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恨你

“你最好说话算话!” 钱宗洋倒是没想到钱小余能想的这么开,但嘴上还是要说她几句才能痛快。 钱小余冲着钱宗洋离开的背影做了个鬼脸,糟老头子坏滴很,以为谁都惦记他那点玩意呢? 等到钱老爷子睡醒想要离开钱家,可是那些分支的人还没有离开。 听说钱老爷子身为钱家族长却不住在钱家的时候纷纷议论起来。 钱宗洋的表情都快有些挂不住了,碍于脸面只得凑到钱老爷子跟前讨好道:“爸,您是钱家的家主,去别人家住不合适啊!”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这老胳膊老腿儿还能动呢!我不去外面住,我留在家里听你气我吗?”钱老爷子没好气道。 钱小余耳尖地听到了几个人的议论声,觉得眼下这个时候再让钱老爷子到沈卿晨那边住确实有些不合适。 “爷爷,今天先住一晚。您的身份着实不好现在离开。” 别人劝老爷子也许不顶用,但钱小余说话是真的好使,钱老爷子果然回屋去了。 那边钱小余突然接到了苏雪月的电话,余风身体好的差不多了想要一起庆祝一下。 她和钱老爷子打了声招呼就走了,刚出钱家的大门口,还没走到车跟前呢,就从旁边窜出来一个人影。 匆忙之间钱小余还没等看清楚来人是谁,便被一道寒芒晃了眼。 对方带了刀! 钱小余本能地想要躲开,可刀子刺过来的又急又快,她根本躲闪不及,只得快步后退。 都是因为家族大会的召开,一些离得近的分支家主干脆就自己开车来了。 所以钱家大门两边排了长长的两列车,钱小余想要上车离开都要比之前多走好长一段。 不然的话车子不好调头出去,所以在车与车之间也极容易藏人。 距离越来越近,钱小余才终于看清楚来人什么模样。 准确的说,她也没太看清。 因为那人的脸上被层层的纱布包裹,但看衣服特别眼熟。 钱小余猛地想起,这不是今天刚被她用热水洗了嘴的叫什么钱同家伙吗? 眼看着刀尖就要触及她的身体,钱小余脚步挪动身子一侧堪堪躲过刀刃。 但还是不免被刀刃划破了衣服。 “你疯了!” 钱小余怒喊,这家伙是不是有毛病?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你把我的脸毁了,都是你的错!你这个贱人!” 钱同疯狂地喊着,尽管因为纱布包裹有点张不开嘴。 仅漏出的双眼此刻盛满了怒火,他胡乱地挥舞着手中的水果刀一步步逼向钱小余。 钱家楼上的某一扇窗户后,钱娇儿看着楼下这场面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 这个人可是得过散打冠军的人呐! 就算平时你钱小余再能打,又怎么能和专业的相比呢? 钱小余一个高抬腿将钱同手中的匕首踢飞,双掌举起,一前一后置于身前,进入防备状态。 钱同没了武器,只是呆怔了一瞬。 看了地上掉落的水果刀一眼,然后便举拳朝钱小余打来。 好歹是练过散打的人,一拳一脚都带着非同一般的力道。 钱小余也是被沈卿晨指点教导过的人,但她的招式更多倾向于武功招数,还融合了太极的门道。 再加上她身为女子力量方面不如男子,所以沈卿晨一直注重教导她如何以柔克刚。 在钱同的拳头伸到她面前的时候,钱小余恰巧双手抓住他的手臂。 手腕向下一弯,同时调转方向冲外,再一施力便把钱同给推了出去。 钱同后退几步停下,见自己这一拳被钱小余化解,愤怒地又冲了上来。 一记左勾拳对准了钱小余的脸颊,这拳来的又快又猛,还带着拳风吹起了钱小余的鬓发。 钱小余抬臂格挡开来,又瞧着钱同的膝盖向自己顶来。 快速地双臂交叉向下一压,顺势弯腰。 双脚一换位置下盘稳住身子一转,转移到旁侧。 对准了钱同的腰眼抬脚一踹,将他踹倒撞到了后面的车子上。 车子的警报声响起,钱小余顿时觉得耳朵发疼。 钱同捂着腰站好,三步并作两步再次达到钱小余身前,弯腰抱住了钱小余的腰。 钱小余以肘为击不停地攻击钱同的脊椎,但她的力量不够,整个人被钱同给举了起来。 钱同重重地把钱小余摔向一辆车,钱小余整个人就像一个破口袋被丢了出去。 车窗都被撞碎了,砸到钱小余身上,有一些碎片划伤了她的脸蛋。 一口气呛在肺部,钱小余被迫捂着胸口咳了两声。 【客户,你不是学过大衍星辰术的吗?用啊!】 系统在识海里急得团团转,这个客户怎么这么蠢呢? 钱小余深吸一口气,快速盘膝而坐闭上双眼,运转体内的灵气,周身的疼痛快速得到了缓解。 钱同不知道钱小余这是在做什么,几步到跟前抬脚就准备踢向她的面门。 钱小余猛地一睁眼,一抹灵气在她的双眸中一闪而过。 在她的眼中,钱同的动作就像是慢镜头一样。 她手握虚拳唯中指弯曲突出,用中指的指节对准了钱同膝盖偏侧的膝眼穴一顶。 然后快速化为手刀,在钱同大腿根部附近狠狠一劈。 钱同被迫摔倒在地咬着牙发出一声哼叫,钱小余起身伸手用大拇指按住了钱同锁骨中间那一处窝陷处。 钱小余也没用多大力道,只是按着,没几秒钟钱同便觉得呼吸困难开始咳嗽起来。 要是再被钱小余按下去他一定会窒息而死! 他对着钱小余的手打去,本想将她的手拍到别处,却不成想反倒使她加重了力道。 剧烈的咳嗽让他顾不得钱小余的动作,双眼也开始快速充血而看起来有些发红。 “我不会让你死,但是我有很多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你想试试吗?” 钱小余冷淡地说着,看着钱同的眼神也仿佛是在看一个蝼蚁一根草芥一粒灰尘。 对于她来说,想要不着痕迹的让钱同死去并不是件难事。 如果钱同是个女人,没准钱小余也不会动这么重的杀心。 可偏偏,钱同是个男人,还是个仗着自己身强体壮侮辱女性的男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