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生命意义、大世慧眼

在求回大道本源之后,沈浪与陆岚歆对李白感激不尽,十万平等殿大军齐齐对李白行了单膝跪拜之礼。


这一跪,不是因为畏惧,不是因为臣服,而是因为打心底的由衷钦佩。


单凭这一份心胸气魄,就值得所有人去尊敬,值得所有人去崇拜。


更何况,李白的诗篇,曾经影响了无数人,脍炙人口,名垂千古,为华夏文学作出了无法形容的卓越贡献,这份艺术成就,惊艳万古、震古烁今。


此时此刻,场内每一个人都被李白的豪迈气概所感染,仿佛他一人成为了整个华夏的精神支柱,仿佛他就是万古以来无法替代的第一文人。


良久,平等殿十万大军整齐划一,在沈浪的带领下,恭敬起身,又行了一个鞠躬之礼,这才率领众将士离去。


望着十万大军远去的背影,李白苦笑了一声,长叹一口气,仿佛道出了无尽的感慨无奈。


世人皆以他李太白为信仰,皆知他李太白一生豪迈奔放、飘逸若仙,可又有谁知道他背后承担沉重担子呢?


身为华夏诗仙,身为华夏文学艺术的代表人,李白成为了无数人心中的神,此时此刻,他的一生,已经不单单是在为自己而活,他的存在,指引着无数人前行。


有了这样的责任,背起这样的义务,李白已经成为了一个文化符号,如他一般,他不能死,他必须活着。


尽管,这一生的经历让他早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哎——”


见感慨万千的李白,李洛豪也跟随着哀叹了一声,对于他如今的心态,李洛豪自然能感同身受。


当一个人成为了一种精神、一种信仰的方式存在时,他的命,已经不再属于他自己一人了。


显然,李白就成为了这样的存在。


李洛豪之所以能感同身受,是因为他与李白是同一种人。


身为擎苍大帝的传人,李洛豪的身上,背负了太多太多。


在李洛豪踏入修炼界的那一刻起,他的命,早已经不属于他自己,而是属于他心中所爱的每一个人。


这一点,是李洛豪与李白不同的地方。


李白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他在不知不觉、潜移默化中,被动地成为了所有人心中的旗帜标杆。


而李洛豪是主动去承担了守护心中所爱、不断追逐梦想的大任,为了自己的家园,他除了登顶,别无选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