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1 / 3)

        眼瞅着老贾头要撒泼放赖,郑雅琴焉能让他得逞了?

        她走到两位公安面前,带着鼻音说:“同志,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

        郑雅琴指了指昏死在地的贾大棒子,控诉说:“他刚才对我耍流氓,我不从,他就薅着我的头发打我,幸好刑广同志路过这儿,把我给救了,不然,我现在……现在……”

        说到这儿,郑雅琴害怕的低下头,咬着嘴唇说不出话了,肩膀也轻轻的颤抖起来,一看就是哭了……

        由于刚才真的痛哭过,此时,郑雅琴的眼睛还肿着,头发也乱糟糟的,鼻子尖也红红的,所以,她的这番话,在场所有的没有怀疑。

        公安人员看到漂亮的小姑娘两眼哭得通红,衣服还被扯破了(郑雅琴自己撕的),顿时皱起了眉头,看向贾大棒子的眼光也犀利起来。

        其中一位黑着脸对老贾头说,“老同志,这位小同志的话你听见了吧,是你儿子耍流氓在先,你就别叫屈了,现在是新社会,不兴磕头下跪那一套了,你要是再整这一套,我们肯定追究你搞封建活动的责任!”

        老贾头一听要追究他的责任,吓得噌的一下站起来,结结巴巴的说,“我不跪了,真不跪了,同志啊,你听我解释,我也是太着急了才犯错误的,我儿子都叫人打成副熊这样了,还被人扣屎盆子,我得帮他申冤啊……”

        “申冤,呵呵……”公安冷笑说,“你咋知道你儿子是冤枉的?你的意思是这小姑娘冤枉你儿子喽。”

        “对,就是她冤枉我儿子,警察同志,您想想,他们家上杆子要把她嫁到我们家,我家都不要她,我儿子又怎么可能跟她耍流氓呢?”老贾头急声辩道。

        公社书记看着郑雅琴较好的面容,不冷不热的说,“是你们做父母的不想要这个小姑娘吧?你儿子也是这个意思吗?”

        “是,绝对是,我儿子不喜欢她,不想娶她。”老贾头言不由衷的说道,只是说话的底气不那么足罢了。

        这时,村里一个七岁的,叫墩子的孩子,大声说,“你撒谎,刚才你家大棒子跟好几个人打听郑大丫在哪呢,听说郑大丫在东边林子里放羊,他就火烧屁股的往那边跑了……”

        “嘿你个小瘪犊子,哪嘎达有你啊?你跟着瞎叭叭啥?找不自在了是不是?”老贾头一听墩子的话对他儿子不利,马上立起眼睛威胁起孩子来。

        墩子娘怕老贾家报复,急忙掩住了儿子的嘴巴,训斥孩子说,“死孩子,你瞎说啥呢?找揍了是不是?”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