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村儿里的大好事儿

商镇长他们来到了旅游区,聂叒双在服务员通知下,急忙带着旅游去了几个主管人物来迎接商镇长及其贵宾的到来。

“聂总,仲夏这孩子哪去了,我给他打过电话了?”

眼见着只有聂叒双迎出来,商镇长略感觉奇怪,但还依然是分别为两边介绍了一下,嚷两人互相熟悉一下。

这小子就算讨厌我,也不至于这么大的事儿,连面儿都不露吧,他也不是那种分不清主次的人。

况且这一次,可是对枫林村有着莫大的好处,实在不能理解,他怎么不出来迎接呢?

“商镇长,他回村里了,咱们吃过了饭,不是得到村里去考察土壤吗,他想提前做准备,他很高兴盼着你们来呢,这不也是告诉我,要我好好的招待你们吗?”

聂叒双回答着,便将这一行人等迎进了健康绿色餐食去。

并为大家伙安排了一顿丰盛的餐食,当然,作为旅游区的负责人,聂叒双是要陪同的。

“聂总,咱们旅游区的员工曾经救过我的孩子,我希望你好好调查调查,把他找出来,我要当面感谢他?”

还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上官仲夏的样貌,毕竟时间久了,而且两个人就见过那一次面,其实说的挺像是上官仲夏,但也不敢确认。

“这都是小事,何足挂齿,冯组长也不用太过于放在心上?”

非常自然的流露,聂叒双也没有多想,毕竟是在旅游区出的事儿,倘若真的出什么问题,那旅游区也将负很大的责任。

再者说,后面看管小溪的那些保安全部都会水,那可都是精挑细选的,要都看一看,召集起来,却也不是那么方便。

“那怎么行,当时那小伙子可能是有什么急事要离开,所以我也没来得及问他姓名,仔细看看他的样子,这次我又有机会来到这儿,要是不好好感谢一下这个救命恩人,我总是会觉得心里有些亏欠?”

对于冯组长来说,她是个一本正经的人,什么事儿都会有礼尚往来,既然人家救了自己的孩子,自己就应当表示感谢。

这最起码也是华夏几千年文明中应该有的礼仪之道。

几人正说着,包厢的门口传来了敲门声,随后门被打开了,上官仲夏走了进来。

“你,你不是。。。。。。?”

对于上官仲夏的样貌,自己还是有些许印象的,毕竟是个大帅哥嘛,这样的美男子也是世间少有。

冯组长自然表现得非常诧异,他就是上官仲夏,因为也就是说,是上官仲夏救了我的儿子。

现在这个女人,上官仲夏也觉得有些面熟。

“哦,你是那个孩子的母亲,是吧?”

这样一来,在场的所有人就都明白了,原来冯组长苦苦寻找的那个恩人就是上官仲夏。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冯组长连忙起身。

“小伙子,赶紧坐下来,咱们一起吃饭,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里的负责人,一看这小伙子就有出息,又是枫林村的村官,又是旅游区的经理,好样的?”

对于冯组长这莫名其妙的客套,上官仲夏也是微笑示意,毕竟,这也是贵客,枫林村以后想要发家致富,可能就要指望她了。

“嗯,那件事儿就是举手之劳,冯组长不用挂念在心上,要说感谢,我还真应该代表枫林村好好感谢您呢,您带来了新的农作物项目,这枫林村以后发家致富有希望了?”

对于这件事,冯组长也表示这是互利互惠的事儿,毕竟难得找到枫林村这样适合的土壤。

所以自己新研发的品种对土地的要求还是很高的,有很多地方还需要技术改良。

枫林村如果能愿意让自己进行科研实验,这也是自己最高兴的事。

“这件事,上官书记不用感谢我,我也取得了我要的结果,等一下吃完饭,咱们就去好好的考察一下村里的土壤,如果真的适合,那就需要咱们村农户的配合了,至少我需要一垧地来作为试验基地,这件事儿,还要请你帮忙呢?”

