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刑广 (1 / 5)

        “你要跟你爹娘脱离关系?大丫,你疯了吧?”

        队长媳妇瞪大了眼睛,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一个小丫头片子,竟敢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就不怕让大伙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郑雅琴说,“二大娘,我没疯,现在跟父母脱离关系的人多了去了,为啥我就不能?”

        “你听谁说‘跟父母脱离关系的人多了去了’?我咋没听说有这事呢,你可着咱大古榆树屯周围的屯子打听打听,哪有一个当儿女的要跟爹娘脱离关系?那不是伤天(不孝的意思)吗?”队长媳妇儿义正言辞、义愤填膺道。

        这位一身正气的队长夫人,生在旧社会,满脑子的仁义孝道,信奉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之理,觉得儿女听从父母的安排天经地义,就是父母做的不对也该忍耐顺从。

        像郑雅琴这样想跟父母脱离关系的,在她的眼里就是大逆不道,简直罪该万死。

        郑雅琴也知道自己提出的这个要求,队长和队长媳妇儿这些老封建会竭力反对,不过,好在她还有一张底牌呢。

        她拉过篮子,将篮子上的苫布揭开了。

        “二大娘,这是我孝敬您跟我二大爷的,东西不多,您别嫌弃,等以后我有能力了,再好好孝敬您跟我二大爷。”

        队长媳妇瞥了一眼篮子里的东西,眼睛一下子直了。

        乖乖!

        两瓶子罐头,两袋白糖,二斤挂面,还有好多的鸡蛋。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