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杀梁芷媛

百韩越冷笑一声,继而说道:“我一开始也不确信你就是她,从我得知你从无底冰渊逃出来之后,本欲找你同盟,谁知被公皙蔚湛抢先找到了你,所以我便通过丁兰,想在你们之间做点小手段,不过……”

目光移到她的右手上,“我让丁兰利用胡癍的目的并不在你那只虫子身上,而是想借此在你身上留下个痕迹。既然你身上有魔瘴,伤人是迟早的事,只要公皙蔚湛发现你身上的红斑变深,势必会和你决裂。”

“让我惊讶的是,那道红斑居然会出现在你右手心上,本来只以为你只是长得像她,从得知你手心染上胡癍留下的红痕后,我便确信你就是她。”

“你就凭这个断定?!”芊苓芷闻言无语的嗤了一口气,“所以从那时候你就改变了注意,准备报复我?仅仅是因为你觉得我是她?!”

“不是觉得,你就是!”百韩越凝眉死死地盯着她,“想必不止我一人这样想,公皙蔚湛也是这般想的吧,不然像他这般冷若冰霜的人,怎么会这么轻易对一个女人动心?”

芊苓芷也不想解释什么,对他这番言语觉得就是在无理取闹,别说一千年前的事,她来这里也就几个月前的事情,他们之前发生的事能和她有什么关系。

也罢,也不想再多加纠缠。

“我今天来找你不是听你说这些的,我也对你们一千年前发生的事不感兴趣,我说不是我那就不是我,现在咱们该处理你和梁芷媛的事了。”

“呵呵哈哈哈!”百韩越仰天大笑起来。

“芊苓芷,你凭什么觉得我该听你的?”

“那你想怎样?她对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百韩越挑眉勾唇一笑,眼神中带着些许算计,“谁说没用的?”

“???”芊苓芷紧蹙眉头,“百韩越!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待会儿就知道了。”笑得意味深长。

芊苓芷有一种莫名的心慌,见他这副神色,很害怕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毕竟这个人行事手段狠厉,眼神也有些情绪不明。

……

黑林里不远处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

公皙蔚湛带着梁芷媛落地黑林,梁芷媛四处张望了一下,蹙眉有些疑惑,“他们在哪儿?”

公皙蔚湛冷眼暼了一下手腕上的手镯,指着一个方向,淡淡道:“五公里的方向。”

梁芷媛点了点头,朝着他指的方向奔去了。

忽而公皙蔚湛的身旁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两个鬼官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到公皙蔚湛还有些诧异,连忙单膝跪拜,“参见冥王!”

公皙蔚湛点了点头,对他们的出现也有些疑惑,“你们来这儿做什么?”

“收魂。”

“收魂?”

公皙蔚湛想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慢慢将目光移向梁芷媛离开的方向……

另一边。

芊苓芷见百韩越久久没有动作,也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

忽然见他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容,看着芊苓芷的眼神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还记得在金陵遇到的那场雾吗?”

“!!!”芊苓芷猛然想到,“是你!果然是你!”

百韩越微挑眉梢,摇了摇头,“非也,不是我,不过确实是我安排人去做的,公皙渥丹的契丹水雾对激活你身体你的魔障很有效果呀。”

芊苓芷闻言瞪大了眼,公皙渥丹居然和百韩越勾结!

她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便见百韩越从长袖中拿出一个竹筒,将筒塞拔出,微微一笑自言自语:“她来了。”

“子风。”

芊苓芷闻言转过身去,见到梁芷媛有些惊讶。

梁芷媛满面春风,没了之前的病态,似乎是想通了一般,脸上又挂上了女子情窦初开的微笑。

满目柔情地看着百韩越,声音轻柔,如通潺潺流水,“子风,我想通了,我喜欢你,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我不在意你的身份了。”

说罢提步朝他走去,芊苓芷的注意力都在梁芷媛身上,却没有发现百韩越露出一丝嗜血的笑容,将竹筒里保存的契丹水雾朝她吹去。

梁芷媛没太多想他这个动作,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我会陪在你身边,慢慢感化你,我可以替你赎去罪过,然后我们一起……!”

话还未说完,梁芷媛顿住了脚步,不可思议地看着刺进自己胸口的剑,抬眼便看见芊苓芷眼神变得暗蓝混浊。

百韩越忽地发出诡异地笑声,表情有些癫狂。

“呵呵哈哈哈!感化我?去赎罪?你在做什么青天白日梦。”

芊苓芷身边隐约浮动的瘴气顺着她的剑探上梁芷媛的伤口,渗入体内,慢慢消耗她的气数。

竹筒里保存的契丹水雾有限,待雾水散去,芊苓芷的灵台也逐渐清明,看着眼前奄奄一息,胸口血流不止的梁芷媛也是惊诧不已。

身后的百韩越满意的看着她们,“本想存点契丹水雾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要怪就怪你自己怎么来得这么巧。”

梁芷媛颤抖着嘴唇看着他,眼中已经模糊一片,她用尽一切理由去说服自己体谅他、接受他的身份,甚至背叛自己的哥哥离开帝都来寻他,得到的就是这样的回应?

“你……是不是……就没有爱过我?”

说罢,泪水便不争气地大颗大颗滴落下来。

百韩越微微歪头,嘴角的笑意带着几分嘲讽:“一颗棋子而已,这也算是你最后的用处了。”

目光暼向芊苓芷,“你说梁浅知道是你杀了他的妹妹,会是什么反应呢?呵呵哈哈哈!”

芊苓芷的手不自觉地开始颤抖,眼睛死死地盯着梁芷媛血流不尽的伤口,皱紧眉头,心下一狠,将剑拔了出来。

“呃!噗!”

梁芷媛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芊苓芷连忙上前扶住她,颤颤巍巍地从身上拿出一些药瓶。

“你坚持一会儿,我、我这里还有一些先生给的药,坚持一下!”

梁芷媛无力地躺在地上,感觉身体里的血像被吸抽尽一般,有一种要被掏空的感觉。

虚弱地看向百韩越,眼神中的情绪纷繁复杂,胸口像被压了千斤顶,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脑子里回荡着他说的话,那种挫败又沉痛的感觉一下子袭上心头,嘴里猛地吐出一口血,急促地呼吸着。

芊苓芷见状也来不及区别用药了,想必蔓荆子的药也不会差,便一股脑地撒在她的伤口上,期望能有止血的效果。

百韩越站在一旁悠闲地看着她忙碌的动作,冷不丁地说道:“别白费力气了,魔障已经侵入她的五脏六腑,岂是你这些药粉就能解救的。”

说罢噗嗤笑出了声。

芊苓芷看着她的伤口如同泉眼一般,血流如注,根本没有止住的迹象。

手足无措地蹲在她的身边,险些崩溃。

梁芷媛留着最后一口气,缓缓看向芊苓芷,“芊……芊苓……我……”

“你要说什么?我听你说,别着急。”

“告诉我哥哥,是我……不听话,对不起他……”

“不行!你坚持住,我带你回帝都,这些话你去对他说!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梁芷媛艰难地摇了摇头,“这是命……从我私自冲破……封印开始,我……我就不……不可能活过十六岁,不怪你……”

“呃!噗!”

说着又猛吐了一口血。

芊苓芷忙乱地擦着她嘴角的血渍,“别说话了。”

“没时间了……”梁芷媛用尽最后一点法力,从身体里取出狐族的内丹,“拜托你……一定要把这个……给我哥哥,这是娘亲的……”

……

芊苓芷接过内丹,看着梁芷媛紧紧地阖上双眼,脑子里轰的一下!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我就是妖女之芊苓芷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