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土拨鼠 (1 / 3)

        黯淡的星空下,舒同文挥汗如雨正挥动铁锹奋力掘土,驴二蛋则用铲子将舒同文挖下的泥土装进沙包,再垒到已经挖掘成形的战壕外沿上,不远处,王一刀在星光下露出了他那身油亮的腱子肉,正挥舞着大木锤将一根根碗口粗的木桩奋力打进土里。

        再远处,十九大队各连、各排的官兵们也都在紧张地修建着工事。

        舒同文挖得有些疲乏了,便停下来先喘口气,一扭头看到王一刀挥舞木锤的动作极为娴熟,而且击打的落点也很准,心下有些奇,问道:“一刀,你以前当过兵?”

        “莫有。”王一刀摇摇头,一边将高高举起的木锤砸下,不过这次落点有些偏了,木锤一下就就从木桩上滑脱下来。

        舒同文有些讶然,说道:“看你样子,好像修惯了工事似的。”

        王一刀往手心呸了口痰,又搓了搓,然后重新扬起大木棰,一边答道:“额以前在渭河修过河防大堤,在老家也常给人修猪圈,于多了自然就熟练了。”顿了一顿,王一刀又特意补充了一句,“不过额真莫当过兵。”

        舒同文并没有刨根问底的意思,岔开话题道:“你老家哪的?”

        王一刀有着片刻的沉默,然后低着头回答道:“额老家是三原县的。”

        “三原县?我到过那里。”舒同文道,“那真是个好地方,尤其到了秋天麦熟时,整个原野一片金灿灿,风一吹就是一阵阵麦浪,简直太美了。”顿了顿,舒同文又道,“于右任先生就是三原县的,也只有三原那样的沃土才能哺育出于右任先生这样的人物。”

        “于右任?”王一刀有些愣愣地问,“不认识,当兵的,还是当官的?”

        “于右任先生是一个伟大的教育家,擅长书法,尤擅魏碑和行书”舒同文很快就意识到跟王一刀讲这些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当下又道,“关中自古刀客盛行,你大刀耍得这么好,应该也当过刀客吧?”

        王一刀这次沉默了,他并没有否认。

        舒同文又看了眼王一刀搭在腰间的那个搭裢,就在月光下似乎都能看到隐隐约约有血迹渗出来,这个王一刀竟有收集小指骨的特殊癖好,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但他显然不会是一个普通的关中刀客,他身上肯定有故事。

        歇了片刻,舒同文感觉稍恢复了些体力,正准备继续往下挖时,那边黑瞎子忽然间跑了过来,高喊道:“阿文,大队长找你,赶紧去。”

        舒同文答应一声,顺手将手中的铁锹递给了驴二蛋,然后顺着交通壕直奔十九大队指挥部而来,徐十九却没在指挥部的地下掩体内,而是站在战壕外不知道在想些啥,听到脚步声徐十九便回过头来,舒同文便赶紧立正敬礼。

        徐十九回了礼,说道:“阿文,我们修工事的进度还是太慢。”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