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血战南浔 (1 / 3)

        日军对南浔线的攻势从一开始就相当不顺,松浦师团甚至还没来得及向南浔线正面的国军展开攻势,就出现了相当数量的减员,造成松浦师团减员的并非国军的子弹,也不是中国空军的轰炸,而是鄱阳湖区潮湿、闷热的气候。

        松浦师团是一个临时编成的特设师团,是以第沛团留守本土的人员为基于,补充进后备役编成的,编成时间甚至还不到两个月,部队拉到九江之后,冈村宁次又从各战斗师团抽调了一批有经验的军官补充进第10沛团。

        这样一个师团,甚至官兵都互不熟悉,进行一定的训练是很有必要的。

        但鄱阳湖区实在不是理想的练兵场所,78月正是一年当中最热的时候,白天骄阳似火,夜间蚊蝇无数,庞大的鄱阳湖将海量水汽源源不断地蒸发上来,整个沿湖、沿江地区就像个巨大的桑拿房,真能够把人生生蒸死。

        于是,疫疾便不可避免地爆发了,每天都有数十上百人因为生病而倒下,四个野战医院人满为患,如果不是病得实在太严重,甚至根本没资格躺到野战医院的床上,到最后甚至出现了病殁,几百个来自熊本、岛儿岛的狂热渔民,甚至还没来得及打上一枪,就已经实现了为天皇陛下献身的愿望,魂归东瀛岛去了。

        当然,这点小小的减员是绝对动摇不了松浦淳六郎的,更动摇不了冈村。

        经过短暂整训丨之后,松浦师团便向南浔线正面的薛岳兵团发起了猛烈进攻,最先遭到松浦师团攻击的是金官桥,而守在金官桥阵地上的是欧震的第4军。

        这个第4军就是当年北伐战争中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铁军第4军,虽时移势移人事变迁,但当年那支北伐铁军的铮铮风骨犹在,第4军现任军长欧震更是北伐战争中战功彪炳的叶挺独立团的营长,平江、汀泗桥、贺胜桥,欧震无役不从,无役不胜,总攻武昌,欧震更是身先士卒,第一个爬上武昌城头

        这样一支铁军,这样一位铁骨铮铮的将军,当然不是好惹的。

        最开始,松浦淳六郎还显得趾高气扬,根本没把国军放眼里,这鬼子世家出身,自视甚高,他以为,坂垣征四郎能凭借半个师团打下大半个华北,土肥原贤二能凭借一个师团在中原搞风搞雨,他松浦淳六郎也没有理由打不垮对面的薛岳兵团。

        但是甫一交手,松浦淳六郎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过于乐观了,国军已经在庐山西北麓经营了一个多月,不仅挖掘了几百公里长的战壕工事,更修建了大量的明暗碉堡,更糟糕的是中国军队的战斗经验也要比松浦师团丰富,前哨战,松浦师团就没占到过便宜。

        第4军自从打完淞沪会战之后,就一直在江西宁国整训丨经验能不丰富?

        前哨战,又叫摸哨战,在大战之前,双方都会派谴一些小股部队渗透进入对方阵线,或者刺探情报,或者搞破坏,反正就是尽可能地扰敌疲敌,尽可能地削弱对方部队战斗力,为本方部队的进攻或者防御减轻压力。

        前哨战的规模都不大,一般都是一个班组十几个人,但每天几个班组加起来就多了,松浦师团在前哨战中又总吃亏,累积的伤亡就更不可小觑,通常每天都得伤亡一百多号人,松浦淳六郎气得嗷嗷叫,却又无可奈何。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