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1 / 2)

        郑雅琴对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很满意,每天不用干多重的活,也不用看谁的脸色,就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无聊时还跟老吴太太唠唠嗑。

        虽然吧,老吴太太很少回应她,但好歹那是个大活人,上辈子,她无聊到长毛的时候,还经常跟老王说话解闷呢,老王是王八,老吴太太总比老王强吧!

        她还经常侍弄园子里的青菜,照料她饲养的那些鸡鸭鹅,这些活一点都不累,全当是陶冶情操了。

        每天晚上,郑雅琴必然会雷打不动的去扫盲班上课,偶尔还去学校找在那里当老师的女知青问几个问题,跟人家学学拼音啥的,营造出一副勤奋好学的模样,好为自己将来上学打下基础。

        上辈子,郑雅琴就非常羡慕那些能背着书包上学的人,没能进学校念书、考大学,是她上辈子最大的遗憾之一,好容易重活一辈子,她可不能再让自己留下遗憾了!

        日子就这样忙碌又充实的过着,简单而又快乐。

        她是过得舒心自在了,别人可就不行了,特别是郑万宝一家子,已经彻底没啥吃的了。

        从打郑雅琴告诉他们吴大分子家埋了宝藏后,郑万宝两口子,不,还得加上郑钱氏,这三口人就再也不肯正心干活,每天都在吴大分子家前院后院绕来绕去的,挖空心思的想着怎么才能把人家的财宝挖出来据为己有。

        然而凭他们怎么想、怎么盼,就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吴大分子家的人就像故意跟他们作对似的,家里每天都有人,就没有锁头把门的时候。

        郑万宝家的几口人像苍蝇一样,围着人家屋前屋后的转悠着,苦苦的等了好几个月,等的望眼欲穿的,没等来集会来,倒是把秋收给等来了。

        今年跟前两年一样,又是灾荒年,从春天到秋天,老天爷几乎没给下几场雨,地旱的都快要裂开了,天旱成这副熊样,庄稼自然也好不到哪去了。

        大古榆树屯虽然东拼西凑的打了几口井,可惜那几口井根本解决不了全村的干旱问题,庄稼被旱的干巴巴的,眼看是要减产了,老人家都说村里今年至少得减产五成。

        也就是说,大伙今年的收入得比好年头的时候少一半,分的粮食也是好年头的一半。

        其实,在这个没有农药没有化肥的年代,庄稼的收成本来就不多,就是风调雨顺的好年头时,队里打下的粮食,除了交公粮的,剩下分给大伙的,也就将巴能吃饱饭肚子罢了,本来都将巴的吃饱呢,现在凭空的少了一半,这不是逼着大伙扎脖子吗?

        等到秋收后分粮食的时候,大伙更愁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