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有些吃力的把大生抱回家,一落地他就要往外跑,沈美洁抵住门不让他出去。

“你走开,我要去见我娘。”大生推不开她,脸急的通红。

“现在天黑了要吃饭睡觉,想娘明天再去。”拉着大生的手往堂屋里走。

“我要去看娘。”大生见出不去,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沈美洁拉着他的手一顿,蹲下身子跟他平视,伸手擦去他的眼泪:“你娘要是看到你这样会伤心难过的,你想让你娘伤心吗?”

大生哭着摇头,他想娘,他不想让娘伤心。

“不想让娘伤心你要乖乖的吃饭,等明天再去看你娘,我不拦着你。”沈美洁把他的眼泪擦干,等了会见他不再挣扎,拉着他进屋。

“狗蛋,你带着弟弟,我去把包子热下。”给大生倒了杯水,让他坐在板凳上喝。

把中午在县城里买的包子放在锅里蒸热端到桌子抱过铁头让他们吃。

“你爹信应该就这两天到,一会吃好锅里的热水也差不多好了,你们洗好澡,我把头发和指甲给你剪了,干干净净的去见你们爹爹。”大生和狗蛋的指甲里面都是灰,头发也有些长都快遮住眼睛。

大生因为想娘情绪有些不高没有给她回应,狗蛋听到倒是点头答应。

“吃吧。”沈美洁用筷子给他们碗里一人夹了两个包子。

饭后等他们洗好澡,拿出从空间里兑换的剪子给狗蛋煎指甲。

“疼了要说。”她没有给孩子剪过指甲,新换的这把剪刀锋利的很。

狗蛋偷偷的看着给他剪指甲的人,见她目光移过来赶紧转头不去看她。

“疼了?”沈美洁余光见狗蛋望着自己,刚转过来就见他避开自己的视线。

狗蛋摇摇头,还有些湿的头发甩了她一脸的水。

“把头擦擦。”沈美洁拿过搭在他头上的毛巾让他把水擦干净。

“去喊大生来。”看了看狗蛋剪好的手,用手摸了摸不刮人让他去喊大生过来。

“哥哥说他不来,让你剪好把剪刀给他。”狗蛋小声的说道,刚他来的时候哥哥是这样说的。

这剪刀这么锋利,要是他戳到哪,她怎么跟男主交代。

“走。”沈美洁伸手拉着狗蛋去屋里去,他不来她去总行吧。

大生擦干头发趴在床上有些闷闷不乐,铁头在床上爬来爬去,时不时的凑到哥哥面前。

“去床上玩会,等会给你剪头发。”松开手里的狗蛋让他上床,外面蚊子多。

“大生,过来剪指甲。”话刚落音觉得腿上一痒,低头一看蚊子正在她腿上吸血。

伸手一拍,一团血迹,这是喝了她多少血。

“大生。”喊了两遍床上趴着的人都没有反应。

“你不应声,明天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家哪也别去。”沈美洁话刚说完,就见床上趴着的人回头瞪了他一眼。

“你瞪我也没用。”

片刻,从蚊帐里伸出两只小手,身子一点也没露出来。

见他别扭的不肯露出身子,笑着拉过他露出的两只小手一个一个的剪指甲。

“把头伸出来坐好,把头发剪了。”把指甲剪好,让他出来,床上不能剪头发掉在床上还要收拾。

说完等了好一会,大生才慢吞吞的从床里出来,一脸的不情愿。

沈美洁把早就准备好的毛巾搭在大生肩膀上,一点一点的剪,没有什么技巧,直接全部剪成小平头。

伸手拍了拍他脸上的碎发,男主的三个孩子都长的很出色,唇红齿白,尤其是大生,是三个孩子中长的最俊气的,高鼻梁,特别是那双长得比常人都大的眼睛,虽然时不时的闪动着倔强的光芒,今天见他眼里闪着泪光望着自己,她一颗心软的不成样子。

