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1 / 8)

        一干人等不由自主望向江随铭和江山流。

        然,最震惊的莫过于江山流,这江湖上竟有比烈剑诀更强横的剑法?

        江随铭则是担忧,先前曾对风恒剑的觊觎,会不会因此得罪一个强大的对手。

        冯天玉自是不去理会别人的看法,面前的危机尚未解决,他岂会松懈呢。

        冯天玉气运丹田,脚下一个弯步向前,一剑收割一忍者,干脆利索的使出游踪步,以灵巧无双的步伐,游走在这一片战场上。

        一旁的夸诚见自家侄儿动作如此利索,也是暗暗咂舌,怎么七八年不见,这小子的武功变得那么好了?

        这可是听风流啊,以他夸诚的功力来说,使出听风一重斩后,仍像冯天玉信步闲庭根本不可能,就算是勉强站稳都说不准,这小子哪来如此强大的功力去支撑?

        然,离此不远的某村上某人打了个喷嚏,嘟囔道:谁在惦记老子?

        视线再回到竹林之中的战况,群龙无首的东瀛忍者,在被冯天玉打乱了节奏后,就被武之魂的八卦星罗阵死死困住。

        而三大门派和四大家族,则是配合各个阵眼展开厮杀,倒也不显得多余,毕竟少林寺慎思闹出这么一出,他们的士气可以说是一落千丈。

        经过一番厮杀,人数较少的武林人士,竟也能在八百多名东瀛忍者的包围下,保住阵脚,实在不易。

        最让江氏父子奇怪的是,为何保护木川拓的那两名高手不知踪影了,要事那两个人在的话,冯天玉又如何轻易得手,斩下木川拓头颅?

        战况依然胶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