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张庆红的计划2

待上官仲夏走后,张庆红代表村委会去与孙毕峰协商,想要召开一次村民代表大会。

这一次想让全体村民都参加,关于修建村里的那条路的事儿,眼看着就要到秋收了,各家已经开始张罗联系着今年土豆收获后的买家了。

所以修村里的路毕竟是迫在眉睫,确实有必要召开一次全体的村民大会,商量一下村里下一步的计划。

对于张庆红的这个提议,孙毕峰作为村主任也是直接点头了。

而且孙毕峰似乎还很是奇怪,上官仲夏究竟跟她说了什么,张庆红竟然主动来邀请大伙去参加村民代表大会。

莫不是真的把她说通了,她不会真的要把院子往回收一收,把路让出来吧

要真是这样,这上官仲夏还真的有两下子,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跟张庆红说的。

村诊所这边,上官仲夏正在和马悠悠说着这件事儿。

“哎,小书记这衣服不错,穿你身上还挺合身的,不过这衣服我好像有点眼熟”

马悠悠想了想,就是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可是又说不出来。

不过一件衣服吗,也懒得费脑袋去想它,上官仲夏这一次来到诊所这边,想必一定是有事儿跟自己说。

马悠悠的性格就是这样,对什么事观察的仔细,所以她已即刻便看得出来,或许又是那件事儿吧,她向上官仲夏询问,那也不过是想求证一下。

“小书记,看你的面色就是慌里慌张的,是不是有啥事儿跟我说”

实在有些话难以启齿,上官仲夏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来。

而马悠悠则是坐在他的诊桌旁。

“你那几朵花还在那插着。”

上官仲夏其实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该说,所以呢就先跟她唠唠家常,也顺便得好好考虑一下。

也看出来了,小书记心神不宁,既然他不想说,那就自己说吧。

“是不是我妈又逼你了,是关于咱俩的事儿吧”

“你都知道了,想必你妈也告诉你了,我跟他去商量,让她把院子往回收一收,把路让出来,他就拿咱们两个”

这种事在当事人面前实在难以启齿,上官仲夏说了一半就没说了。

“哎,这种事是你情我愿的,那不是逼着就能把两个人凑到一起的,要是那样的话也不会幸福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妈说什么,她说了也没用,你跟兰墨妹子关系那么好,我这个做姐姐的怎么着也不能插一杠,跟他去抢一个男人不是”

其实马悠悠自己都不确定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她并不明着说自己就是拒绝,也不说自己不喜欢上官仲夏的这类话。

只说些客观的原因,因为上官仲夏跟李兰墨在一起,而自己不想横刀夺爱,所以这是碍于两个人的关系,他才会不同意的。

这就不好办了,这种话让人听起来,都是话里有话,这言外之意就是说,自己并不讨厌跟上官中夏在一起。

但怎奈人家上官仲夏已经有人了,所以自己没得机会。

要是被有心人听去了,其实马悠悠就是这个意思。

而上官仲夏没想那么多,他也从没想过马悠悠喜欢自己,也从没想过自己会喜欢马悠悠,两个在爱情方面毫不相关的人竟然就被张庆红的一个要求而奇葩的联系在了一起。

照着眼前这个情形发展,似乎想扯还得扯不断。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但是你妈一直拿这事儿要挟我,要是,我们两个不在一起,他就不会把那条路让出来,按照现在的那条路,太窄了,就必须得把那从你们家开始占用公家的那几家全部长出来,这才能修路啊,你说这事咋办”

马悠悠也不是没跟母亲说过这事儿,只是母亲这个人根本是油盐不进,说了也根本没什么用。

她就是认定了要这么做,真的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现在搞的马悠悠也是束手无策,只能很无奈的跟上官仲夏提议。

“我看你不如去说通其他的那几家,如果那几家都能同意了,那就剩我们一家,我想我妈也没啥说的了,所以你不如采用这迂回战术,从那几家来包围我们家,这样也是比较可靠的。”

说好了这一个,上官仲夏是接连摇头。

“这不可行,我有哪几家并不熟识,而且,孙叔也去问过,也找他们商量过,他们的意思是就看你家,只要你妈能同意把院子往收一收,把占用的路让出来,他们随即就跟着,这不都是这样吗,所以现在就这么僵持了。”

一想都是这样,谁不明白。

两人正说到此处,却听得风林村的广播喇叭响了,一般这种让全村都能知道的大喇叭,不会轻易响的,一定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这是告诉全体村民,所以这件事儿应该是关乎所有村民利益的事儿吧。

