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 一箭退敌

韩瑜感觉此事危机,便道“黑狐,点齐亲卫,随我前去追击,定不让兖尾等人逃离!”

蒙提尔达一听,不放心韩瑜深入险境,赶紧说道“都尉,还是让我前去,我定然不让兖尾带兵逃走!”

韩焕等人也跟着说道“让我等前去!定然带回兖尾等人头颅!”

韩瑜知道了兖尾的目的之后,反而没了先前的恼怒,说道“我且带领都尉亲骑先行,命令蒙提尔达留下坐镇部中,韩焕、韩胡集结麾下兵马,随后跟来!”

韩瑜命令已下,众人只得听令,却见韩瑜喃喃地说道“不过数月未曾亮出弓箭,便有人胆敢如此,欺我箭头不锋?且看我如何将兖尾之辈头颅带回!”让众人皆感到韩瑜身上溢出了杀气。

数月未动,韩瑜腿伤已好,再也不像之前那般畏畏缩缩地骑马,而是与黑狐一行上百亲卫一人双马直接奔驰而行。半夜之时,便到了兖尾先前的集结之地,此时,一人见韩瑜亲卫大队前来,迅速向前禀报到“属下见兖尾等人骑马向前而去,便在此地等候!”说完用手指着兖尾前行的方向。

黑狐认出是自己派出追踪兖尾踪迹之人,便问道“另有四人现在何处?”

“他们此时正在尾随兖尾的大队骑兵。”

黑狐见状问向韩瑜“前方已是灵羽部,都侯我等进入其地是否要知会一声?”

“不必!兖尾等人,定然已经知会,我等随后而已!”韩瑜说完便继续打马前行,上百亲卫便进入了灵羽部之地。

灵羽部驻地之中,其都侯朵尔嗣睡得正香,突然被属下叫醒“蝼部有数百骑兵前来,欲要面见都侯!”

朵尔嗣瞬间便没了睡意,蝼部之人深夜数百骑兵前来,若不是见他,而是夜袭,后果便不堪设想,虽然灵羽部与蝼部现在皆为氏巴东部属下,但依旧不敢将其安危寄托在别人身上,立即起身问道“他们现在何处?”

“在两里之外,正在等候都侯前往。”

待听到其在两里之外,朵尔嗣才算是松了口气,暗道还好不是夜袭,于是说道“召集部中军马,随我前往!”

兖尾带领麾下的骑兵已经奔跑一日一夜,此时已经累困交加,在此地等候朵尔嗣期间,大部属下已然鼾声四起,睡了起来,连兖尾都已一脸困顿模样。

君山等人深知,几人一旦离开蝼部,韩瑜定然会派人追击,此时在灵羽部驻地等候朵尔嗣许久还未见其来到,便着急地对兖尾问道“我等直接离去便是,为何还要知会灵羽部朵尔嗣?”

兖尾并未将其中原因告诉君山等人,便直接率部在此地等候,此时见君山等人一副着急模样,说道“我等身后有几骑远远跟着,遣人过去便遁走,一旦不再驱赶,便又继续跟来,如同跗骨之蛆。这几人定是韩瑜派遣,若是我等径直往前,困顿之下,韩瑜又有人领路,这般下来难保其不会追上我等,此处乃是灵羽部驻地,我身上有可汗密令,可令其替我等阻拦韩瑜等人。”

兖尾刚刚说完,前方便露出一条火龙,见其方向乃是从灵羽部前来,君山见此便恭维到“都侯果然算无遗策,那朵尔嗣已然前来,届时我等便能放心前往祭天城了。”

朵尔嗣并未弄清蝼部骑兵前来何事,一路之上还在思索,远远见到兖尾,他只是觉得面熟,便喊道“汝是蝼部何人?半夜前来所为何事?”

兖尾只身前往朵尔嗣身前,其部下见此纷纷前来将朵尔嗣围住,朵尔嗣见状,喝到“尔等这是为何?”

