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没来由的醋意

次日,吃过早饭,上官仲夏和楚欣然二人早早的便来到了诊室,却发觉马悠悠似乎比二人来得还要早。

全部都动起手来了,将诊室的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

刚刚劳动完毕,几个人便坐下来开始谈天说地,没事侃侃大山,生活也算惬意。

“对了,悠悠姐,你那个男朋友什么时候来呀,我记得你当时不是说,只要诊所开业了,他就过来嘛?”

马悠悠连连摇头,自己其实也不知道,不过他要是来到这里,恐怕连住宿都是个问题。

“你们姐妹俩先聊着,我去买两瓶水来?”

随即便起身,想要向外走去,却突然被楚欣然叫住。

“你等等,买水这工作啊,怎么能麻烦你上官大书记呢,我去?”

一边说着,眼神还瞥向了他,这目的也是一目了然,上官仲夏是心知肚明的,他不过是不想让自己见到李兰墨吗?

尴尬的笑了笑,两手摊开。

“行,那就你去?”

这丫头实在太敏感了,也不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艳华商店离诊所这么近,几分钟的路程,我还能干什么?

随即坐在椅子上,安静的呆着,等着楚欣然回来。

“小书记,听我妈说,你又去H市找刘景天他爸了?”

眼见得上官仲夏点点头,马悠悠继续问道。

“那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刘家决定投资了吗?”

对于这件事,其实上官仲夏自己也没弄清楚,毕竟刘景天是老油条了,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即便是他再喜欢这个项目,他也不会表现的过于兴奋,所以依照目前的情况,还真的不好猜测。

“还不知道呢,他们今天开股东大会,应该就要决定这件事了,如果能定下来的话,明天,刘家父子会来到咱们村儿,商讨一下合同的事宜,我的心里头七上八下的,总怕这事情再出岔?”

任何事情,上官仲夏都不敢去打保票了,毕竟总有那不确定性,原本很好的一件事,都搞到了如今的地步,还要自己努力的去挽回。

“其实,小书记,咱们这个诊所不应该仅仅拘泥于枫林村的人,有外村生病的不方便去镇里,也可以前来看病,这样的话,咱们就方便了群众就医,又能让刘宇超得到甜头,这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儿?”

其实上官仲夏又何尝不想,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村头的那条路,别的村的如果上枫林村来,本来距离挺近的,但走那条路怕是如同翻山越岭一样,真的是荆棘密布,太困难了一些。

所以有很多外村的村民们如果生病了,宁肯去镇里,也不愿意来到枫林村,这问题说来说去又绕回到开发枫林的事情上来了。

如果刘氏父子开发的枫林,他们就会出钱帮村民修路,道路畅通了,自然村里的交通也就四通八达,枫林村的村民们想不富都困难了。

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要劝说着刘氏父子来到枫林村投资,这一次,上官仲夏是不允许任何人捣乱的。

把目前枫林村面临的情况简单的向马悠悠讲述了一遍。

二人正聊的起性,却听得楚欣然的声音飘进来。

“兰墨妹子没在家,我说今天早上怎么没到诊所来呢,要不然依照她的脾气,早就到这来看你了,又得表达问候,又得送早饭,无事献殷勤?”

一边说着,整个人走进了诊室,随即便把手里拿着的水分别扔给了马悠悠和上官仲夏。

自己也拧开盖子,坐下来,开始喝起来,而眼神却一直在留意着上官仲夏,想看看他的反应。

“她不在家还能去哪儿,他家里人出去干活,他得看店儿呢?”

上官仲夏随口问道,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却引来了楚欣然的白眼。

“咋了,啥意思,是不是她不在家,你的心里觉得空的慌啊,嗯,再说了,你好像对她家很了解,人家爱干嘛干嘛去,跟你有什么关系?”

这不光是嘴里说着,这一双玉手早已经握成了拳,恐怕上官仲夏的答案若是让自己不满意,就得让他挂了彩了吧?

这气氛一看就不对,上官仲夏心里明白,这丫头又生气了。

“不是,欣然,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随口一说嘛,喝水,喝水。”

这两个人在这里打情骂俏,倒是引得马悠悠一阵尴尬,她只能撇嘴看着上官仲夏笑了笑,表示是理解他的苦衷。

随即起身,似乎很知趣儿的样子,回到自己的诊桌旁边。

“不跟你们聊了,昨天有个患者的病历我还没做好,我先去忙了?”

正到得此时,楚欣然似乎本想和上官仲夏说点什么。

但自己的樱唇刚刚张开,还未来得及出声,却听得外面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是一个中年妇人的声音。

“快快,马大夫,快来给看看,我的手刚刚在地里干活划破了,是不是需要包扎一下?”

随着声音,一个略微肥胖的中年妇人走了进来,言语中尽是焦急,眼见得马悠悠在她的诊桌旁坐着,急忙朝着她奔过去。

同时这中年妇人用左手在捂着右手手背,而在手指的缝隙处还有丝丝的血迹流出,应该是这伤口就在右手手背上。

马悠悠急忙从诊桌里面走出来,检查了一下那妇人的伤口,并召唤着上官仲夏和楚欣然准备好外伤缝合的工具。

经过检查,马悠悠断定这伤口并不严重,随即安慰那妇人说道。

“没事,大姐,一会儿我给你缝几针,帮你洗洗伤口,然后包扎上,你在打针血清,养两天就没事儿了?”

听得马悠悠如此平和的说,妇人一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她本不知道这伤口有多重,只是见得不住的向外流血,心中极为恐慌,现如今这大夫都说没啥大事儿,自然也就是没事儿了。

按照程序,马悠悠先替这妇人清洗了伤口,然后缝合包扎,对于她这样一个在H市有着几年临床经验的医生来说,这点小伤口根本不在话下,很轻松的便处理完毕。

妇人连声表示感谢,眼见着自己手背上白色的绷带缠绕,而且看起来包扎的还蛮好看的,女医生做事就是细致。

并照常付了钱,既然大夫说了要打针血清,妇人也就提出来了,按照程序是应该打着破伤风的,反正这一支也没多少钱,花了就花了,买个心安。

打肌肉针这种事自然不用大夫,这个活就应该是楚欣然的,按照马悠悠的指示,破伤风需要先进行过敏实验。

让几个人都没想到的是,就在这过敏实验的过程中,出现了极大的意外。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惊世小村官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