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章

65、你保护我的样子,是我一生铭记的风景

洛行云和裴衍凭吊了史上最大倒霉现场,结伴回校。

已经到了早自习时间,楼梯上什么人也没有,洛行云走着走着停下了脚步:“班长,这事儿……你为什么不偷偷跟我讲?”

裴衍答得理所当然:“你的家长有权知道。”

“那你至少应该先跟我通个气,再找机会用更柔和的方式告诉我哥啊。”

“不。恰恰应该先引起家长重视,再跟你坦白。”

洛行云不明白:“为什么?”

“你有权知道此事,再来决定要不要喜欢我,要不要转正。而不论你是否要继续,之后都会跟着一个绵长的、有法律效应的隔离期。这样,哪怕你拒绝我,我也会被社会所监控,被家长所警惕,你会很安全。”

洛行云懵了。

裴衍竟然做好了周详的准备,被他所拒绝。

如此大费周章,就为了阻止自己伤害他。

裴衍从楼梯上转过(shēn),郑重道:“其实我并不会做什么。但是,你和你的家人都会很安心。”

他知道跟自己这种alpha谈恋(ài)会承受巨大的压力,这不是他想给他的。

他想洛行云拥有一整个甜蜜的初恋。

可以享受,也可以随意抽(shēn),不需要担心这那。

洛行云轻轻咬了咬牙。

总是只考虑他。

窗外街景车水马龙。骑着单车的少年像一阵风,前些(ri)子洛行云还是他们之中的一员,知道这种天气骑车上学有多难耐。

为了他的安全,连人带司机都借给他,自己顶着寒风去骑车。

又为了他的安全,问一句“你信我吗”都大费周章,考虑周详。

洛行云突然拽住裴衍的领子,把他摁在了墙上。

裴衍在他手里眉目如画,一派任君采撷的横陈模样。

只高(ting)的鼻梁冻得通红。

被他摁着,也不动作,红唇微启,呵出白色的冷气。

近乎无声的喘息。

洛行云心跳如擂鼓,不敢再看他,飞也似地把校服里头的围巾解下来,叠好缠在他脖子上:“也不怕这事儿捅出去,搞得人尽皆知……”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裴衍笑意散淡,“我只在乎你。”

“……也不在乎我老哥。”洛行云仔细理着他的围巾,“刚刚登门,你应该卖乖的啊。你现在这样子,我哥哥对你第一印象会差到谷底。”

“卖乖然后事发,会让他觉得我是个心机叵测的骗子。”

“可他现在觉得你是个心机叵测的大变态!”

“这也没什么。”裴衍不慌不忙,“解开误会后,他逢年过节打麻将还要喂我点牌。”

“见个家长还搞先抑后扬,合理怀疑你谈个恋(ài)还提前计划。”

“那是自然。谈恋(ài)也需要时间统筹。你看,你哥要隔离我俩,刚好我们也在自我隔离,两相同步,将时间损耗压缩到最低。”

洛行云甘拜下风:“……你才是真正的数学狗。”

alpha清冷的眉眼微敛,显出一份似水的温柔,悄悄跟他说:“多一天,我都不想等。”

裴衍扎好了围巾,在楼梯上蹲了下来,用一种很乖巧无害的姿态仰视着洛行云:“我觉得交往的双方必须要坦诚。我告诉了你我重要的秘密,你是不是也要跟我交换一个?”

洛行云犹豫了一下:“我不。”

裴衍流露出宠溺的无奈。

洛行云:“我跟你交换别的,行吗?”

裴衍微微一歪头。

“一会儿到了地方,你什么都不要说,让我来说——眼药水带没带啊?”

