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尤舒愣愣呆呆的盯着被她印了唇印的衬衫领几秒回神就慌了,立即扯了一张餐巾纸,一边道歉一边替易明深擦衬衫领,“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的小手拿着纸巾擦拭衬衫领口的唇膏印,她柔软的指背有一搭无一搭的在他脖子上滑过,像是小猫的爪子轻挠在他的心口。


易明深喉管一紧,低沉的嗓音很哑,他侧过脸道,“没、事。”


尤舒没料到易明深回忽然侧头,她柔软的唇瓣毫无征兆的贴上了易明深下颚,一秒之内尤舒如同触电一般落荒的退开。


顷刻之间车内燃起一抹暧.昧之色,两人背脊皆是一怔,呼吸都不太顺。


尤舒柔软的唇瓣贴上那刻,易明深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上那种压制许久的热量正在徐徐上升。


易明深默默地将车窗开了一条缝隙,一股冷风灌进。


“老大,你是想听风声吗?”前面不知情的牧南冻得瑟瑟发抖,实在忍不住的出声。


“我热。”易明深从容不迫的解了一颗最上的衬衫纽扣。


“……”牧南默默吐槽,这么冷的天气你热?你咋不去北极吹呢?


“……”易明深这样的动作让尤舒窘迫到家了,她扶额盯去车窗外看,至于在看什么,她也不清楚。


下高速,尤舒想来想去刚才的事情,是她不对在先,今天是她太丢脸,怎么就靠到他肩上去了,还把口红印在了他衬衫上,窘到家了。


尤舒犹豫片刻,抿唇小声的说,“那个刚才抱歉啊。”


易明深吹了一阵冷风,身上的热度散了不少,恢复正常道,“没事。”


尤舒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落在被她引了唇膏印的衬衫领上,试探开口,“要不,我去买一件衬衫还你吧?”


易明深停下上划手机的动作,深眸看向她,嘴边一丝笑,“好,我们先去办入住,再去附近去逛一逛?”


“好。”


“附近有几家民宿还不错,你看下喜欢哪个风格。”易明深把手机递她。


易明深选的几家都不错,尤舒最终选了像游乐场的民宿,“这家吧。”


易明深看了她的选择,笑了,“喜欢这家蓝胖子?”


尤舒白他一眼,什么蓝胖子嘛,人家有名字好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