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受困洪水 (1 / 3)

        “噗哧,咕滋。”

        徐十九一脚踩进浑浊的泥水中,再将脚掌拔出来时,套在脚上的胶底布鞋就已经只剩个鞋面了,已经被泥水浸得发白的五个脚趾全都露了出来,俯身将挂在脚踝上的布鞋鞋面摘下来扔掉,徐十九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徐十九和十九大队的一百多号残兵已经在泥水中跋涉一个多星期了,刚才被他扔掉的布鞋已经是整个大队的最后一只鞋了,从现在开始,整个十九大队的官兵包括卫生队的两个女兵在内,全都得光着脚丫子走道了。

        放眼望去,四周黄水茫茫,中间飘着一个个的小土包,就像一座座的孤岛。

        花园口黄河大堤被炸开后,滔滔河水便漫湮而下,一夜间便湮没了整个豫东,决堤之前薛岳的豫东兵团已经大部撤出,但仍有少量负责殿后的部队不及撤出,受困洪水,十九大队因为担负整个58师的殿后任务,所以也被洪水所波及。

        走在最前面的高慎行忽然折了回来,向徐十九连续打出手势。

        徐十九一下拔出盒子炮,扭头大喝:“全体隐蔽,准备战斗”

        一百多号残兵顿时呼喇喇地散开来,然后纷纷卧倒在泥水中,张友全带着一身的泥水爬到徐十九身边,问道:“大队长,什么情况?”

        徐十九眯起眼睛盯着将近几百米开外的高慎行,一边手势一边说道:“前边发现小日本,有一个班十几个日本兵,还有一挺歪把子、两具掷弹筒。”话还没说完,徐十九就已经想好这仗该怎么打,当下把张友全、舒同文叫到跟前吩咐道,“老张,你带着二连从左路包抄,阿文,你带着三连从右路包抄,一连、警卫排还有工兵排跟我走中间。”

        张友全、舒同文分别带着二连、三连趟着泥水向左右两翼包抄过去,徐十九正欲带着一连还有警卫排出发时,炮兵连长胡杰冲上来,大声嚷嚷道:“大队长,这次让我们炮连也上吧,我们不能总呆在后面看热闹吧?”

        砀山一战,十九大队彻底打残,唯独炮兵连是个例外。

        胡杰的炮兵连原本有一百多人,虽然先后被徐十九抽走了将近一半的新兵,但炮兵连的根基仍在,尤其是四门九二步兵炮、七门mm口径迫击炮还在,炮弹也仍旧还有两百多发,既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胡杰也没扔掉这些弹药装备。

        徐十九是在淞沪、南京战场上吃过小日本火炮的大亏的,所以很珍惜炮兵,这一周来,十九大队多次与小股日军遭遇,徐十九都始终舍不得拿胡杰的炮兵连当步兵使,以致步兵连的不少老兵都在私底下说怪话,说炮兵连是大队长宝贝疙瘩,疙瘩是北方方言,意指最小的儿子,被人讥讽成为宝贝疙瘩,胡杰哪受得了这个?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