“带了。”

裴衍从口袋里摸出来,洛行云接过,轻轻给他滴了两滴。

近距离看,那双漆黑的眼睛很清浅,瞳孔的花纹绚丽灿然。

肤色是冷白,沾了水痕就红。

洛行云对他的样子非常满意:“进了办公室,你就站在一边装可怜。你装起可怜来,那真是神仙落泪,魔鬼看了都心疼,我哥肯定拿你没办法。”

裴衍枕在自己的膝盖上:“好。”

洛行云摸摸他的脑袋:“没关系的,有我在,肯定不会让你上不了学。”

他摸完,很快就结束这段短暂接触,退到两米开外。

但是裴衍一路都微微低着头。

像一头温顺的、等待被(tào)上羁笼的野兽。

他们走到教务处,洛风果然坐在里面,脸色煞白。

他早上走了二十多分钟,(rè)气腾腾进了学校,因为没穿校服且头发染得乱七八糟被诸仁良当场抓获,及时搬出洛行云的名字才证明了学生家长的(shēn)份。

一说是为了他家小孩临时标记的事,诸仁良就把他请到办公室里,好的坏的都逐一告知。包括裴衍的基本(qing)况,平时的为人处世,他怎么救的洛行云,以及早上跟洛行云说的那桩陈年旧事。

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诸仁良坐在茶几上泡着茶:“这个小孩呢,人是很优秀的,人品也很不错。但作为校方,我有责任把所有的信息都披露给你,包括没有记录在案的那些。要怎么隔离,是你们家长的选择,我们这边一定会努力配合。”

洛风都听傻了。

裴衍昨天上他家来那个阵势,就让他满心不舒服,这居然还有前科。

他简直吓到头皮发麻,只想把他小老弟赶紧抱走,有多远抱多远。

“那当然是……”

他还没说完,门啪地一下被推开了。

洛行云站在门前,背后跟着满脸泪痕、梨花带雨,一派柔弱颓靡的裴衍。

洛风:大哥你谁?!

裴衍低头走进诸仁良的办公室里,哑着声儿:“主任,你叫我?”

诸仁良嘴里的香烟掉了。

裴主席,你转(xing)了啊?!

洛风在一旁震惊地打量他。他怀疑这个人是昨晚上门踢柜那家伙的孪生弟弟。

洛行云站在门前冲发呆的他哥招招手:“出来出来出来!”

洛风看着他这副胳膊肘朝外拐的模样就来气,故意在凳子上坐了三秒钟,才不(yin)不阳地跟过去。

一关上门,就率先拎起他数落:“你知不知道你男朋友有前科?!”

“诸主任都跟你说了?”洛行云装出一副老夫早已知(qing)的模样,还一本正经地要考他,“他怎么说的,你给我讲讲?”

洛风惊了:“你知道?你知道还跟他处?你这是什么国际主义精神?你这么大(ài)无疆怎么不给索马里海盗送大米?”

洛行云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破绽,依旧是那么严肃认真:“诸老师是不是说,初中时候有个omega学姐因为校园霸凌出车祸了,班长刚好在现场。”

“他不是刚好在现场,他就是凶手,不然他家为什么赔钱?你不要跟我说什么他是个好人,他是被冤枉的,他只是刚好路过,你老哥我不吃这(tào),要不他隔离,要不你转学!”洛风坚定自己的立场,半点不跟洛行云啰嗦,转(shēn)就要进去永久(xing)除掉裴衍这颗□□。

“凶手另有其人,我已经查到了。”洛行云在他背后宣布。

气定神闲,不紧不慢,一锤定音。

将军。

洛风果不其然僵住了。

握住门把的手指松开,转(shēn)满怀狐疑地瞧着他小老弟:“真的假的?”

“这件事他从一开始就没瞒过我,我们一起追查真相很久了。最近有了些眉目,我已经知道了真凶的(shēn)份,只是事(qing)已经过去了三年,要搜集决定(xing)证据太难。”

洛风眼里出现了一丝动摇,但还是很警惕:“你是不是欺负我搞音乐不看侦探小说?你说你查到了真凶,真凶是谁?”

洛行云张嘴就来:“江一勋,隔壁十三中的校霸。胡作非为,恶贯满盈。前些天我们还跟他交过手,因为他故技重施,想要标记我们学校的oemga小女生。不信你可以进去问诸仁良,有没有这件事。”

说着,揉了揉手腕,露出指尖的绷带,面沉如水地骂了句(cāo):“这个人,实在很难搞。”

洛风看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还搬出了诸仁良,已经信了七八分:“……那姓裴的家里面为什么赔钱?”

