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1 / 2)

        跟他们解释完,郑雅琴就回屋休息去了。

        坐了一整天的火车,在车上又不能进空间,郑雅琴只觉得她屁股都坐麻了,下火车后又走了十多里地的村路,腿儿也溜直了,还是赶紧洗吧洗吧睡吧,不然好容易养好的身子,再累坏了就不值当了!

        屋外,张桂枝苦着脸说,“娘,那死丫头一个大子儿都没拿回来,你说咋整吧?”

        老郑太太阴着脸说,“家里米袋子都空了,还能咋整?当然是把她嫁出去了!”

        “可是,老贾家不是说不要她了吗?咱还能把她嫁给谁啊?”张桂枝犯愁道。

        她老婆婆说,“,你没发现这死丫头出去得瑟一趟,变的比从前俊了吗?那个贾大棒子是个不正经的下流货,要是看见她俊了,肯定就乐意要她了,只要贾大棒子点头了,他老娘也得听他的。”

        “嗯,是这么回事。”郑万宝点头说,”男的都喜欢俊的,我也觉得大丫比以前俊了,她以前那么寒碜贾大棒子都肯要呢,现在俊了,贾大棒子更能要了。”

        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像是在谈论自己女儿终身大事的父亲,倒像是一个一心把买卖做成的皮条客。

        家里确实没粮食吃了,为了那五十斤苞米面子,老郑太太和郑万宝夫妇,打定主意要把郑雅琴给卖出去了。

        这会儿,郑万宝也忘了郑雅琴对他的‘救命之恩’,老太太和张桂枝也忘了郑雅琴的‘仙女’身份,一家人只想怎们才能把她推销出去,怎们才能让老贾家把那五十斤苞米面子送过来。

        郑雅琴要是知道他们所想的,肯定会哈哈大笑——姐的空间里放着几万斤的苞米面子呢,除了苞米面子,还有几十万斤的大米、白面、豆油、杂粮,还有各种肉蛋奶,各种青菜水果,都够开一家粮库外加一个大型超市了。

        可惜呀,这些有眼无珠的,光顾着眼前的蝇头小利去了,也好,就让他们见利忘义,无情无义去吧,不然他们要是对她有情有义的,她倒没法脱离他们独自去过逍遥自在的生活了!

        郑雅琴在空间里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宿,第二天早上,没等她起来呢,就听到外面传来狗剩委屈的哭声。

        “呜呜呜,我饿,我要吃饭,呜呜呜......”

        这段时间家里没粮食了,就靠张桂枝和老郑太太到山上挖山野菜充饥呢,那山野菜都属青菜类,嫩嫩的,里面没一点油水,根本就吃不饱,也不顶饿,一大碗的山野菜下去,一泡尿就没了。

        饶是山野菜,大伙还都不能管够吃呢,因为家家户户都缺粮食,都去挖山野菜,因此山野菜也就成了抢手货,不抢上的根本就挖不着。

        老郑太太和张桂枝俩为了家里的几张嘴,特意跑到空虚观那个闹鬼的地方,冒着被鬼捉去的危险,才挖到野菜的。

        因为野菜数量不多,张桂枝在做饭的时候就故意使劲往野菜粥里放水,所以天天端上桌的野菜粥,足有一大盆,孩子大人的吃饭时,都能喝了一肚子,喝的饱饱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