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1 / 3)

        郑雅琴在旁边冷眼看着他们抓耳挠腮,急不可耐的样子,不觉在心里一阵呵呵呵。

        研究吧,琢磨吧,等把财宝挖出来,你们一家子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因为那几口人一直在研究挖掘财宝的事儿,一时间到没工夫搭理郑雅琴了,郑雅琴难得耳根子清静,就趁机做了两件事儿。

        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在村里的扫盲班报了名,往后每天晚上都可以去扫盲班读书识字。

        当然了,她并不是真的想读书识字,以她目前的所知所学,当个大学生都绰绰有余,根本无需学习。

        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为自己能读书会识字找个合理的借口,以便于将来她有什么作为时,不会让大家起疑。

        所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她煮了七个野鸡蛋,给隔壁刑广送了过去,以便报答他那天帮自己收拾贾大棒子。

        这七个野鸡蛋是他她空间里的存货,不过她打算说是自己在山上放羊时捡到的。

        那晚,她吃过晚饭,就到隔壁去送谢礼去了,邢广看到她不请自来,略显得有点吃惊,因为现在是傍晚,天都擦黑儿了,她一个小姑娘,跑到一个单身男人家里,有点不是那么回事儿……

        然而,他所顾忌的,郑雅琴却毫不在意。

        在郑雅琴眼里,邢广就是个半大孩子,就算他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也没有什么不相应的。

        咳咳,没办法,郑雅琴老人家虽然已经穿过来半年了,还是没有改变老太太思维,潜意识里还觉得自己是个老太太呢,刑广在她的眼里就是个小屁孩,就算他光着,她也会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你怎么来?”

        刑广看了一眼推门就进来了的郑雅琴,迅速的从饭桌旁站起来,随手披上了他那件已经看不出颜色的破褂子。

        屋里没有点灯,光线有点暗,但也不难看出屋里乱七八糟的,炕上地上到处都是东西,似乎很久没收拾了。

        哎,男人单独过日子就是不行啊,褂子破的跟渔网似的了也没人给他补补,屋里乱的跟猪窝似的也没人收拾。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