其身边一人回道“韩瑜那厮,骑射甚是厉害,先前西部勇士娄岭与其比试,不过一息便中箭身死,我等此举乃是保护都侯!”

朵尔嗣一听也是惊醒过来,他也不知韩瑜是否就在蝼部骑兵之中,便没有反驳,任由属下将其团团围住。

兖尾见朵尔嗣被属下围住并不前来,从身上掏出一物,正是一枚令牌,举起说道“兖尾奉可汗之命来到此地,此乃可汗赐予我之令牌,可汗对朵尔嗣有令!”

朵尔嗣顿感疑惑,方才属下禀报乃是蝼部骑兵,此时怎么又变成了可汗对他有令,但又不敢怠慢,便对属下说道“你去将令牌取来与我,我看看其令牌真伪。”

待令牌取回之后,反复端详知道是真,朵尔嗣喊道“可汗有何命令予我?”

兖尾知道令牌见效,便说道“我等奉可汗之令,前往祭天城,蝼部都侯韩瑜欲要阻止我等前往,可汗令朵尔嗣阻挡韩瑜,务必使我等无恙前往祭天城!”

兖尾之言让朵尔嗣一阵疑惑,完全不懂这命令所为何事,但见令牌是真,只得应了下来。

兖尾见朵尔嗣接令,便迅速返身,带着部下离开,只是一路之上,兖尾麾下的骑兵经过刚才歇息之后更是困顿,先后有数十人摔下马去,导致速度大大减缓。君山见状便说道“此时部下已然不堪前行,马匹也需要休息,若是强行前往可能适得其反,现有朵尔嗣为我等阻挡韩瑜,此时我等身后跟随之人也不见踪迹,不如歇息一番,好过继续赶路。”

兖尾方才也差点摔下马去,幸亏旁人手快将其扶住,此时已然如此困倦,听君山之言,心里亦觉甚为有理,有灵羽部阻挡,自己便能好好歇息,便到“在此处歇息,待天亮以后再出发!”

命令一下,其属下却是没有欢呼,直接下马倒地而睡,连坐骑都不愿去管。

韩瑜一行一人双马行军颇为快捷,黑狐挑选精兵为其亲卫,皆是在行进之中能在马上歇息之人,次日中午之时已行数百里,到了灵羽部驻地附近。这时原本跟随兖尾身后的四人前来禀报说道“我等跟随和眼尾一行到了这灵羽部驻地附近,便遭到了灵羽部驱赶,昨夜之后便没了他们踪迹。”

韩瑜一听便是明白,兖尾奉劳斯可汗密令带兵回到祭天城,劳斯可汗如此大张旗鼓,定然也会给灵羽部都侯命令,让其阻挡自己追回麾下骑兵,反让韩瑜更加坚定要追回其麾下数百骑兵,迅速对黑狐说道“黑狐,兖尾一行数百骑兵昨夜经过,定然留下大量马蹄之印,你速速遣人寻找!”

韩瑜等人继续前行不到片刻,便有灵羽部大队骑兵在前方挡住。韩瑜定眼一看其不下一千,于是打马向前喊道“蝼部韩瑜经过此地,贵部都侯朵尔嗣可在?”

灵羽部上千人被韩瑜一喊,顿时乱了起来,尤以朵尔嗣附近为甚。朵尔嗣见部下听闻韩瑜之名便乱了起来,瞬间恼怒地说道“尔等竟是这般怕了韩瑜?”

其部下纷纷说道“韩瑜乃是我东部第一勇士,箭术绝伦,无有出其右者,我等担忧都侯安危,才将都侯围在当中,还请都侯息怒!”

