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四节 破釜

但见漫天锤影,那一对铜锤越砸越快,疾风骤雨一般,面对如此攻势,沈牧无可奈何,一边躲闪,一边想着应对之策。


境界上的差距,力量上的悬殊,这两人之间的对决几乎成了一边倒的局势。


沈牧苦不堪言,原想着自己身怀风行步,便是打不过,逃也是可以的。


奈何邢保澄知道沈牧步法奇特,为免沈牧逃脱,右手铜锤封住了沈牧的去路,左手铜锤用出杀招。两柄铜锤这般用法,倒也是物尽其用了。


沈牧越斗越急,下方的军营火势减弱,而先前入营放火的十余名勇士,此时也已被屠戮殆尽。原想着乘机扰乱邢保澄大军,没想到碰上了这么一个硬茬。


既然不能力取,那便只能破釜沉舟堵上一把了。


沈牧牙关一咬,挺枪荡开一锤,冷冷笑了一声:“邢保澄,凭你之能想杀我,还早两万年呢……”


邢保澄久攻不下,心中也是着急,这小子身法灵巧,以区区知心之境竟然能够驾驭这般神通,当属令人惊叹。早知道当年自己得高人指点,步入知心境界事,根本不可能凌空虚渡。这个沈牧定然是名师之徒,今日若不能将他杀了,只怕后患无穷。


“少来嘴硬,试试我这招!”邢保澄左手铜锤忽的拋向天空,右手铜锤轮了一圈,口中念念有词:“天地上古,雷部正炁,雷法——双锤引神雷!”


右手铜锤指天,随着口诀念罢,一道紫色闪电,霹雳而下,透过空中那柄铜锤的接引,直击中了铜锤,这道碗口粗的闪电尽没于铜锤之内,铜锤似一方饥渴难耐的容器,贪婪的吸纳闪电之后,整个锤身红通的如再煅炉中炼制时一般。


说时迟,那时快,不过转瞬之间,抛出的那柄铜锤以流星之势,飞掠沈牧眼前,而邢保澄手中的铜锤也随即而来。相比之前,来势更快,更猛。


雷霆万钧之势!


“受死吧……”邢保澄一副得意,差一个境界的攻击,又是他最强的一式道法“双锤引神雷”,他很自信,沈牧抗不了这一招。


无形的威压,压制着沈牧手脚难以动弹。沈牧的眼中倒印着铜锤以及那无数电光究极的雷炁!


恐惧、惊诧!


铜是最好的导电体,以铜锤引雷,诱发而出的雷部神通,威力之大,实难表述。


沈牧双目微闭,感受着体内道炁流转,感受着邢保澄双锤之上的雷法流动,一瞬之间,他想了很多事情。


赌,只有赌一把,或许才有活的可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