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阴谋渐起

        略作沉吟,秦茂忽的阴沉沉地笑了。他示意赵亮近身上前,附耳低语许久,赵亮细细听完,不由竖起大拇指殷切道:“秦相好计策。”想了想,许是又觉得哪里不对,他犯难道:“可是这皇后日日在宫中,我们根本无从下手啊。”

        “那就等。你可别忘了,再过半个月可就是北陵一年一次的拜月节。她沐缡孀身为

        国,母

        ,出宫祭拜是必然。”秦茂满眼阴光,一扫之前的颓丧之色,嘴角的阴毒令人怵然。

        说完这些,他转身将那封密函点燃,火舌很快将密函吞噬,最终化为烟灰。

        “把其他的文疏都整理一下,明日派人送去上书房吧。”秦茂说道。

        “是。”赵亮麻溜的收拾好几案上的文疏:“那奴才告退。”

        ……

        天黑沉沉的,一眼望去,天边黑压压的铅云彷如形态各异的怪兽一般,无端令人觉着压抑。处理完各地上疏,南宫瑾走出上书房。乍起的狂风将他重紫的官袍撩起,他不由抬眼看了看天边越积越厚的黑云,凤眸微眯:冬寒,终是来了。

        当他来到宫门前正欲乘轿出宫时,一个宫女急匆匆的将他拦下:“南宫大人请恕奴婢冒昧,我家娘娘已等候多时,还请南宫大人前去一见。”

        南宫瑾微微一怔,顺着那宫女的眼光看去,只见离他百步之远处清然立着一个身影。细细一看,正是秦攸冉。两人远远相对一眼,秦攸冉便缓缓转身进了身后的宫宇楼台。见此,南宫瑾略作犹豫,继而也大步跟了上去。

        一直到顶楼,秦攸冉才停住脚步。她移步上前,手扶玉栏,放眼望下,恰好可以看见宫门外的集市房屋。随后上来的南宫瑾也慢慢上前,也如她一般俯瞰着整个北陵京都。

        带着初寒的风萧萧而起,将两人的面容都吹得恍惚了几分。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秦攸冉淡淡说起:“时间过得可真快,想我们上次同看京都已是三年前了。”

        她的声音很轻,轻的很快就被风吹散,甚至来不及分辨她的悲喜。

        “陈年旧事瓖妃娘娘何必再提。”南宫瑾目光闪烁,继而转了话锋:“娘娘找微臣来必定是有事,娘娘但说无妨。”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