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女中豪杰 (1 / 3)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郑雅琴就离开了家,往离村子三里多远的“太虚观”去了。

        太虚观是一座具有百年历史的道观,坐落在左家山下,曾经香火旺盛,周围村子的百姓都去观里烧香祈愿,后来不让搞封建迷信活动了,就废弃了。

        郑雅琴走到太虚观时,天还没亮呢。为了安全起见,她还在观里走了一圈,确定没人后,便大胆的从空间里拿出一个小水桶,到道观后院去打水。

        她需要很多很多的水,热乎水,要是在家里烧水的话,张桂芝他们肯定要问东问西的,而且屯子里的井离老郑家较远,挑水很不方便,还不如到这来,就守在井边,现用现提呢!

        她先打了一桶水,从空间里拿出煤气灶和煤气罐,焖了一锅大米饭,还拿出一罐午餐肉和一袋涪陵榨菜下饭。

        吃饱后,她打了几桶水,烧热倒进澡盆,然后泡在澡盆里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又牟足劲儿一顿搓,把身上的皮肤都搓红了,搓下了半盆子的皴来。

        之后,她又拿了把剪刀,把脑袋上那两条又黄又焦的辫子给剪了,剪的短短的,跟男人似的,再用剃头的推子把脑袋上剩余的头发茬也给剃了,甚至还使劲的刮了刮头皮,就是为了把头皮上的虱子卵和跳蚤卵刮干净了,免得它们继续繁衍。

        一想到自己的脑袋上有虱子跳蚤繁衍生息,她就忍不住得崩溃,她情愿顶着秃瓢,也不愿顶着一脑袋虱子跳蚤。

        剃完头,她把牙齿也刷了,刷出一嘴的血来,可能是从来没刷过牙的缘故吧,记得上辈子第一次刷牙也出了一嘴的血沫子,跟这辈子一样,她一点都不在乎,只要能把粘在牙齿上那层恶心的牙垢刷掉了,就是再出点血也没关系的!

        把自己彻底弄干净了,郑雅琴这才觉得自己是真正的活过来了。

        穿回来的这几天,她都快被自己给埋汰死了,好几个月没洗澡的身体,臭烘烘的,从脖子到脚跟都长着厚厚的一层皴,头发也埋汰的打结了,一只只肥胖的虱子、跳蚤在其间跳跃穿梭,牙齿上也挂了一层恶心的牙垢,刮一下指甲都能塞满。

        简直……太恶心了!

        她上辈子就这么埋了巴汰的过的,当时也没觉得怎么样,已经习惯了,但是后来在陈教授身边待了二十多年,不讲卫生的坏习惯被陈教授给改过来了,还养成了轻微洁癖的行为习惯。

        现在,她一天不洗澡就浑身痒痒,头发最多三天一洗,牙齿每天早晚刷一遍。像这样还几个月不洗澡不洗头和从来不刷牙的行为,她真心受不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