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章 真正的洞察之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师弟,你平常最讨厌坐我的木牛流马,今天师姐便让你坐个够哈!”

拿着木牌,柳沐清嘴角的笑意愈来愈盛,嘴里暴喝一声,“奉吾法令!现!”

可,就在刚才!

她忽然察觉到韩青山眼神中掠过一抹贪婪时,柳沐清没半点迟疑,立马出来了。

只要韩青山有进一步的动作。

她绝对会在第一时间灭杀对方。

随之而来就是一道轰隆隆的响动!

紧接着,一头偌大的木牛自半空而降,平稳地落在地面,发出哞的一声嗷叫。

木牛浑身呈粉色,长约一米七八,宽约六十公分,神态像极了水牛,但细看之下,却尽是由仓木构造而成。

“奉吾法令,现!”

就在这时,柳沐清再次掏出一块木牌,朝空中抛了过去。

当即,柳沐清深呼一口气,朝白哲走了过去,粉嫩的小脸蛋露出一丝笑意。

来到白哲身边。

此时的白哲,处于深度昏迷的状态,冷峻的面庞上挂着一抹痛苦之色。

言罢!

她猛地将手中的木牌朝空中抛了过去。

木牌在空中翻转几圈。

陡然之际!

一道红光****而出。

这次,在半空中出现的是一个小木人,只有不到四十公分高,浑身呈粉色,扎着两条小木辫子,看上去煞是呆萌!

邪乎的是,小木人漂浮在半空中,扎着眼睛,紧盯着柳沐清。

“小萌,把我那傻币师弟弄到木牛流马上面去!”

柳沐清吩咐一声,又从兜里摸出一块木牌,就好似她兜里有着数之不尽的木牌一般。

木牌在手。

柳沐清微微一笑,腾空而起,暴喝一声:“奉吾法令,现!”

瞬间!

就在她即将落地的一瞬间,一只偌大的木鸢凭空出现!

咻的一声!!!

正好接住柳沐清。

这木鸢同样呈粉色,扑腾着两扇巨型翅膀,不停地在空中盘旋!!!

而那边的小木人,已经将白哲弄到木牛流马。

“收!”柳沐清缓缓抬手,朝小木人随手一指,小木人瞬间化作一面木牌,极速回到柳沐清手中。

“走勒!”

柳沐清吆喝一声,双腿一瞪,木鸢扑腾着翅膀,朝地窖外边极速而出,掀起巨大风浪,木牛流马则在地面疾跑,追了上去。

渐渐地!

柳沐清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地窖,只留下一缕缕微风!!!

看着这一切,韩青山、魏胖子、朱友堂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差点没昏死过去。

这…这什么情况?

那…那小姑娘…怎么…怎么,能…召唤东西啊!

这还是人吗?

几乎是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擦了擦眼角,朝柳沐清离开的方向望了过去。

韩青山更是冷汗直冒!

倘若刚才…真的动了贪念…。

他不敢往下想…。

他原本以为柳沐清,不过是一名小姑娘罢了。

可,现在看来,这哪是什么小姑娘,分明就是一个活阎王啊!

而魏胖子则差点没晕死过去!

他只觉得今晚所见识的一切,简直就是罕平生之见。

甚至可以说,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一刻,魏胖子紧握拳头,紧紧盯着柳沐清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语!!!

在这三人中,要说谁最震惊,莫过于朱友堂。

因为,他不同于韩青山是风水师,更不同于魏胖子是普通人。

他是一名鬼匠!

严格来说,他又属于一名木匠。

只不过,自南宋起,鬼匠一脉从木匠派系中分了出来。

即便这样,无论是鬼匠亦木匠,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祖师爷,鲁班。

可,就在刚才,他亲眼见证了木牛流马、木偶人、木鸢这些极具传奇色彩的木匠器具。

咽了咽口水!

朱友堂下意识紧了紧拳头,他一直觉得这些东西,只会存在于传说当中。

谁曾料想…。

尤其重要的是,他刚才听的很清楚,那名小姑娘称白哲为师弟,虽说言语之中有些嬉闹的成份,但他却听出了另一层意思。

那便是,刚才这名小姑娘很紧张白哲。

“看来,真的要奉他为主。”

朱友堂嘀咕一句,缓缓转身,一把抱起黄五爷的尸体,朝地窖外边走了过去,韩青山、魏胖子则走在他两侧。

……。

三日后!

白哲悠悠地醒过来,入眼是一个巨大的山洞,没有任何光点,整个山洞却是璀璨如白昼,显得煞是神奇。

看着眼前的景象,白哲微微蹙眉,从地面缓缓站起,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大脑,整个人的精神显得甚是疲惫。

“你醒了?”

柳沐清缓缓走了过来。

此时的柳沐清,一脸凝重之色,毫无半点平日里的嬉闹。

“嗯!”白哲点点头,正欲开口询问这是哪。

陡然之际,白哲赫然发现自己双眉之间好似有金光不停地游走,他的神情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任谁双眉之间多了一缕东西,都会这般。

即便是天罚之主,也难免有这种诧异。

“这是…洞察之眼?”

仅仅是一瞬间,白哲冷峻的面庞掠过一丝兴奋,深邃的双眸褶褶生辉。

作为天罚之主,他的见识远超常人,在发现双眉之间的异样后,他仔细感悟了一下,立马判断出此物的名称。

他敏锐的察觉到,这缕金光看似在眉间游走,实则却是不停地淅沥着自己的双眼。

“对,这就是真正的洞察之眼,以眼识万物,能看清万物本质。”

柳沐清自一旁盘腿而坐,继续道:“师傅让你去晴明高中,这洞察之眼便是他老人家送给你的第一个礼物。”

言毕,她紧盯着白哲双眉之间的金光,秀目之中掠过一丝羡慕,却被她很好的掩饰过去。

“你意思是,师傅很早就知道洞察之眼在黄五爷身上?”

白哲好似明白什么,一丝惊恐逐渐浮现面庞。

倘若真是这样,恐怕黄五爷之死,师傅也是了如指掌。

甚至可以说,师傅明知黄五爷要死,却是置之不理。

瞬间,白哲嘴角浮现一道笑容,他原本以为自己师傅是心慈手软之辈。

可,现在看来,恐怕真相绝非如此。

柳沐清嘟囔着嘴,没好气道:

“师傅他老人家整天到晚,都是什么天机、命理之类的话,用他老人家的话说,整个世间原本就是一场棋局,世人皆是棋子,谁能成为棋手,掌控整盘棋局,皆在命理之中,天知道他老人家是不是三年前就知道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缓缓起身,恢复到原先的嬉闹,也没给白哲说话的机会,笑道:

“师弟,我们该说正事了,这次师姐为了让洞察之眼彻底跟你融合,可没少废功夫,你想怎么报答师姐?”

白哲嘴角一阵抽搐,他太明白不过了,自己这个师姐,一直在打自己身上一样宝贝的主意,只好一脸为难,道:

“要不,我以身相许?”

(本章完)

柳沐清嬉笑一声,顺手从兜里摸出一块木牌。

这木牌只有二指大,色状墨黑,上边用朱砂画着一些神秘符号,看上去显得格外扎眼!

所以,在紫金光柱出现的一瞬间,她原本想直接带白哲走。

在发现紫金光柱并没有恶意时,这才放弃了那个念头。

在那道紫金光柱面前,柳沐清跟白哲的感觉差不多。

同样觉得自己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阅读九霄玄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幻想小说网(www.7wx.org)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