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2 / 3)

        说着还歉意地对老贾头点点头,眼里似有乞求之色,好像在求人家,别跟他们家的孩子一般见识似的。

        “哼,不知道就别瞎叭叭,省得害人害己。”老贾头意有所指地威胁道。

        墩子娘听出老贾头的意思,脸刷的一下白了,感觉自家大难临头了似的。

        郑雅琴看看看屯里的人差不多都来了,公安局的人和公社书记也都来了,知道机会来了,就说,“公安同志,我有重要的事儿要举报。”

        “你举报你奶奶个腿儿!”贺春红轻轻的放下昏迷的儿子,站起来直奔郑雅琴。

        “你个小骚狐狸,你凭啥把我儿子打成这样?今儿个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要这条老命了,我跟你拼了……”

        一边喊着一边冲过来,抓住郑雅琴就撕吧。

        郑雅琴可不怕这个,虽然她现在还是个尚未成年的小姑娘,但是因为有空间的滋养,她的体能和力量都得到了成倍的增长,即便还打不过贾大棒子,但是打贾大棒子的老娘,还是绰绰有余的。

        两个人很快扭打在了一块,跟前的几个警察和妇女急忙出手,把她俩给拉开了。

        俩人只是短暂的过了几招,贺春红伸着爪子想去挠郑雅琴那张白白嫩嫩的小脸儿,结果郑雅琴的动作快她一步,两手一伸,直接抓住了贺春红挥过来的爪子尖,然后用力往后一掰,差点儿把贺春红的几根手指都给撅折了。

        贺春红疼的大叫起来,趁她疼的不能动弹的时候,郑雅琴迅速的松开手,抡起胳膊左右开弓。

        “啪,啪——”两个响亮的大耳光轮到了贺春红的脸上,贺春红的脸颊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

        贺春红儿子被打已经够窝火了,这会自己又被这个小骚狐狸给扇了,她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嗷”的一声窜起来,就要扇郑雅琴的耳光。

        这时,村里的几个妇女上前,抱腰的抱腰,拽胳膊的拽胳膊,把个贺春红给牢牢的抓住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