,或许也能给尤小姐提供一些资源上的方便。”

“那就麻烦谢小姐了。”尤舒讪讪道,虽然这个谢听好她真心不觉得将来她们能相处多好,有资源不拿白不拿。

两人也因此互相交换了号码,都是工作号,彼此客气了下。

岑茴急着回上海,短短聚了两个小时,便各自离开。

尤舒从咖啡店出来正打车,易明深的电话便进来,尤舒不自觉的翘了翘唇角,接听。

易明深嗓音温润:“和你朋友会面结束没?”

尤舒:“嗯,正打车回来。”

“好,我过来接你。”

“不用,这一段路,我认路的。”几公里的路,来接也太夸张了。

易明深坚持:“把地址分享给我,自己找个暖和的地方等我,等会我们去个地方。”

尤舒好奇:“什么地方?”

易明深顿了顿开口:“等会聊,我去车库取车没信号。”

“哦。”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2分有红包。

阅读我没准备离婚 关注幻+想+小\说;网 WWw。7wX。org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