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救人 (1 / 4)

        这边,郑雅琴正对着镜子吐槽着,那边,张桂枝已经端着粥盆准备开饭了。

        说来好笑,郑雅琴虽然是家里的小白菜,家务活几乎全归她干,但做饭这个活却不归她。

        可能是张桂枝怕她偷吃,或是怕她偷粮食,再或者是怕她做得不好吃,浪费了粮食吧,总之,家里的米袋子她都没机会摸一下。

        张桂枝把一大盆稀里咣汤的苞米面糊涂粥放在了炕沿上,就不是好眼睛的看郑雅琴了。

        郑雅琴明白她的意思,就乖乖的进了厨房,拿了碗筷和勺子,进屋来吃饭了。

        本来,郑雅琴还寻思能用那对胆瓶跟那小哥换一大批生活物资呢,那样的话,她以后就再也不用上他们家的饭桌,看他们的脸子了。

        可惜,小哥不搭理她,空间所剩的物资也不多了,她不得不继续跟他们在一个饭锅里掺合。

        不过,吃虽吃,郑雅琴却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欠了他们的。因为这一整年,她都一直都在地里干活,挣的公分足够自己吃了。

        既然是吃自己的,她也就没啥过意不去的了/

        她是这么想的,但别人却不这么想,张桂枝和老郑太太一看郑雅琴又大模大样的坐饭桌旁等着吃他们家的粮食,气得肝都疼了,但因为郑雅琴的‘身份’,她们就算气变形了也得忍着。

        谁让人家是神仙呢?

        不过,就算她是神仙,那婆媳俩也是有底线的,一天最多只能供她吃一顿饭,顶多给她吃个糙米面的大饼子,再多一点都不行了。

        郑雅琴早就看出老太太和张桂枝那副心疼肝疼的模样了,不过她就假装啥也没看着,坐在那儿耷拉着眼皮该吃吃该喝喝,把自己那碗苞米面糊糊喝得一干二净,要不是粥盆里没有了,她肯定还得再盛一勺喝。

        不管咋说,起码混了个水饱,饭后,都没用别人说,郑雅琴就起身去收拾桌子碗筷去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