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1 / 2)

        “你说你个死脑瓜骨,那么贵的表你交上去干哈?你要是不想要你留给家里,卖了能买家里多少粮米呢?有了那些粮米,咱们家不就不用挨饿了吗?”

        郑雅琴一进家门,张桂枝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一边骂还一边伸着手指头指着郑雅琴,黑黑的指甲几乎都要戳到郑雅琴的额头上了。

        要不看郑雅琴是“仙女下凡”,张桂芝肯定得给她两个大嘴巴。

        今儿真是气死她了,死丫头,放着那么好的发财机会给白白错过了,还落下了被人调戏了的臭名声。

        落到这么个名声,往后谁还愿意出高价彩礼娶她呀?再说,家里的名声也得跟她遭殃啊,她那俩儿子还没长大、还没娶媳妇呢,落下这么个名声,将来还能好娶媳妇儿了吗?

        都怪这死丫头,要是她鸟悄的从了贾大棒子,不就啥事儿都没有了,既能得一块昂贵的手表,又不用坏了名声,这么好的事,她咋就给办砸了呢?

        郑钱氏和郑万宝也给气个倒仰,但是跟张桂枝一样,他们也怕打骂了郑雅琴会遭天谴,所以就是气得牙痒痒,也没敢把郑雅琴咋样了。

        看到张桂枝骂郑雅琴,那娘俩都觉得挺解气的,恨不得张桂枝动手打那死丫头一顿才好呢。

        反正是张桂枝动的手,老天爷就是罚,也是罚张桂枝,罚不到他们娘俩的头上。

        郑雅琴听到张桂枝的叫骂声,心里一阵难受。

        这还是当娘的吗?为了一块表,就忍心让自己的亲生女儿被个无赖糟蹋,她还是人吗?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了?

        还有她爹,她奶奶,虽然他们娘俩没说话,但是看他们的表情,肯定跟张桂芝是一个想法。

        郑雅难过的琴闭了闭眼,在睁开眼时,眼里已没一丝温度。

        “贾大棒子是杀人犯,我要是不揭发他,将来就得嫁给他,要是他东窗事发了,你们肯定也要跟着受连累的,到时候划分成分时你们就得被划分为坏分子,难道你们希望当坏分子吗?”

        “呸,谁跟你们当坏分子?他要是东窗事发,你跟他离婚,跟他脱离关系不就完事儿了吗?”张桂枝自以为聪明的指责道。

        郑雅琴呵呵一笑,“所以,你们明知道他是杀人犯,还要把我嫁过去,就是为了用我一生的幸福换那块表?”

        “谁跟你说你幸不幸福的事儿了,谁管你幸不幸福?你幸福那是你命好,你不幸福那是你命孬,我就跟你说那块表,那可是300多块钱的东西呀,就这么让你白白给交出去了,你说你败不败家吧,你个没安好心眼子的死丫头,我咋就生出你这么个没良心的东西呢?……”

        张桂枝一只手的手背敲着另一只手的手心,痛心疾首的控诉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