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一章 赌局下的猫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多隆嘿嘿笑道:“宋兄弟,大家都是自己人,我指点你一条发财的路子。”

“风清扬却不一样,他成名更早,数十年前在武学昌盛的中原地区都是一个神话,因此武林中不少人都看好风清扬胜出。”

宋青书并不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害风清扬的嫌疑,这种等级的高手,本来就应该公平决斗,他只不过将两人重新拉回同一个起点而已。

过了几天在树上风餐露宿的日子,宋青书终于等来了月圆之夜,看着已经化装成御前侍卫两女,不由得叮嘱道:“你们长得太过俊俏,过于显眼。跟在我身后,尽量不要说话,不然人家听到你们的声音,很难不起怀疑。”

夏青青满腹心事,随意地点了点头。李沅芷则是强压心中的兴奋,使劲地点了点头。

注意到李沅芷眼中的雀跃,对比起夏青青心事重重的样子,宋青书心中不由得感叹道:多么无忧无虑的少女……

“其他国家之人自然更看好风清扬,很多人就算心存疑虑,也只会防备两人打平,东方教主普遍不被看好,我们若是下重金买东方教主赢,岂不是能大赚一笔?”多隆越说越兴奋,呼吸都急促起来。

宋青书听得眉头一皱:“你就这么确定东方教主能赢?”

“这就是关键所在!”多隆兴奋地说道,“今天皇上特意派我通知你,让你在暗中助东方教主一臂之力。”

宋青书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东方不败现在是康熙麾下头号高手,康熙自然不愿意他有所损伤,因此会不择手段帮东方不败取胜倒也正常……

可是宋青书哪想趟这趟浑水,看了远处的夏青青,宋青书对着多隆苦笑道:“多大哥,以风清扬和东方教主的武功,我哪插的进去手啊?再说了,就算我出手,可宫外那么多武林人士都纷纷占据高处看着呢,那赌局又岂能算数?”

这几日多隆和宋青书忙得焦头烂额,今天是决战的日子,两人分别在各个宫门处部下重兵,增加了数倍于平日的巡逻侍卫。

“宋兄弟!”远处的多隆看到宋青书眼睛一亮,连忙将他拉到一旁,鬼鬼祟祟看了四周一眼,压低声音问道:“你觉得今夜之战,谁赢面更大?”

宋青书愕然地看着他:“两人都是绝世高手,没交手之前谁也没法猜测。”

“京城里的庄家早就瞅准商机,为两人开好盘口,赌风清扬胜的一赔二,赌东方教主胜的一赔三,若是两人天亮之前未分胜负,就算打平,买打平的人,也是一赔三。”

“哦?”宋青书眉毛一动,没想到古代的****业居然也这么发达,连忙问道,“那多大哥压哪边呢?”

“嘿嘿,”多隆诡异一笑,“宋兄弟,这就是我说第一百一十一章赌局下的猫腻

的发财的机会了。”

“怎么说?”宋青书疑惑地看着他。

多隆犹豫了一下,看着宋青书说道:“宋兄弟,我当你是自己人才说的,皇上的口谕已经下了,若是你抗旨不尊,而且最后比武结果又不是皇上想看到的,到时候龙颜一怒,哪怕韦爵爷都救不了你啊。”

见宋青书脸色不好看,多隆继续说道:“再说了,如今不少王公大臣都得知了这个消息,纷纷押了重金进来,若是最后东方教主败了,害得他们血本无归……哪怕皇上宽宏,不怪罪宋兄弟,你也没法继续在朝廷中立足啊……至于掩人耳目的问题,宋兄弟这么高的武功,想必难不倒你。”

“好吧,宋某尽力而为。”宋青书脸色凝重,转身离去。

“宋兄弟大可放心,只要东方教主胜了,大家都给你留了一份谢礼呢。”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宋青书苦笑一声,随意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

“多隆和你说什么?”见他回来,夏青青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一些关于今夜紫禁城的安全问题。”宋青书哪敢告诉她真相,咧了咧嘴,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们先到其余各处巡视一番吧。”

“没想到今天可以近距离观看当时两大顶级高手的对决,回去跟师父说说,看美不死他。”一行三人之中,恐怕就李沅芷对今晚的决斗抱着一份超然的观众态度。

“宋大哥,你与他们两人都交过手,你说风太师叔今晚能赢么?”夏青青满脸忧虑,拉着宋青书悄悄问道。

“风前辈武学境界更高,东方不败动作更快,两人各有优劣,综合实力非常接近,若是第一百一十一章赌局下的猫腻

公平决斗,两人胜负应该五五开。不过之前我们华山一行,风老前辈已经从我口中熟悉了东方不败的一些特点,说起来他的胜算应该更大吧……”

宋青书只好骗她道,心中却寻思,自己之前偷偷给东方不败报信也就罢了,今晚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动手帮东方不败,不然青青怎么可能原谅自己?

