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1 / 3)

        他明明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移动,但他自己却连一丁点儿动的感觉都没有。当一切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冯天玉的耳朵里还在嗡嗡作响,却发现自己此刻正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仿佛正是半月以前神猴送信来的地方,而身旁早已没有了猴王的影子。天下这么大,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存在的。如果不是在白天,冯天玉一定以为自己在做梦;纵然明知道这不是梦,冯天玉仍然惊讶不已,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你相信吗?

        人活在这个世上,最简单也最真实的目的就是填饱肚子,当然,能够用美味可口的东西来填饱肚子,那自然就更好了。和猴王在一起的日子里,冯天玉别说能够吃到美味可口的东西,就连能不能吃饱都是问题,渴了就喝溪水,饿了就吃野果,短短半月的时间,冯天玉看起来仿佛已经瘦了许多,他几曾这样亏待过自己?

        这是一家并不出名的小饭店,生意也不兴隆,就连招牌都很普通。但这毕竟也是一家饭店,只要你花得起银子,就可以吃到你想吃的任何东西。冯天玉现在就在这家小饭馆二楼临窗的位置坐着,他决定要好好的犒劳一下自己,于是点了一份红烧狮子头,一份糖醋排骨和一道三鲜汤,因为据店小二说这几样东西是店里的招牌菜,既然是招牌菜,那就有必要尝尝。

        居高临下,街上的情形尽收眼底。冯天玉正望着窗外发呆,店小二已经将两菜一汤和一坛陈年花雕端了过来。从冯天玉一走进这家饭店的时候开始,店小二的目光就一直放在他身上没有离开过,尤其是将他那张脸端详的十分仔细,只可惜冯天玉自己却一点儿也没有发现。可是,哪有一个店小二这样看客人的呢?莫非这店小二认识冯天玉吗?

        店小二已将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对冯天玉道:“客官,你点的菜已经上齐了,请慢用。”

        冯天玉把望向窗外的头转过来,看到桌上的汤菜,食欲大增,马上就打开了酒坛子,却发现店小二居然还没有离开,奇道:“小二哥,你还有什么事吗?”

        店小二面有难色,仿佛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恰到好处的回答冯天玉的提问,犹豫了一阵子,才道:“客官仿佛远道而来,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冒昧的问你一个问题?”

        冯天玉想也没想,直接就道:“有什么问题?你只管说来听听。”

        店小二道:“客官的家乡是哪里的?”

        这并不是一个店小二应该问的问题,冯天玉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问,但还是如实的回答道:“若有若无城。”店小二掩饰不住内心的欢喜,喜形于色,道:“太好了,原来我们居然是老乡,我叫秦子报,敢问大哥尊姓大名?”

        冯天玉道:“我叫冯天玉,大家既然是老乡,何不坐下来,一起小酌几杯?”秦子报道:“能够在异地他乡认识向大哥,原本是应该喝几杯的,只可惜现在却不是时候,向大哥请慢用,我得干活去了。”说完这话,秦子报果然就欢欢乐乐的离开了。店小二本来是地位低下,身份卑微的小人物,可是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人生乐趣,就好像秦子报一样,忽然认识了一位老乡,马上就会高兴起来。其实,高兴这种心情本来就不是高贵者的专利,任何人都有理由让自己高兴起来,冯天玉觉得这秦子报实在是有趣可爱。

        招牌菜之所以成为招牌菜,就是因为它独特的口味所在。桌上的这几样菜原本都很平常,但是却因为它与众不同的口味而让冯天玉大快朵颐,看他那副狼吞虎咽的样子,你就知道他这一顿饭吃得有多么愉快了。只是,冯天玉只顾着自己吃饭,却没有发现他的老乡秦子报却已经手忙脚乱的跑到楼下去了。放着手中的活不干,他这是去哪里?做什么?

        吃完饭,付过账,走下楼来,冯天玉正疑惑怎么不见秦子报时,却见秦子报正匆匆忙忙的从门外跑进来。秦子报看到冯天玉时,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生涩,仿佛还透着一丝心虚的样子;冯天玉看到秦子报时,显然有些疑惑,同时也感到有些吃惊。

        秦子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挂在脸上,道:“向大哥,这么快就吃完了吗?”

        冯天玉点点头,道:“见你神色如此匆忙,去做什么紧要的事情了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