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 11 章

第十一章

尤念的瞳孔猛地收缩,双臂僵硬地垂在身侧。

陆清泽低着头,温柔地吻她。

辗转缠绵,来回摩挲。

气息温热,触感柔软。

从尤念的角度,可以看到陆清泽浓而黑的睫毛,像一排刷子盖住他幽黑的眼。

他侧着头,高挺的鼻梁近在咫尺,呼吸相缠,淡淡酒味在两人之间弥漫开。

“在这里不好。”陆清泽突然出声,声音低哑。

“?”尤念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拉到了公告栏的后面。

这样,他们就被树和公共栏挡住了。

下一秒,陆清泽的唇又眷恋地落了下来。

舌尖探进来,绵绵麻麻的感觉侵袭着尤念的每一个感官。

陆清泽的睫毛颤了颤,下一秒,他深色的瞳仁对上了尤念的。

暗流翻滚。

尤念的眼前一黑,眼睛被陆清泽的手掌盖住了。

她仰着头回吻,手从大衣口袋里出来,伸进陆清泽敞开的大衣。

手心紧紧攥着他的衬衫,平整的衣服被揉出一道道褶皱。

尤念闭上眼,纤长睫毛刷过他干燥温热的掌心。

她的世界一片漆黑,能感受到的,只有眼前的陆清泽而已。

“冷不冷?”良久,陆清泽微微退开,轻声询问。

尤念睁开眼,缓缓摇摇头。

陆清泽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伸手擦掉她嘴边的水迹,顺势牵住她的手一起放入自己的大衣口袋。

看着尤念还有些迷蒙的眼,陆清泽轻笑:“有监控,回去再亲。”

尤念的指甲在口袋里不轻不重地掐了他一下。

“你刚刚问我记不记得什么?”陆清泽拉着她回到公告栏前。

尤念想了想,脸上露出得意的笑:“我想问你,记不记得我那篇被贴在这里的小作文?”

“月考那次?”

尤念用力点了点头。

陆清泽用手将她被风吹乱的头发理好,嘴角上扬:“当然记得。”

当年的“情书”事件把李老师气得不行。他勒令尤念不许再这样了,再被发现就给她的作文打不及格。

可尤念,从来就不是一个听话的乖学生。

一周后的月考,语文试卷的作文题是以“情感”为话题,写一篇800字作文。

尤念当即文思泉涌,只花了半个小时就写好了一篇以“暗恋”为主题的作文。

整个文章语言优美,情感真挚,将一个女生细腻酸涩的暗恋心事表达得淋漓尽致。

结尾还引用了普希金的名句——

“也许,很多年以后,我们再见面。我会笑着对你说:你知道吗?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喜欢过你……”

当时尤念试卷的阅卷老师是个毕业没多久的年轻老师,看到她的作文浪漫主义大发,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文艺青年,谁年轻的时候没有些浪漫的冲动呢?

青春年少,就是要写最热烈的情书,爱最好的人嘛。

阅卷老师大笔一挥,给尤念打了个接近满分的分数。还以匿名的形式把这篇作文当成那次考试的优秀范文刊登在了校刊和公告栏里。

别的班不清楚,可尤念班里的人却已经有经验了。当天就有同学暗戳戳地来问是不是她写的,尤念大大方方承认了。

由于两个当事人都是年级名人。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高一都知道了。

——高一(3)班的那个漂亮女生尤念,暗恋同班的学霸男神陆清泽。

后来,甚至连高二的厉子阳也跑来问尤念。

“听说那个酸不拉几的暗恋作文是你写的?”

“对啊。”尤念向来敢做敢当。

厉子阳的表情嫌弃极了:“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还搞暗恋,去追啊!”

尤念用看脑残一样的目光看他:“你懂不懂渲染?懂不懂夸张?会不会写作修辞?我在追呢。”

在厉子阳逐渐呆滞的目光中,尤念鄙视不已:“金庸先生都说了,千万不要相信女人,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你看电视都没学到点东西?”

厉子阳说不过她还被嘲笑一通,当场气跑了,还诅咒她肯定追不上人家。

李老师事后更是被尤念给气笑了,说还好不是他阅的卷子,不然肯定给她打个低分。

陆清泽回想起来,脸上浮现淡淡笑意:“李老师一看就知道你在瞎编,肯定不会给你高分。”

那时候她追他追得很高调,和作文里默默暗恋的形象实在相去甚远。

“那也不一定,李老师舍不得我拉低班级平均分的。”尤念振振有词。

陆清泽无奈地笑,这顽劣放肆的态度真是一点没变。

他抬手看了看腕表:“不早了,我送你回家。”

尤念的身体微微一僵。

“怎么了?”

