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治兵 (1 / 4)

        徐十九走到鲁建帮跟前,盯着鲁建帮眼睛问:“鲁连长,你是不是不太服气?”

        鲁建帮又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没回答这问题,但他脸上的表情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他不是不太服气,而是非常不服气。

        “也是。”徐十九咧嘴一笑,自顾自说道,“十九大队不过是一个营级单位,凭什么收编你们348团?我徐十九不过是十九路军余孽,既没上过中央军校,更非黄埔前五期学员,又有什么资格对你们这些中央军校毕业的高材生指手划脚?”

        鲁建帮早年当过水火和尚是不假,但十八岁上就受不了寺庙清苦逃下了山,后来就考上了中央军校,去年毕业后就被分派到58师348团当排长,不久后便晋升连副,他加入348团时间虽短,可对348团却极有感情。

        面对徐十九的调侃,鲁建帮依然没有吭声,其实就是默认。

        徐十九望着鲁建帮,嘴角的笑容渐渐凝固,眼神也逐渐变冷,这些从中央军校毕业的学员从骨子里就透着狂傲,仿佛全天下就只有他们会带兵、会打仗,不是从黄埔军校或者中央军校出来的,甚至都不配谈论军事,更遑论指挥他们了。

        桂永清、俞济时为什么不把薛岳放在眼里?根本原因还是薛岳没上过黄埔军校,更没出过国留过洋,在这些黄埔学员眼里,身经百战的薛岳就是个既不懂军事理论,又不懂现代战争的土佬冒,有什么资格对他们指手划脚?

        鲁建帮这批中央军校学员资历虽远不如桂永清等黄埔前五期学员,但骨子里的狂傲却是一脉相承的,当然话回来,黄埔军校或者说中央军校的确有资本骄傲,从黄埔建军到北伐他们几乎就没怎么吃过败仗,无论是工农红军、北洋军还是桂军、川军、湘军或者西北军,全都被他们打了个稀里哗啦。

        但徐十九绝对不会因为鲁建帮是中央军校学员就心有顾忌。

        有一句话时常被第五战区总司令长官李宗仁将军挂在嘴边,世无不可用之兵,只有不可为之将,而徐十九更相信,世无不可治之兵,只有不可为之将在徐十九的眼里,越是刺儿头的兵,其实就越是好兵,就看你治不治得了他。

        鲁建帮无疑是个好兵,但现在还是个刺儿头。

        对于这样的刺儿头,徐十九有的是招,硬顶肯定是不行的,得用策略,你不是自恃中央军校学员,能力、身份非同一般吗?行,我就从你最引以为傲的长处入手,彻底摧毁掉你狂傲的资本,就不信收拾不了你。

        “鲁连长,这里也没外人,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把你们348团的残部补充进十九大队是师座的意思,绝非我徐某人有意使绊,但我可以给你个机会,兵棋、兵器、沙盘、图上作业,任选一样,只要你能赢我,我可以出面说服师座,让他收回成命。”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