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1 / 4)

        话音刚落,现场立刻肃静起来,仿佛地上掉根针都能听见似的。

        在场所有的人,包括贾大棒子的爹娘,都像被捏住了脖子的鸭子似的,抻着脖子瞪着眼,傻愣愣的看着郑雅琴,些人都被他的话给震惊到了。

        事关人命,公安同志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严肃的对郑雅琴说,“小同志,你这么说有证据吗?人命关天,要是无凭无据,可不能随便乱说啊。”

        郑雅琴说,“刚才假大棒子要欺负我的时候,给了我这个。”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半旧的菊花牌的手表,递到了公安的面前。

        “他说我要是从了他,就把这块手表给我,我要是不从,他就把我打死,还要把我埋到古榆树底下,跟这块手表原来的主人作伴呢……”

        “嚯——”

        在场的人看到郑雅琴拿出那块菊花牌手表,又听到郑雅琴的这番话,都倒吸了口冷气,惊呼出声!

        菊花手表!

        古榆树底下!

        手表原来的主人……

        天啊,这信息量也太大了吧!

        两年前,村里来了一伙知青,其中有一个叫谢小红的年轻女人,长得非常漂亮,当时她就带了一块菊花牌手表。

        这可是村里唯一的一块菊花手表啊,其贵重程度不亚于后世限量版的镶钻劳力士了,所以大家都记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