洛行云正色道:“为了维护他的声誉。”

洛风大约摸是良心被敲打了一下,蹙起了眉。

“直接导致受害人昏迷不醒的,是车祸,是司机,哪怕真打官司,也很难判断责任,更妄论天价赔偿。”洛行云柔了下来,正视兄长,“哥,我是你的家人,可裴衍也是人家父母心尖上的孩子。他被冤枉受委屈,他的父母也心疼啊,当然是费尽心机想要保护他。你现在一纸申请,把他当做犯人一样一级隔离,不让他上学,(jin)止他行动,在官网上曝光他的私人信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他真的没有做过呢?”

洛风本(xing)温柔善良,一旦代入到裴衍的立场,就烦躁地背过(shēn)去,靠着扶手沉思。

洛行云凑到他边上,摆着同样的动作,压低声透他消息:“而且我们现在离调查真凶只有一步之遥了。”

“你不好好上学每天在搞这些个?”洛风恨恨瞪了他一眼,推门进去,向诸仁良宣布,“我申请二级隔离。”

诸仁良摸出一张表格,让洛风填一下:“……姓名,电话,家庭地址,隔离需求……还有你弟弟的保密级别。”

洛风选择半披露洛行云的。

告知学校老师洛行云是裴衍的临时标记对象,让他们多加留意;不对其他同学暴露弟弟分化中的(xing)别,最大限度保证他的(ri)常学校生活。

而对于裴衍,校方将公开裴衍进入易感期的消息,全体老师负起监督责任。

洛行云在洛风背后探头探脑,确定了所有申报内容,朝沙发上默默流眼药水的裴衍偷摸比了个ega有没有补助金啊?”

诸仁良头发都炸了:“没有!”薅羊毛是洛家传统艺能吗这是。

洛家兄弟脸上写满了惋惜。

三个人一道走出办公室,不约而同地碰头开小会。

洛风很不客气地对裴衍说:“这次放你一马,是因为我不想冤枉任何一个人。但我还是不同意你和我弟弟早恋。你是没有犯罪记录,可你让我很不舒服。”

不透给诸仁良、以免他们上主席台检讨,是他作为开明家长最后的善良。

洛行云急忙把他拦下,一脸大哥算了算了:“别骂了别骂了会改的。”

“我弟弟没有成年,你如果敢对他做什么,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除了对他好,我不会对他做其他事。”裴衍恢复了矜持冷清的模样,但(yun)诺却很坚决,“你现在不相信我没有关系。隔离一个月,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是认真想跟他处。”

“处什么处,想什么想,你想都别想!”洛风把弟弟扯到(shēn)后,警惕有加,“晚上我来接你放学。”

“不用了哥哥,你忙吧。”洛行云在他背后乖巧懂事,“我要坐在我男朋友的奔驰里哭。”

洛风:“……”

洛风深觉自己的力量、老师的力量,都没法阻止这对小狗男男了。

他只能借助民间力量铲除异己,预防早恋!

洛风:“带我去教室!”

洛行云:“……?”

洛行云:“你要干什么?!”

洛风在背后凶巴巴地揉了他一把:“走!”

三人结伴下楼。

裴衍走在最前头,掏出手机发微信。

leviathan:怎么搞定的?

物理学圣剑:我没法让我哥相信你没犯事儿,所以我就直接宣布我们已经查到了真凶

裴衍眼前一亮。

聪明。

物理学圣剑:我这可是妥妥的罗密欧行径,背叛家族,所以你以后要对我哥哥好点儿,要对他示以岳父的尊重。

物理学圣剑:我哥哥很小就辍学养家了,对我算得上长兄如父。你不要因为他举报过你就生他的气,记他的仇,他也是为了我

leviathan:所有对你好的人,我都不讨厌

物理学圣剑:那你也不要因为他是alpha就跟他顶牛吃醋

物理学圣剑:以后过年,我带你和他一起搓麻将

物理学圣剑:doge搓麻.gif

“我还没死呢!”洛风无语地抢走了他的手机,“当着我的面搞网恋!”