可是又不能直接抗旨不遵,真是头疼,宋青书烦躁地摇了摇头。

一行三人不知不觉来到粘杆处训练的地方,那些门派的人质弟子见到宋青书走过来,全都停下练武,纷纷上前拜见。

宋青书挥手示意,说道:“想必你们也知道了今晚的决斗,为了保障皇宫安全,今夜皇宫的守卫会格外森严。你们还不是正式的侍卫,所以你们今夜不能走出这个院子……不能看个决斗而已,你们的表情怎么纷纷像吃了砒霜一样?”

看清了场中一人的样貌,站在宋青书身后的李沅芷脸色不由得变得惨白起来。第一百一十二章旷世之战

场中有几人刚才就是看清了宋青书身后的李沅芷,才会显得表情极不自然。只不过宋青书此刻的心思大半都放在今夜的对策上面,并没有注意到场中的异常。

“先这样吧,特意过来提醒你们一下,免得糊里糊涂丢了性命。我还要去其他地方,先走了。”宋青书随意挥挥手,转身往外走去。

“恭送大人!”一群人纷纷行礼道。

李沅芷跟在宋青书身后,有几次忍不住都回过头去打量场中一年轻男子,目光中充满哀求,见对方神色坚定地摇了摇头,只好无奈离去,但已经由神采飞扬变为了魂不守舍。

“李丫头,你怎么突然不再叽叽喳喳了?”突然觉得耳边清静了几分,宋青书抬头看着李沅芷随口问道。

“啊,有么?”李沅芷神色有些慌乱,脸色不自然地说道,“人家哪有叽叽喳喳。”

宋青书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不过他知道少女的心思向来以变幻莫测出名,也懒得猜想李沅芷心中在想什么……低下头来,宋青书又开始沉思今晚的对策。

可惜一直到了晚上,宋青书都没想出一个万全之策。看着一身宽大的红袍,站在太和殿顶黄色琉璃瓦上的东方不败,宋青书苦笑道:“走一步看一步,见机行事吧。”

不知不觉,一轮明月已经升至半空,柔和的月光洒到了东方不败身上,让很多人第一次看清了这位让天下正派人士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看清了东方不败居然是一个貌若妇人的年轻俊美男子,宫外的武林人士纷纷大跌眼镜。

东方不败面沉若水,迎风负手而立,紧紧盯着月亮正中位置。

宋青书若有所思,也循着东方不败视线望去,只见一小黑点出现在明月之中,慢慢地越变越大,待看清了过后,宋青书不由得惊骇欲绝。

原来风清扬一席青衣,双脚站立于一柄宝剑之上,乘风踏月而来。满头白发在月光的闪耀下,愈发衬托了他的仙风道骨。

“御剑飞行?怎么可能!”宋青书脑袋里仿佛当机了一般,念头急速运转:这当真是武侠世界么,武侠世界怎么会有御剑飞行,这不科学,我一定是走错片场了。

果然,宫外也传来一阵倒吸凉气之声,仿佛炸开了锅一般。

东方不败面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反应却没有宋青书等人这么夸张,见风清扬落于数丈之外,淡淡笑道:“风先生剑法通神,当年以一己之力力抗我日月神教任教主以及十长老,东方真是仰慕已久。”

被对方勾起心中一些旧事,风清扬脸上浮现起一层淡淡的忧伤第一百一十二章旷世之战

场中有几人刚才就是看清了宋青书身后的李沅芷,才会显得表情极不自然。只不过宋青书此刻的心思大半都放在今夜的对策上面,并没有注意到场中的异常。

“先这样吧,特意过来提醒你们一下,免得糊里糊涂丢了性命。我还要去其他地方,先走了。”宋青书随意挥挥手,转身往外走去。

“恭送大人!”一群人纷纷行礼道。

李沅芷跟在宋青书身后,有几次忍不住都回过头去打量场中一年轻男子,目光中充满哀求,见对方神色坚定地摇了摇头,只好无奈离去,但已经由神采飞扬变为了魂不守舍。

“李丫头,你怎么突然不再叽叽喳喳了?”突然觉得耳边清静了几分,宋青书抬头看着李沅芷随口问道。

“啊,有么?”李沅芷神色有些慌乱,脸色不自然地说道,“人家哪有叽叽喳喳。”