见属下如此,朵尔嗣内心也担忧韩瑜一言不合便朝他射箭,于是默认了部下之举。

韩瑜见灵羽部有些骚乱,却未有人前出回答自己,便继续喊道“蝼部韩瑜经过此地,若是贵部都侯不在,我便不打扰贵部了!”说完便要打马绕行。

这时一人突然打马前去,奔向韩瑜喊道“我乃是灵羽部雄隼,蝼部来我驻地,岂是想走便走?”雄隼见韩瑜一报其名,灵羽部便乱了起来,心里很是不服,本来以他之勇,自觉不能敌得韩瑜,但是其嫉妒韩瑜声名如斯,便想要在此地斩杀韩瑜借以扬名。

韩瑜听到之后,回头答道“汝欲如何,想强留不成?”

“正是,我代我部都侯,留你在此!”雄隼边说向前奔向韩瑜。

灵羽部之人见雄隼上前,顿时失声起来,虽然其是灵羽部勇士,却不见得能留下韩瑜,出于好奇,又想看看韩瑜如何赢得雄隼,是否如同传闻那般厉害。

韩瑜部下亲卫见雄隼前来,便欲上前阻挡,韩瑜却示意他们按下不动。韩瑜见雄隼前来,便想开弓,但是转念一想,以箭射之不如直接在马上将其斩落来的震撼,自己带来之人不过百余骑,而灵羽部阻拦之人却有上千,若是直接斩落此人,定然让其士气大跌,届时定然不敢再次阻拦,于是放下弓箭抽出长刀。

长刀相抗之后,两骑错过,韩瑜觉得手上发麻,觉得雄隼力大,自觉难以短时取胜,便想了一个方法,径直骑马前走。

雄隼奔来之际,见韩瑜并未使用弓箭,已然大喜,方才与韩瑜长刀相接,发现韩瑜不如自己这般力大,瞬时觉得取胜之望大增,此时见韩瑜不再回头,以为韩瑜露怯,欲要再使用弓箭,便迅速掉头追去,想要拉近距离让韩瑜无法使得弓箭。眼见愈来愈近,韩瑜之马始终不曾提速,心里暗喜,奔驰着从韩瑜左侧将长刀朝韩瑜脖颈之处砍去。

韩瑜见雄隼追来,便知道其已经上当,控制坐骑不再加速,暗暗瞟向雄隼长刀所来之处,待见其长刀朝自己脖颈而来,瞬时弓下身躯,回头朝雄隼奋力一刺,一股大力传来,雄隼便被韩瑜刺穿。雄隼连同韩瑜长刀一起滚落马下,雄隼长刀亦从韩瑜头上挥过,掉落在地。

韩瑜这回马一刀将一旁观看的蝼部亲卫看的热血沸腾,而灵羽部众人却是被吓得不轻,雄隼之勇在灵羽部甚是有名,韩瑜未曾使用最为擅长的弓箭,两个回合便将其斩落下马,更是坐实了韩瑜东部第一勇士之名,一时间灵羽部又显骚乱起来。

韩瑜下马从雄隼身上拔出长刀,将其头颅斩下,左手提着便重新上马,奔到灵羽部五十步之处,将头颅仍在地上,说道“还有何人欲要阻挡于我?”

韩瑜打马向前再走了几步,灵羽部便有人驱马后退几步想要拉开距离,一时之间让灵羽部中更显混乱。

朵尔嗣见韩瑜如入无人之境,让身为都侯的他顿感颜面尽失,怒朝韩瑜喊道“韩瑜,我今有千人,而尔不过百人,你今日若是退去便罢,若是想要从此处经过,万万不能!”

韩瑜见喊话之人隐隐便是朵尔嗣,见其帽尖隐隐露出,随手便是一箭射去。朵尔嗣见韩瑜不回话,觉得韩瑜露怯,心里暗暗高兴,待遇要再讲,却是一箭将其毡帽射下,箭支去势不减,连同毡帽插入其身后一人的脖颈之上,其部下见状,赶紧护卫朵尔嗣转身离去。其部下见朵尔嗣离去,也纷纷跟随,一时之间,便如同惊鸟一般,纷纷退却。    。

搜索 幻想 小。说 网 3W点7w X点o rg 阅读黄钺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