“我没回家,住在旁边的酒店。”

陆清泽拧眉,紧紧盯住她:“为什么?”首发m.

尤念抿唇,不愿多谈的样子:“我爸妈现在老是管我,我嫌烦。我这么喜欢自由的人……”

陆清泽没有说话,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一双深色瞳仁定定和她对视。

像在审视和思考。

尤念被他看得不自在,踮起脚尖亲他的唇。

蜻蜓点水的一个吻,一碰即逝。

尤念仰着小巧的下巴,眼睛里有倔强:“我都说了,你再看我我就亲你。”

说完就想挣脱陆清泽的手往回走。

可陆清泽将她的手攥得很紧。

黑色大衣的口袋里,他修长有力的手指穿过去,和尤念十指紧扣。

“好,那就送你回酒店。”

他太了解尤念了。

她和父母之间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她在夏城住小面积的单身公寓,回平城又不愿住家里。

这很反常。

但是尤念不愿意说,他也不能逼她。

尤念入住的酒店离学校很近,两人一路上遇到很多对出来跨年的情侣。

搂搂抱抱,缠缠绵绵,给冬日的夜晚都多添了几分温暖。

陆清泽的掌心一向温暖又干燥,尤念的左手也被捂得热烘烘。

这种感觉既陌生又熟悉。

校园,月光,初恋,往事……

种种元素都能让尤念昏头。

今天的陆清泽对自己的态度很不一样。

他突然在学校出现就很反常了,更别说还主动亲了自己。

是喝醉了吗……

尤念懒得深思其中的原因,她是个十足的享乐主义者,眼下态度缓和,她之前那点小心思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两人很快就走到了酒店楼下。

跨年夜的晚上比平日要热闹许多,酒店的大门来来回回有人进出。

尤念想到上次自己邀请他上楼,他那么坚决地拒绝了自己。那今天呢?

“要上去——”

“明天——”

两人同时开口。

尤念琥珀色的眼睛在月色下泛着盈盈水光,鼻尖被冻得有些发红,夜风将她身上的香味不断送过来。

陆清泽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俗人。

她这么看着他,就足以瓦解他的所有意志。

在这个冬日的夜晚,他十分、非常、迫切地贪恋她给的温度。

电梯里,两人挨得很近。

陆清泽身上清冽好闻的气味近在鼻端。

尤念不可避免地,想到了他衣服之下的美好身材还有一些旖旎的片段。

耳朵尖罕见地有些发热。

进了房间,房卡被插上,门厅上方亮起一盏昏暗的灯。

说不清是谁主动,两人又吻在了一起。

和在学校温柔的吻不同,这个吻充满了欲念,激烈且强势。

尤念被压在墙上,一侧的脸颊被人捧起来,和陆清泽相贴的身体凹成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唇舌交缠中,两人的呼吸逐渐加重,交融。

尤念伸手抱住眼前的男人。

他的腰身还是一样的精瘦紧实。

两人的身体有多熟悉呢?

熟悉到只要一个吻,就足以让尤念全身发软。

她情不自禁地发出暧昧的一声,手不老实地想扯开衬衫摸陆清泽的腹肌。

陆清泽闷哼,炙热的唇移到了耳朵,声音沙哑:“我没有带——”

剩下的话消失在尤念主动的亲吻里。

半晌,她推了推留恋在自己脖子旁的脑袋,朝旁边的桌子指了指。

桌上的竹篮小筐中,方形的盒子显眼。

陆清泽彻底没了顾忌。

从门厅到里面,男女的衣服散落了一地。

窗帘被拉上,房间里一片黑暗。

只有浴室的灯光大亮,水声喧哗,人影朦胧。

尤念的双瞳剪水,湿透的棕色长发披散在雪白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材勾人。

她纤细白腻的胳膊攀着陆清泽,妖精似地和他轻声咬耳朵:“这样算不算从今年做到明年?”

陆清泽的喘息渐重,低下头啃咬她的唇,声音哑透了:“那就做到明年吧。”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荒唐之下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