宋青书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不过他知道少女的心思向来以变幻莫测出名,也懒得猜想李沅芷心中在想什么……低下头来,宋青书又开始沉思今晚的对策。

可惜一直到了晚上,宋青书都没想出一个万全之策。看着一身宽大的红袍,站在太和殿顶黄色琉璃瓦上的东方不败,宋青书苦笑道:“走一步看一步,见机行事吧。”

不知不觉,一轮明月已经升至半空,柔和的月光洒到了东方不败身上,让很多人第一次看清了这位让天下正派人士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看清了东方不败居然是一个貌若妇人的年轻俊美男子,宫外的武林人士纷纷大跌眼镜。

东方不败面沉若水,迎风负手而立,紧紧盯着月亮正中位置。

宋青书若有所思,也循着东方不败视线望去,只见一小黑点出现在明月之中,慢慢地越变越大,待看清了过后,宋青书不由得惊骇欲绝。

原来风清扬一席青衣,双脚站立于一柄宝剑之上,乘风踏月而来。满头白发在月光的闪耀下,愈发衬托了他的仙风道骨。

“御剑飞行?怎么可能!”宋青书脑袋里仿佛当机了一般,念头急速运转:这当真是武侠世界么,武侠世界怎么会有御剑飞行,这不科学,我一定是走错片场了。

果然,宫外也传来一阵倒吸凉气之声,仿佛炸开了锅一般。

东方不败面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反应却没有宋青书等人这么夸张,见风清扬落于数丈之外,淡淡笑道:“风先生剑法通神,当年以一己之力力抗我日月神教任教主以及十长老,东方真是仰慕已久。”

被对方勾起心中一些旧事,风清扬脸上浮现起一层淡淡的忧伤第一百一十二章旷世之战

场中有几人刚才就是看清了宋青书身后的李沅芷,才会显得表情极不自然。只不过宋青书此刻的心思大半都放在今夜的对策上面,并没有注意到场中的异常。

“先这样吧,特意过来提醒你们一下,免得糊里糊涂丢了性命。我还要去其他地方,先走了。”宋青书随意挥挥手,转身往外走去。

“恭送大人!”一群人纷纷行礼道。

李沅芷跟在宋青书身后,有几次忍不住都回过头去打量场中一年轻男子,目光中充满哀求,见对方神色坚定地摇了摇头,只好无奈离去,但已经由神采飞扬变为了魂不守舍。

“李丫头,你怎么突然不再叽叽喳喳了?”突然觉得耳边清静了几分,宋青书抬头看着李沅芷随口问道。

“啊,有么?”李沅芷神色有些慌乱,脸色不自然地说道,“人家哪有叽叽喳喳。”

宋青书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不过他知道少女的心思向来以变幻莫测出名,也懒得猜想李沅芷心中在想什么……低下头来,宋青书又开始沉思今晚的对策。

可惜一直到了晚上,宋青书都没想出一个万全之策。看着一身宽大的红袍,站在太和殿顶黄色琉璃瓦上的东方不败,宋青书苦笑道:“走一步看一步,见机行事吧。”

不知不觉,一轮明月已经升至半空,柔和的月光洒到了东方不败身上,让很多人第一次看清了这位让天下正派人士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看清了东方不败居然是一个貌若妇人的年轻俊美男子,宫外的武林人士纷纷大跌眼镜。

东方不败面沉若水,迎风负手而立,紧紧盯着月亮正中位置。

宋青书若有所思,也循着东方不败视线望去,只见一小黑点出现在明月之中,慢慢地越变越大,待看清了过后,宋青书不由得惊骇欲绝。

原来风清扬一席青衣,双脚站立于一柄宝剑之上,乘风踏月而来。满头白发在月光的闪耀下,愈发衬托了他的仙风道骨。

“御剑飞行?怎么可能!”宋青书脑袋里仿佛当机了一般,念头急速运转:这当真是武侠世界么,武侠世界怎么会有御剑飞行,这不科学,我一定是走错片场了。

果然,宫外也传来一阵倒吸凉气之声,仿佛炸开了锅一般。

东方不败面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反应却没有宋青书等人这么夸张,见风清扬落于数丈之外,淡淡笑道:“风先生剑法通神,当年以一己之力力抗我日月神教任教主以及十长老,东方真是仰慕已久。”