洛行云伸手,抢在他看清楚消息内容前啪嗒把屏幕一关。

洛风对着桌面上的(ài)因斯坦吐舌照,感觉到抵制早恋刻不容缓。

洛行云把他们两头都劝好了,心(qing)大好,体验了一把夹在媳妇和妈之间飞一般的感觉。

这时候,响彻城南的广播开始报道:“二年8班裴衍进入易感期,请广大师生注意安全,小心交流。”

隔离生效。

城南所有教职人员都会收到裴衍对洛行云进入易感期的邮件。

老师会重点监督裴衍,保护他,直到一个月后才能解除。

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能靠近,不能接触。

整个城南都是一片郎朗的读书声,可是洛行云却觉得窗户后面每一双眼睛都在看着他俩。

“对不起。”洛行云对着裴衍的后背说。

明明想做个满分男友,但是他努力以后,也只能为他做到这个地步了。

裴衍头也不回地扬起手机,屏幕上是飘红的数字。

——100分。

你努力保护我的样子,是我一生铭记的风景。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3-0319:12:412020-03-042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失眠症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大晨晨晨晨晨3个;柒捌玖拾2个;阿九笑笑、饮辉月、没钱过双十一、渊鱼、今天钱包有钱了吗、凡夫俗子、千夜寒、猫奴橙子、贺棠棠、吃秦菜、皮皮皮卡修、古云、祁有树溪、bfait·lxy、休眠、叽佳、畸骨、tan90°、浅浅、君倾倾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喵个一声来听听120瓶;阿衡80瓶;万花弟子68瓶;叫鬼48瓶;零萝树、咸蛤突刺40瓶;扣扣小诵39瓶;帐中妖35瓶;redddddd30瓶;好想(ài)这个世界啊25瓶;ryota21瓶;30877940、linahsu、天才在左疯子在右、40977024、璀璨的葫芦娃、叶修修修修20瓶;啾啾...18瓶;初醒时分丶17瓶;jdejxn14瓶;4219735813瓶;长腿玛利亚、不加糖、覢婊n、字宅、aiaer、悠云一片、ai0001、临君、阿塔塔、&气魄小公主er、不归、独孤墨玄、嘀嗒lj、白三莳、阿九笑笑、悲剧俺有、巧克力(nǎi)油豆腐、pot、夜雨声烦你烦我不烦、呼哈、sss白爹、时光&流年、2163181010瓶;何以ljlzkg、425368119瓶;笙诗、渡泽、夏不归8瓶;云留古枫、42483122、萨提罗斯、不长跳蚤的猫、世外桃源7瓶;crush、熊憨憨6瓶;,、慢慢、小禾几不秃、我想上学、元气哒风藻、哒哒哒、heize.、一只乔戈、红糖、召九、歌里呀.、夭暄、rinaaa、你大爷、橘子、荼靡、幕遮、蒜头王、顾行归、橘子、玉米味的芋头、蓝眼鹿、泥泥54735瓶;小慕、小满、yuci妞妞、笑除风羡4瓶;超凶皮卡丘、我为太太撞大墙、子不语、于里、麋路不知鹿、古云、咕咕兆赫、february、月亮月一、像b偏o的a、付玖、茶鹤暮、27941193、江。3瓶;迷迷、小宝不怂、愛不釋手、无白、半月清秋、顾玖卿、叶小胖、听夜、兮兮xi、乱花、千夜寒、vinci、biubiubiu、柒月、灵回巢2瓶;殷馨雅、27000238、戈莱、潭子、云林、27599647、乐乐、=w=、困不过明天、大熊猫不是猫、by归、∠※眯湫眯湫、35982906、是棉花呐、静默、山中旮旯人、41529168、广寒秋、温染琉璃、叽里呱啦、空空空空照、流心芝士鱼丸、稣繁、作者你不行啊、泥们都快结婚吧、之风、执.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染上你的信息素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