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1 / 3)

        贾桃不愿意被哥哥连累,也不想给家里做牺牲,就大吵大叫说自己冤枉,说她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还说就算是杀人,也是她哥在外头杀的,跟她没有一毛钱关系。

        然而,贺春红两口子为了救儿子,也不顾姑娘的死活了,一口咬定就是这么回事。

        贾桃满口喊冤,可惜她人微言轻,又没有证据证明她是冤枉的,所以,她的辩解之词也没人听,最后她也只能无奈的认命了。

        相对于她老娘而言,贾桃的包庇罪受到的惩罚还算是比较轻的,上头只判了她一年的有期徒刑,还缓期一年执行,这里外一反,就相当于没判,只把她交给公社处理了。

        公社看她还是个小姑娘,也不是主犯,便没过分为难她,只把她那金灿灿“八辈儿贫农”的成分改成了“坏分子”的成分,往后,只要她老老实实的做人,还是有活干有饭吃的,但要是有当兵招工这样的好事,就再也轮不到她这种成分的人了。

        可以说,有了“坏分子”这种成分,她就注定要在农村呆一生了。

        贾桃委屈的要命,天天躺在炕上哭,哭自己命苦,哭她爹妈待自己不公,哭自己好好的八辈儿贫农成了坏分子……

        往后,别说是当女兵和招工,就是想找个好婆家都不可能了......

        贺春红因为是帮凶,所以判的比较重,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老贾头就没那么幸运了,他是主犯,还抢劫了金额巨大的财物,所以直接被判了死刑。

        法庭宣判那天,老贾头一听自己被判了死刑,当时就昏过去了。

        本来他还以为法不责众,以为他们全家一起分担了罪名,法院也就不会把他判了死刑呢。

        结果千算万算,还是没逃过这个死啊!

        他不想死,他还没活够呢,但是,为了儿子,为了老贾家的香火,这个自私了一辈子的老东西,竟然没有上诉,竟然接受了死刑。

        只是,老家伙在监狱里哭哭咧咧的托狱警转告他儿子,要贾大棒子将来一定要多生几个儿子,多给老贾家开枝散叶,好对得起他这个老爹和老贾家的列祖列宗。

        贾大棒子还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呢,没想到老爹把所有的罪名都顶了下来,贾大棒子庆幸之余,有徒生了对郑雅琴的怨恨。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