被对方勾起心中一些旧事,风清扬脸上浮现起一层淡淡的忧伤第一百一十二章旷世之战

场中有几人刚才就是看清了宋青书身后的李沅芷,才会显得表情极不自然。只不过宋青书此刻的心思大半都放在今夜的对策上面,并没有注意到场中的异常。

“先这样吧,特意过来提醒你们一下,免得糊里糊涂丢了性命。我还要去其他地方,先走了。”宋青书随意挥挥手,转身往外走去。

“恭送大人!”一群人纷纷行礼道。

李沅芷跟在宋青书身后,有几次忍不住都回过头去打量场中一年轻男子,目光中充满哀求,见对方神色坚定地摇了摇头,只好无奈离去,但已经由神采飞扬变为了魂不守舍。

“李丫头,你怎么突然不再叽叽喳喳了?”突然觉得耳边清静了几分,宋青书抬头看着李沅芷随口问道。

“啊,有么?”李沅芷神色有些慌乱,脸色不自然地说道,“人家哪有叽叽喳喳。”

宋青书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不过他知道少女的心思向来以变幻莫测出名,也懒得猜想李沅芷心中在想什么……低下头来,宋青书又开始沉思今晚的对策。

可惜一直到了晚上,宋青书都没想出一个万全之策。看着一身宽大的红袍,站在太和殿顶黄色琉璃瓦上的东方不败,宋青书苦笑道:“走一步看一步,见机行事吧。”

不知不觉,一轮明月已经升至半空,柔和的月光洒到了东方不败身上,让很多人第一次看清了这位让天下正派人士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看清了东方不败居然是一个貌若妇人的年轻俊美男子,宫外的武林人士纷纷大跌眼镜。

东方不败面沉若水,迎风负手而立,紧紧盯着月亮正中位置。

宋青书若有所思,也循着东方不败视线望去,只见一小黑点出现在明月之中,慢慢地越变越大,待看清了过后,宋青书不由得惊骇欲绝。

原来风清扬一席青衣,双脚站立于一柄宝剑之上,乘风踏月而来。满头白发在月光的闪耀下,愈发衬托了他的仙风道骨。

“御剑飞行?怎么可能!”宋青书脑袋里仿佛当机了一般,念头急速运转:这当真是武侠世界么,武侠世界怎么会有御剑飞行,这不科学,我一定是走错片场了。

果然,宫外也传来一阵倒吸凉气之声,仿佛炸开了锅一般。

东方不败面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反应却没有宋青书等人这么夸张,见风清扬落于数丈之外,淡淡笑道:“风先生剑法通神,当年以一己之力力抗我日月神教任教主以及十长老,东方真是仰慕已久。”

被对方勾起心中一些旧事,风清扬脸上浮现起一层淡淡的忧伤第一百一十二章旷世之战

场中有几人刚才就是看清了宋青书身后的李沅芷,才会显得表情极不自然。只不过宋青书此刻的心思大半都放在今夜的对策上面,并没有注意到场中的异常。

“先这样吧,特意过来提醒你们一下,免得糊里糊涂丢了性命。我还要去其他地方,先走了。”宋青书随意挥挥手,转身往外走去。

“恭送大人!”一群人纷纷行礼道。

李沅芷跟在宋青书身后,有几次忍不住都回过头去打量场中一年轻男子,目光中充满哀求,见对方神色坚定地摇了摇头,只好无奈离去,但已经由神采飞扬变为了魂不守舍。

“李丫头,你怎么突然不再叽叽喳喳了?”突然觉得耳边清静了几分,宋青书抬头看着李沅芷随口问道。

“啊,有么?”李沅芷神色有些慌乱,脸色不自然地说道,“人家哪有叽叽喳喳。”

宋青书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不过他知道少女的心思向来以变幻莫测出名,也懒得猜想李沅芷心中在想什么……低下头来,宋青书又开始沉思今晚的对策。

可惜一直到了晚上,宋青书都没想出一个万全之策。看着一身宽大的红袍,站在太和殿顶黄色琉璃瓦上的东方不败,宋青书苦笑道:“走一步看一步,见机行事吧。”

不知不觉,一轮明月已经升至半空,柔和的月光洒到了东方不败身上,让很多人第一次看清了这位让天下正派人士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看清了东方不败居然是一个貌若妇人的年轻俊美男子,宫外的武林人士纷纷大跌眼镜。