“全体村民注意了,全体村民注意了”

现在喇叭儿里提醒着所有村民,这事儿一定很重要,而且这是赵村长的声音,看起来这是要召开孙毕峰上任以后的第一届全体村民大会。

在喇叭里,赵村长也把这事儿都说清楚了,只说了要召开全体村民大会,说是关于村里修路的事儿,但具体是怎么个情况,他没有说明。

时间是明早九点,而且还故意的提名了,希望上届的村书记也能够参加,也就是说上官仲夏呗。

“这是啥意思呢,我都已经跟枫林村没关系了,怎么明天的村民代表大会,还让我参加”

不过一想想,自己毕竟也参与了村里修路的事,赵村长这样说倒也没错。

反正自己也不可能再回h市了,参加就参加吧,也听听村里最后的决定。

也说不定张庆红回心转意了呢,要是那样的话,那可就好了,本来这是为全体村民谋福利的事儿,就不应该受到这种要挟。

在诊所这边坐了一会儿,买了一盒感冒药,上官仲夏就回到村委会,自己的宿舍而去。

“小书记回来了,欣然姐来了,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没想到自己的宿舍里又多了一个人,李兰墨也来了,这俩人又碰一块了。

见他们两个碰在一起,上官仲夏也只能唉声叹气了。

“欣然,你们这是”

楚欣然坐在小板凳上,前面放着一个盆儿,盆里装着的呢,都是男士的衣服。

看得出来,都是自己的,洗衣板插在盆里,上官仲想明白,她是要给自己洗衣服。

向自己献殷勤,却是一种最好的道歉方式,楚欣然太了解上官仲夏了。

自己这么做,一定能征得他的原谅,而李兰墨也没闲着。

这不眼看着要到中午了,她又把自己家里老妈做的菜,盛出来一部分给自己拿来。

“小书记,这是我妈做的,你最爱吃的鱼,知道你中午又要吃泡面了,那怎么能行,你快吃吧,要不然一会儿就凉了”

一副很无奈的样子,上官仲夏接连摇头。

他们都对我这么好,我咋办啊,也不知道我上辈子是不是非常招女人讨厌,一辈子没有个女人,这辈子,老天为了体谅我,给我安排了两个女人。

不过这餐食自己该吃还是要吃的,毕竟就像李兰墨说的那样,艳华姐所做的鱼是自己最喜欢的。

这两个人难得和平的相处了几秒,上官仲夏实在不能明白,他们怎么好像跟没事人一样呢。

“你俩没啥情况吧”

“当然没有了,我们俩现在关系好的很”

楚欣然一边揉搓着盆里的衣服,还一副微笑的样子说道。

“可不是,你以为呢,我们俩现在是好姐妹”

两人都这么说着,竟然还能相视的微笑了一下。

上官仲夏苦笑了一声,实不知他们两个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怎么样,你这次去,红姨都跟你说什么了,不会就给了你件衣服穿吧”

也发现了上官仲夏身上所穿的这件衣服有些奇怪,不是他走的时候穿的那件啊,想来一定是张庆红送给他的。

接连摇头,上官仲夏无奈的回答。

“还真的就是这事儿,这你们也知道,红姨是什么意思”

衣服洗完了,上官仲夏走上前去,因为男人比较有力气,他便拿起来,用力的拧了拧。

楚欣然将洗衣板放在一旁,略微的擦了一下沾湿的双手,说道。

“红姨是什么意思不重要,我们是想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没有回答楚欣然的文化,自从张庆红跟自己说的那件事儿,昨天这一晚上自己都没睡好,现在,吃过了饭,自己只是想好好的睡一觉。

这一下午,上官仲夏都呆在了村委会,那两个女孩儿有说有笑的,也聊了一下午,楚欣然晚上还要回去参加妈妈的一个舞会。

所以她首先开着车离开了,李兰墨回去吃过了晚饭,同样又给上官仲夏带来一些。

为防止村里人说闲话,自己也没有在村委会呆的太久,上官仲夏吃完了饭,她便也回去了。

有吃有喝的,上官仲夏呆着还是舒服。

次日一早,上官仲夏准备妥当,楚欣然给自己洗的衣服也没干,他只好穿着张庆红送给自己的t恤衫去参加全体村民大会。

本章完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惊世小村官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