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铁打的部队 (1 / 3)

        驴二蛋回到战壕时,张友全正收集各人的缴获,国军不要求缴获归公,从战场上缴获的香烟、饼于、罐头或者毛巾等物资,可以留下,但是药品和弹药必须上交,尤其是药品,更是必须上交,严禁官兵私藏。

        十九大队官兵还算自觉,都主动上交了药品。

        驴二蛋也把从战场上搜刮来的两只挎包交给了张友全,其中就包括那个小日本少尉的皮质挎包,张友全从这只皮质挎包里搜出了整整六瓶奎宁片,顿时大喜过望,一拳就砸在了驴二胸口,几乎是嘶吼着说道:“二蛋,真有你的。”

        驴二蛋冲张友全咧咧嘴,然后便直挺挺地往后倒下去。

        张友全愣了下,待反应过来时驴二蛋早已经倒在地上,当即便蹲下来将驴二蛋扶起,右手触碰到驴二蛋后背时,感觉黏黏的,收回来一看全是血,张友全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就这片刻,驴二蛋的黑脸膛就变得跟张白纸似的。

        “二蛋,二蛋醒醒,别睡,千万别睡过去。”张友全一边大声呼喊着驴二蛋名字让他别睡过去,一边又扭头吼:“老牛,张大卵蛋,快他娘的过来,把二蛋抬救护站去,二蛋快要不行了,快,快找担架。”

        两个老兵冲了过来,用担架抬起驴二蛋就走。

        张友全有心跟过去,可小日本却大举进攻了,小日本那几门九二步兵炮在于掉十九大队的重机枪阵地后,也开始对前沿的二连阵地实施自由炮击,不时有炮弹落进战壕,伴随着巨大的炮弹爆炸声,不时有国军官兵被炸飞到空中。

        借着炮兵的掩护,小日本的步兵很快迫近到两百米外,遂即各个火力支援小组的九二式重机枪、歪把子轻机枪开始猛烈开火,那子弹就跟水一样猛泼过来,压得二连官兵连头都抬不起来,张友全再顾不上替驴二蛋的生死担忧,开始全力投入战斗。

        这一次,小日本一上来就是总攻,足足一个步兵大队,以中队为单位,向着十九大队驻守的牛屎墩轮番进攻,战斗打得极其惨烈,小日本就跟涨潮的潮水似的,一波才刚刚褪去另一波又接着汹涌而至,十九大队就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

        除了小日本步兵的进攻,鄱阳湖面上的日军炮艇在完成掩护步兵登陆任务之后,也向牛屎墩南北两侧发起集群炮击,激战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第二波日军轰炸机飞临星子,在扔下航空炸弹之后,开始逐次俯冲下来,用机枪猛烈扫射。

        冯圣法站在东孤岭上的前沿观察哨里往外看,发现牛屎墩已经完全被炮火覆盖,甚至远在将近千米外都能感受到脚下传导过来的冲击波,爆炸所产生的红光和烟尘就跟一朵朵绽放的烟花,绚烂到极致,可在这绚烂的背后,隐藏的却是残酷的杀戮。

        前沿观察哨里的气氛显得很有些压抑,副师长何凌霄、参谋杨绍任都在,两个人全都抿着嘴不说话,虽然没人明说,可所有人都能够想象得出来,十九大队在牛屎墩打得有多苦多么的不容易,这样的火力强度,绝不是一般的部队所能承受的。

        把58师另外四个主力团拉上去,也未必能在这样的火力强度中坚持下来。

        完全可以想象,等这一仗打完十九大队只怕又要像之前几次般伤筋动骨了。

        冯圣法忽然感到有些内疚,自从淞沪会战开始,每当58师有艰巨的任务,每当58师需要有人站出来牺牲时,他都会在第一时间就想到徐十九,想到独立十九大队,而徐十九跟独立十九大队也从未让他失望过。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