东方不败面沉若水,迎风负手而立,紧紧盯着月亮正中位置。

宋青书若有所思,也循着东方不败视线望去,只见一小黑点出现在明月之中,慢慢地越变越大,待看清了过后,宋青书不由得惊骇欲绝。

原来风清扬一席青衣,双脚站立于一柄宝剑之上,乘风踏月而来。满头白发在月光的闪耀下,愈发衬托了他的仙风道骨。

“御剑飞行?怎么可能!”宋青书脑袋里仿佛当机了一般,念头急速运转:这当真是武侠世界么,武侠世界怎么会有御剑飞行,这不科学,我一定是走错片场了。

果然,宫外也传来一阵倒吸凉气之声,仿佛炸开了锅一般。

东方不败面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反应却没有宋青书等人这么夸张,见风清扬落于数丈之外,淡淡笑道:“风先生剑法通神,当年以一己之力力抗我日月神教任教主以及十长老,东方真是仰慕已久。”

被对方勾起心中一些旧事,风清扬脸上浮现起一层淡淡的忧伤第一百一十二章旷世之战

场中有几人刚才就是看清了宋青书身后的李沅芷,才会显得表情极不自然。只不过宋青书此刻的心思大半都放在今夜的对策上面,并没有注意到场中的异常。

“先这样吧,特意过来提醒你们一下,免得糊里糊涂丢了性命。我还要去其他地方,先走了。”宋青书随意挥挥手,转身往外走去。

“恭送大人!”一群人纷纷行礼道。

李沅芷跟在宋青书身后,有几次忍不住都回过头去打量场中一年轻男子,目光中充满哀求,见对方神色坚定地摇了摇头,只好无奈离去,但已经由神采飞扬变为了魂不守舍。

“李丫头,你怎么突然不再叽叽喳喳了?”突然觉得耳边清静了几分,宋青书抬头看着李沅芷随口问道。

“啊,有么?”李沅芷神色有些慌乱,脸色不自然地说道,“人家哪有叽叽喳喳。”

宋青书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不过他知道少女的心思向来以变幻莫测出名,也懒得猜想李沅芷心中在想什么……低下头来,宋青书又开始沉思今晚的对策。

可惜一直到了晚上,宋青书都没想出一个万全之策。看着一身宽大的红袍,站在太和殿顶黄色琉璃瓦上的东方不败,宋青书苦笑道:“走一步看一步,见机行事吧。”

不知不觉,一轮明月已经升至半空,柔和的月光洒到了东方不败身上,让很多人第一次看清了这位让天下正派人士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看清了东方不败居然是一个貌若妇人的年轻俊美男子,宫外的武林人士纷纷大跌眼镜。

东方不败面沉若水,迎风负手而立,紧紧盯着月亮正中位置。

宋青书若有所思,也循着东方不败视线望去,只见一小黑点出现在明月之中,慢慢地越变越大,待看清了过后,宋青书不由得惊骇欲绝。

原来风清扬一席青衣,双脚站立于一柄宝剑之上,乘风踏月而来。满头白发在月光的闪耀下,愈发衬托了他的仙风道骨。

“御剑飞行?怎么可能!”宋青书脑袋里仿佛当机了一般,念头急速运转:这当真是武侠世界么,武侠世界怎么会有御剑飞行,这不科学,我一定是走错片场了。

果然,宫外也传来一阵倒吸凉气之声,仿佛炸开了锅一般。

东方不败面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反应却没有宋青书等人这么夸张,见风清扬落于数丈之外,淡淡笑道:“风先生剑法通神,当年以一己之力力抗我日月神教任教主以及十长老,东方真是仰慕已久。”

被对方勾起心中一些旧事,风清扬脸上浮现起一层淡淡的忧伤

宋青书心中一跳,连忙问道:“还望多大哥指点。”

多隆再次瞅了瞅四周,确定没人偷听,才说道:“东方教主虽然被公认为大清第一高手,但毕竟我们大清国境内武学比较凋零,其他国家的武林中人会觉得东方教主名不副实。”

整理好心神,宋青书开口说道:“风清扬当年成名绝技是独孤九剑,但如今他出手已经没有一招是独孤九剑的招式了……东方姑娘,宋某言尽于此,就此告辞。”

目送宋青书离去,东方不败一张脸阴晴不定,抬头望着天际,若有所思:“无招胜有招?”

第一百一十一章赌局下的猫腻

宋青书心中庆幸不已,看来东方不败也对月圆之夜一战没有十足把握,不然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自己诈出真实性别。

阅读偷香高手最新章节 请关注幻想小说网(www.7wx.org)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