“好了,去洗把脸。”沈美洁把大生肩膀上的毛巾拿下来抖了抖,喊着床上的狗蛋过来。

大生下床伸手摸了摸有些扎手的头发,侧身看着一边的正在给弟弟剪头发的女人,低头看了看自己剪的平平的手指甲,又看了看她没动。

“怎么了?”沈美洁余光见到大生站着不动,停下手里的动作转过头问道。

大生见她说话转过身往外走。

“狗蛋,你可别学你哥哥不爱说话,那样可不讨小姑娘喜欢。”沈美洁一边给狗蛋剪头发,一边有感而发,说完摇了摇头,她跟狗蛋说这么做什么。

“哥哥爱说话。”狗蛋小手扭在一起说道,哥哥以前最爱说话,村里的小伙伴都爱跟哥哥玩。

那就是不爱跟她说话?也是,谁爱跟一个爱打人的后娘说话。

“去洗脸,看看你哥哥怎么还不进来。”狗蛋的头发不是很长,剪起来快。

狗蛋觉得脖子不舒服,伸手去摸,沈美洁用毛巾干净的一面给他把碎发扫走。

“哥哥,你在做什么?”狗蛋来到院子看到哥哥正蹲在地上往水盆里看,手还摸着头。

大生听见弟弟的声音赶紧放下手,脸色有些不自然。

狗蛋见哥哥不说话,蹲在他身边伸手捧水洗脸。

沈美洁把屋里的头发扫干净出门看着他们两兄弟蹲在院子不知道再做些什么。

“你两个赶紧回屋睡觉。”沈美洁把头发倒了,让他们赶紧去睡,她一会泡个澡也要上床睡觉,今天跑了一整天。

洗好澡回到屋子躺在床上,想到今天大生他们要吃的沙琪玛和桃酥,打开交易面板,每样兑换了一斤花了十五个精力值,等眩晕过去躺在床上,耳边传来嗡嗡的蚊子声进入梦乡。

接下来的几天,沈美洁和孩子们一直在再等信的到来,期间她还去了一趟县里把狗蛋的衣服拿了回来。

第四天中午,敲门声响起。

沈美洁正在院子里收晒干的菜,听见开门声伸手拍了拍手上的泥去开门。

“叔,快进来。”沈美洁打开门是村长,见他手里拿着像是信一样的东西,心里一喜,难道是男主的信到了。

“你婶还等着我回去吃饭,这是你家赵源的寄过来的信,你拿着。”村长把手里的信递给沈美洁不耽误她看信,家里的老婆子还在等着她回去吃饭。

“那我就不留叔了,谢谢叔。”沈美洁接过信道完谢又和村长说了几句,目送他离开,关上门拆开信。

信里写到让她25号带着孩子坐火车坐到B市会那在接应。

25号?今天已经23号,那明天就要出发,从这到B市要一天半的时间。

一想到这关上门走到牛叔家让他给原主的娘带句话,明天出发。

这些说完又去孩子奶奶家跟他们说声,家里的人都去上了工,只有驴蛋在家,让他回来跟孩子奶奶说了声。

“大生,狗蛋,东西收拾好了没。”晚上吃好饭,沈美洁把要带走的东西全部堆好,问着大生他们。

“好了。”狗蛋把自己的要带的放在桌上。

“今天早点睡,明天我们早起坐车。”把孩子们的东西全部拎到她的房间。

“姐,开门。”沈东利在外面敲着门。

“怎么现在来了?晚饭吃了吗?”沈美洁听见是原主弟弟的声音,赶紧去开门。

“你不是说明天要走,现在不来,明天我再赶过来哪里来的急。”下午他娘知道他姐要走,急急忙忙的让他跟着牛叔过来。

“不知道你晚上要来,你凑合着吃点。”沈美洁把晚上还剩的面疙瘩拿出来,没想到他现在来没有准备他的晚饭。

沈东利接过面疙瘩吃了起来。

“你吃好就睡在东头屋,我把东西放在一起,明天好拿。”东头屋还有一间空房是专门用空着招待客人的,沈美洁让他吃好把碗洗了。

沈东利边吃着面疙瘩边点头答应,他平时和娘来,他就一个人睡东头屋。

把孩子们和自己的行李都收拾好,坐在床上一想到不久就要见到男主心里有些紧张,也不知道到时候她想提的那些想法,男主会不会同意。

怀揣着一颗不安的心进入梦乡。

第二天半夜,沈东利来到姐姐房门喊人。

“姐,起来了,再不走赶不上火车。”

沈美洁一听赶紧起床穿衣服:“你先把东西搬到车上,我去喊孩子们。”

外面天还没亮,大生他们睡的正香,一个一个把人喊醒,让他们穿好衣服洗脸刷牙。

几人随便吃了一点往县里赶。

县里的车站人不多,只有几个人排着队买票,沈美洁拿出前几天找村长开的介绍信,买了两张硬坐。

“姐,你到那记得给家里拍电报。”沈东利把姐姐和孩子们送上车,站在火车外朝着姐姐喊道。

“知道了,你赶紧回去吧。”沈美洁让大生他们坐好,从火车里探出头对着窗外原主弟弟说道。

“我等着你车走,我再走。”沈东利让他姐坐好,他娘说了要等他姐的火车走了才能走。

沈东利一直等到火车启动再也看不见身影,赶着牛车往回走。

火车上的人不多,她买了两张坐票,位置上没有一个人,只有他们几个人,让大生他们坐在对面。

大生好奇的打量着火车,听着轰隆隆的车声,小手紧紧的握着屁股下的坐垫。

火车开了一天一夜到达目的地,沈美洁把行李从车上搬下来,拉着几个孩子望着人来人往的火车站,没有看见来接他们的人,有些手足无措。

就在她准备带着孩子先出站的时候,看见不远处的一抹绿色身影大步的朝他们走来。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红包已发,昨天颈椎犯了,难受的厉害停更了一天让你们久等了, 本文明天入v,v后面的三天每章留言评论每人发两个红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爱你们,么么。

六零年代养儿记最新章节 请记住 幻.想.小.说.网 wWw.7wx。Org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