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侧击星子 (1 / 3)

        这个七月,安庆的天气一样潮湿、闷热。

        既便到了深夜,也还是热得让人睡不着,冈村宁次从榻榻米上坐起来,发现额上、脸上还有身上全是汗水,整个人就跟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黑暗中还有嗡嗡嗡嗡的蜂鸣声,就像有几十架、上百架轰炸机正对着他狂轰滥炸。

        那不是轰炸机,是蚊子,却要比轰炸机更加可怕。

        松浦师团刚刚发来电报,说九江已经出现了疟疾,作为一名高级指挥官,冈村宁次深知疟疾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疾病,一旦在军中大规模爆发,后果将不堪设想,而更让冈村宁次担心的是,九江潮湿、闷热的气候以及大量的腐败尸体,又是携带着疟疾病原的蚊蝇大量滋生的温床,疟疾的大规模爆发,似乎已经是无法避免了。

        冈村宁次已给大本营发去电报,请求紧急提供奎宁水,第ll军库存的奎宁水、奎宁片也正装船运往前线,为了尽可能快、尽可能多地将奎宁水、奎宁片运上九江前线,冈村宁次甚至暂停了军需给养的输送。

        但这并不是冈村宁次最担心的,疟疾虽然可怕,现在毕竟还没有大规模爆发,最让冈村宁次忧心如焚、夜不能寐的还是九江、德安的战局,松浦师团对南浔线的攻势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月,弹药消耗无算,却毫无进展。

        武汉会战,日军大本营对冈村是寄予了厚望的,华中派谴军司令官钿俊六还专门把冈村叫去南京长谈,除此之外,冈村宁次第ll军的兵力也要比东久迩宫捻彦的第军多出一个半师团,冈村宁次振奋之余,也深感肩上责任重大。

        开始阶段,还算是顺利,在日军序列当中只能算杂牌部队的波田支队势如破竹,连克安庆、马当以及湖口,最后连九江也一鼓而下,就在冈村宁次认定国军已经军心涣散,京沪大溃败即将要重演时,薛岳却在南浔线给了他当头一棒。

        想到南浔战局,冈村宁次顿时再没有一丝的睡意,当下披衣起身,推开卧室门走进了书房,书房里灯亮着,不过发电机提供的电压并不稳定,灯光忽明忽暗,给原本就显得昏暗凝重的书房更增添了几分压抑的气氛。

        冈村宁次长舒了口气,仿佛要将胸中的浊气吐尽,然后走到书桌上拿起放大镜一脚踏上平放在地板上的大地图上,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前,日本政府的确是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其中一项准备工作就是地图。

        沿海京沪、平津地区,尤其是东北四省,小日本都曾派出工程人员秘密绘制过地图,但是中国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小日本既便暗中测绘了几十年,也无法将整个中国测绘成图,不得已,只能派特工人员从中国方面窃取地图。

        此刻被冈村宁次踩在脚下的这幅地图就是十几年前由坂西机关从北洋军阀孙传芳的机要室里窃取的,对这副地图冈村宁次是非常的不满意,上面不仅标注混乱、错误百出,更加让人气愤的是,还有许多常识性的错误。

        但没办法,再不满意冈村宁次也只能用这幅地图。

        冈村宁次的目光随着放大镜在地图上一点点移动,最终停留在了星子,关于侧击星子这个方案,冈村宁次已经酝酿好几天了,航空兵报告说,星子附近只有少量中国驻军,而且还有一条可供汽车通行的石子路直通马回岭,若能有一支强有力的部队迅速攻占星子,就能在南浔线正面国军做出反应之前占领马回岭。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