冯组长开发的这个项目,自己早有耳闻,倘若试验成功,这一晌地的收成不会比普通地块的收成少,而且,还是纯绿色品种,那价格自然就要高得离谱,同样是一公斤的土豆,普通农户或许只能卖到八毛钱,但冯组长开发的这个,可能卖到八块钱,这得是多么可观的收入。

这样的好事,必须要把它落实在枫林村。

“当然,那是一定的,这么好的品种,冯组长能够看上我们枫林村,那真的是我们的荣幸?”

二人互相客套之余,冯组长也不忘对着菜品进行一番赞赏,甚至还提到了做菜的厨师。

“你们这厨师是谁呀,这简直就是天生做菜的,这些平时看来,极其普通的菜品怎么被弄的像玉盘珍馐一样,真是手巧啊。”

整个旅游区的餐食,对于吴艳华的手艺,上官仲夏从来都是很放心。

夸赞和溢美之词,上官仲夏听的也很多了,所以也就不足为虑,与平时一样,自己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吴艳华。

“她不过是我们村的家庭主妇,也没什么做菜方面的经验,反正咱们旅游区做的都是一些农家菜,所以,自然我觉得请她挺合适的,冯组长能吃得满意,那就好了?”

餐食过后,几个人打算来到村里,找一块比较好的地段来做土壤培养。

眼见着此时已经秋高气爽,上官仲夏的衣服似乎略显单薄。

“等等,仲夏,我这,有件衣服,你看看合不合身,要是合身的话,你就穿着吧,现在外面挺冷的?”

心里想着,这是自己表达的一种方式,聂叒双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就是觉得看着上官仲夏整日奔波劳苦,天气都已经凉了,却还没有时间去买件衣服,心里不免是有些心疼。

说着随手从包房里面的小壁柜中,拿出了一件新的夹克外衣。

走上前来,递到了上官仲夏的手中。

“这,你怎么送我衣服,不用了,这太客气了?”

现在有外人在场,聂叒双又不是那种能够主动表达的人,遭到了上官仲夏的拒绝,自己慌忙解释。

但由于慌张,自己的这个解释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这个,这是我本来打算送给我爸的,哦对,是,这样的,这也不是,不是特意给你买的,老爷子穿着不合身,还不能退,扔了怪可惜的,这不是,这不是就给你拿来了吗?”

这一段话,自己越说越觉得尴尬,这理由太过于牵强,但不管怎么说啊,自己总算能为自己的表达圆润回来,反正话已经说出去了。

不管上官仲夏是收于不收,自己总算心痛快了。

此时的聂若霜一直低着头,都不敢看他一眼,就更不知道上官仲夏是做何表情了。

前面那些人还在等着自己,有这么多人在周围看着,自己也不能驳了聂叒双的面子。

到底是什么情况,上官仲夏一见的就明白。

“这样啊,嗯,那我就穿了,正好,我还想再买件衣服呢,我现在这衣服确实有些单薄了,等回头到时候我给你钱,就算我买的吧?”

其实这衣服看着就是年轻人穿的,聂叒双的理由太过于牵强了。

可自己就是想关心他,对于上官仲夏能够接受自己的关心,自己的心里是很开心的,虽然她面上什么都没说。

将一行人送出了旅游区,看着上官仲夏穿着自己买的衣服,那个宽阔的背影。

自己竟然露出了一丝甜蜜的笑意,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独自一个人呆呆的目送着他们很久,直到他们都上了车,车子启动,聂叒双才转身回来到自己的办公室。

还依旧就是久久不能释怀,田耀一次次的坑害自己,如果没有他,自己似乎真的很难坚持下来,如果没有他,自己或许现在真的跟田耀在一起了。

想了很多的如果,不过细想来,或许这上官仲夏就是上天给我聂叒双最好的礼物。

但自己的爱要表达的含蓄,不会像李兰墨那样透明,更不会像楚欣然然那样激烈,与马悠悠那种智慧型的爱似乎也有着本质的区别。

上官仲夏这一行人从村里的土地一路的监测,对土壤进行考量。

每到一处,冯组长都会抓起地上的土壤,仔细的观察,再弄一点放进自己的量杯里,到城市先配置好的测量液进行土壤成分的检测。

目的以求找到最适合的土壤。

(本章完)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惊世小村官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